【六道轮回】第五十五章 龙游浅水遭虾戏

96
唐妈 7f79368c c7ba 4663 a8d3 a07f6e373b00
2015.12.15 21:36* 字数 3096
第五十五章

文/唐妈

璇玑石中不分昼夜,黎丘大概估摸着时辰,该是已经过去三天了。清远的呼吸平稳,可就是不醒,脸色依旧很难看。他一开始还试着喊了几声,想让人送点伤药进来,可是喊破了喉咙,也无人应答,他就只能放弃了。没法调动真元,璇玑石中又没有阳光,十分阴冷,黎丘只能把清远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紧紧抱着,可是,清远的手依旧冰凉。如果不是有呼吸,黎丘几乎以为人已经……

天帝这几日一直盯着天机镜,谁知三天过去了,韩起竟然都没有出现。

“启禀陛下,韩雅殿下已经在殿外候了三日了,您看要请他进来吗?”上禀的仙娥悄悄观察着天帝的脸色,轻声问道。

天帝挥袖拂去天机镜上的影像,黎丘咬开手腕喂清远鲜血的那一幕让他十分烦躁。韩起,你不管你的儿子了吗?

“他愿意等就让他等着!”

一想起自己这儿子他就更心烦了。韩雅的母后是一名普通的仙娥,不过是他一次酒后做下的糟心事。那女子也福薄,受不住孕育天帝子嗣的福泽,生下韩雅就香消玉殒了。天帝给孩子取名韩雅,外人只当是孩子随了母性,却都不知天帝这是向韩起赔罪的。但是即便如此,韩起也没给过自己个好脸色。想到这里,他就更气了。韩起,你可以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一年多还生了两个孽种,我不过一时差池,你就这般待我?

他冲还站在一边的仙娥冷声道:“没听到我的话吗?让他滚回自己宫里去!身为太子不能为父君分忧,只知道添乱,要他有何用!”

小仙娥吓了一跳,连忙退了出去。

韩雅见人出来,连忙迎了上去:“怎么样?父君愿意见我吗?”

小仙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坠子塞到韩雅手里:“殿下,您快回去吧。这坠子奴婢也不能收了,陛下正在里面发火呢。让,让您回宫去。”

韩雅抿了抿唇,小仙娥说话吞吞吐吐,那父君定然是说的十分不中听,要不这小姑娘也不会将坠子还给自己了。他颓然摇了摇头,道了声谢,转身朝自己宫中而去。攥在手中的坠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化为了齑粉,韩雅心中恨恨道:父君,你既然不喜我,又生我做什么?

黎丘用衣襟上扯下的布条草草包了包腕间的伤口,抹了把额头的冷汗。他已经喂了师父三次血了,可是师父还是没有醒,倒是脸色没有那么苍白了。他不知道天帝准备怎么处置自己和师父,只能这么死等。好在,他喂了清远第四次血的时候,璇玑石远处传来了隆隆的响声。

片刻,一队人马身着重甲走了进来。领头的人看了一眼沉睡不醒的清远,露出个不屑的表情。

“喂,起来。跟我们走!”

黎丘将清远扶着靠在墙上,缓缓站了起来。几日下来,他的脸色和清远已经差不多了,晃了一下才站稳。

“去哪里?”

“哪来那么多废话?快走!”说完,就要去拽地上的清远。

黎丘闪身挡在那人面前,一伸手已经将那人腰间的佩剑抢到了手里。他将剑横在两人中间,冷声道:“先给我伤药!”

那人没想到璇玑石中关押的重犯竟然还敢反抗,而且这人十分年轻,看起来不过个少年的样子,怎得如此嚣张?

“大胆!”正要抢回重剑,那少年却已经拔剑出鞘,利刃眨眼就抵在了他的喉间。

黎丘冷冷地看着目瞪口呆的天兵,一字一顿道:“我说,我,要,伤,药。”

一起进来的众人看自己头领竟然这么轻易就被人制住了,竟不知该怎么办了。璇玑石中,哪怕是天帝来了,也无法调动真元,更不用说这些个天兵天将了,所以,黎丘凭着自己身法奇快,倒是占了几分便宜。

天帝皱眉看着天机镜中僵持的两方人马,眉头紧锁。

“闺臣,你去吧。”

被黎丘劫持那人本已将手伸进怀里摸到了伤药,却忽然露出了欣喜的表情,黎丘心下一惊,却已经来不及回身防御,后背剧痛,摔倒了一边。

唐闺臣看了一眼手中短剑上的鲜血,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速速把人带去凌霄殿!”

一干人等一拥而上,将黎丘拿捆仙索捆了,扶起不省人事的清远,往凌霄殿而去。

这是短短几日内众仙第二次被召集到凌霄殿上,之前白诺造成的一片混乱早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大家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议论着今日这是要做什么。

天帝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安静:“今日招大家来,是有一件事需要大家共同商议。清远身为上仙,却与魔族私下交往,其弟子更是与魔族私下勾结,犯了仙界大忌。时值六界动荡之际,这等重罪必须严惩。来人,将人带上来。”

众人齐齐回头,只见一干天兵拖着两人走上殿来。一人身着黑衣,垂着头,该是晕了过去,正是清远上仙。另外一个年轻的少年身着白袍,后背却染上了大片的血迹,被捆仙索捆着一起押了上来。正是清远新收没有几何的徒儿。

清远就那么被扔在了地上,黎丘挣不开身上的捆仙索,只能着急地喊着“师父”,却被人一脚踢在膝弯处,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

众人纷纷露出了不忍的神色,却碍于天帝的威严,无人开口求情。

“黎丘,你可知罪?”天帝冷然问道。

黎丘恨恨地盯着天帝:“我何罪之有?倒是你,觊觎昆仑古玉,不知道计划着什么阴险的勾当。”

天帝脸色一沉,还未出声,唐闺臣已上前甩了黎丘两个巴掌,呵斥道:“大胆!竟敢污蔑陛下!”

黎丘失血多日,被唐闺臣两个巴掌甩的眼冒金星,嘴里都有了血腥味,白净的脸也肿了起来。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冷笑道:“怎么?被踩到痛脚了吗?”

唐闺臣还欲再打,天帝却喝道:“好了,闺臣,你且退下。”

黎丘的话说的清清楚楚,众人都听了去,这会儿都疑惑地看着天帝。天帝目光微冷:“怎么,众卿竟然相信这妖孽的说法?我朝洛为了六界生灵,怕昆仑古玉落到龌蹉之人手中,才想着将古玉请来仙界保管。我之忠心,天地可鉴!”

众人齐齐跪下高呼道:“除魔卫道,天地可鉴!”

黎丘冷笑了一声,心中凄然,嗬,这便是人人向往的仙界,不过也是恃强凌弱黑白不分罢了。

天帝不再与黎丘多说,面色冷然,开口道:“清远身为上仙,与魔界交往过密。清远教徒不严,与徒弟生出不伦之情,有损仙界威仪。诸卿,此两项罪名,该如何惩处?”

众人被那句“不伦之情”都震了个目瞪口呆。先不论两人均是男子,那可是师徒啊!怎么能做出如此龌蹉之事?黎丘也是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天帝是如何知晓此事的。

太上老君上前一步,拱手道:“陛下,此事兹事体大。不知可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天帝冷冷一笑:“闺臣,将天机镜的影像给大家看看。”

唐闺臣狠狠瞪了黎丘一眼,抬起双臂,召出了天机镜。众人齐齐看向半空之中。黎丘心下却冷了大半,自己和师父在璇玑石中的一幕幕竟然都在其中,包括自己那个吻。

待唐闺臣收回天机镜,大殿之上一时陷入了沉默。此事在人间尚要被诟病,何况是在仙界。简直就是伤风败俗大逆不道!

黎丘苍白着脸看了一眼静静躺在一边的师父,想起了师父在骊珠幻境中跟自己说的话:黎丘,我喜欢你。我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你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反悔了,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我有生之年,再不允许你离开我身边。

黎丘心里低喊道:“师父,对不起,黎丘不能陪你了。”他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露出个淡淡的笑容:“你们都弄错了。那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我喜欢师父,却不敢让他知道。只敢趁着他沉睡之时,一解相思之苦。师父那般高洁之人,怎会做出有辱仙界的事?那日替我哥挡下一掌,不过是我一再哀求,他无奈之下才答应的。他根本不认识什么魔界之人,都是我的错。我仙根不净,玷污了师父清誉。”

歌扇初识蒙毅之时,便说过:“你们仙界之人,最是道貌岸然,最是见不得自己心底那点欲望露个头。哪怕是假的,只要是不会辱没了你们那可笑的仙界清誉的,就是真的。”

众人这会儿听了黎丘的话,都松了口气。清远乃是天地孕育出的仙体,如果这样至纯的仙根都能生出这样龌蹉的心思,那真是打了仙界的脸!众仙以后还如何在天地间立足!一定是黎丘这妖孽性淫,想要勾引清远。

“陛下,这孽畜真身乃是一只白狐,狐妖身来最擅长这些魅惑之事,定是他生了那龌蹉的心思,可千万不可冤枉了清远上仙啊!”

“对啊!陛下明鉴啊!”

刚刚起身的众人复又跪了下去:“陛下明鉴!”

黎丘贪恋地看了清远一眼,朗声道:“该怎么罚,悉听尊便。黎丘知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