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平凡的生活,我们该何去何从?

清晨的地铁站,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洛一排了许久才被身后的人挤上了四号线。

四号线是一条干线,贯穿余江市南北,全程耗时接近三个小时。这么长的一条线路,营运的繁忙可想而知。如今,虽然班次新增很多,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仍然满足不了群众的需要。

洛一住的地方离南边起第二个站比较近,但他每天早上还是会小跑一段路,走到首站去乘车,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抢到一个座位。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能有个地方坐着打盹实在是太重要了。

然而今天早晨,洛一却没有跑去首站,他心情舒畅,慢慢悠悠地在第二个站排起了长队。

被挤进地铁之后,洛一赶紧抓住了中间的扶手杆,身边的人蹭来蹭去,他也满不在乎。

“原来,我们都是普通人”。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洛一感慨道,随即单手整理了一下领带。


“花莲溪站到了,列车将打开左侧车门,请先下后上,避免拥挤。”

车停稳之后,又是一批人潮涌动。

洛一仍然紧握着扶手杆,尽量给他人留出活动的余地,脑袋里转个不停,思考着今天到公司之后的大事。

不经意间,一种温凉的触感从他的指节处传来,很新奇,又很令人回味,然而转瞬即逝。

停下思考后,洛一抬头向上望去,便看见一只青葱般的纤纤玉手轻轻地贴在扶手杆上,离自己那只手不过毫厘。

洛一不想往那个方向想,可心却扑扑通通地跳个不停,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修长雪白的手是那么富有魔力,他的心也被纠得更紧了。顺着手的方向,他眼角的余光更是悄悄滑向了那个女孩。

靓丽的外形,精致的五官,淡淡的妆容下透着自信与端庄。洛一心里更加的翻腾,但几秒钟后还是不舍地收回了目光。

他只看了一眼,也的确不敢再看下去了。他害怕女孩突然转过脸来,看到慌张无措的他。

理智终究是靠不住的。

洛一握着扶手杆的手微微挪动了几分,他想制造一个巧妙的误会,让女孩不小心再碰到他一次。这样,也许女孩的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展开一个浪漫的故事。

然而现实,没有那么多的也许。

时间被轨道里的风刮到了身后,洛一的预想也在一个又一个站台处断了希望。

广播声再次响起,洛一的终点站就到了。他拨开人群,急匆匆地下了车,没来得及再看那个女孩一面。

“算了,还是去公司办理辞职吧,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想了也没用。”洛一自嘲起来,下意识的又整理了一下领带。

打卡,进门。

前台的老胡热情地给他打了招呼,“今儿来的可有点晚啊,小洛”。“诶,我这一天天忙来忙去的,可没您老精神好啦!”洛一笑着回应道。

对于老胡,洛一有着特别的亲切感。他搞不明白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也许是因为老胡常年的问候,也许只是因为这个人与他没有利害关系。

见了经理,简单聊了几句后,洛一就去人事部门办妥了离职事宜。

来时的阳光很好,出去后的天空应该也会是一片湛蓝。

洛一收拾完一些东西,往大厅走去的时候,遇上来来往往的同事,他微笑着打了招呼,做着告别的仪式。

来到前台,洛一看到老胡正在沏茶。“老胡,今天有客户来访吗?”,“没,就一面试的小姑娘,喏,在那边儿沙发上呢”。老胡边忙着泡茶边给他解释道。

洛一顺着老胡的指引,果然看到了一个姑娘,那个刚才在地铁上离他不过咫尺的女孩。

“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洛一有了个想法。

他拦住老胡,接过了他手里的茶杯,脱下外套后径直向女孩走了过去。

“公司的茶蛮好喝的,你尝尝”。

“谢谢啊”。

女孩站起身,很有礼貌地回答道。

“看你脸色微红,想必找来公司跑了不少路吧。”

“嗯,地图导航太不准了。”

“第一次嘛,谁都是跌跌撞撞的,以后会好很多的。”

“嗯,谢谢。”

“祝你好运。”

洛一给了女孩叮嘱后,终于洒脱地离开了这个工作三年的公司。

地铁上依然拥挤如常,一个人的任何改变在这里面都毫不起眼。

洛一闭上双眼,聆听起隧道的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