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馆夜——别停留(一)

旅馆。

今天是日月旅馆正式关门搬家前的第三天。

暮光微亮,太阳正准备落山。明月正在柜台上算账,日辉还没有回来。

一只黑猫跳过高高的有些褪色的大红门槛,悄无声息。

“你来太早了,日辉还没回来哦。”明月转过头去跟她说。明月的眼眸黯淡无光、无法聚焦。因为明月是个瞎子。

黑猫看了一眼明月,还是慢慢悠悠地走到自己的坐垫上,闭目养神。

明月合上账本,放下钢笔,合上墨水盖。“我们三天后就要搬走了。”

黑猫猛地睁眼、直起身来,远远地看着明月。

“日辉的主意,”明月缓缓地喝着已经凉掉的茶,注意到她的反应,微微一笑,“开玩笑啦,是我们惹到地方了,他们让我们这几天就离开,下一个地方是……”黑猫马上竖起耳朵来,“日辉不让我讲。”明月和善地笑了下。

黑猫卷了卷尾巴,撇头不理她。

“哇!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古色古香的店?是客栈,还是纪念品店?”一个清脆的女生声音在门口出现,“还有这么高的门槛!”

明月转头面向大门口。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她将柜台下的手放到桌上,指了指门外,黑猫马上跑了出去。

“欢迎光临,我们这里是日月旅馆,并不出售纪念品,而且我们三天后就要搬走了,”明月微笑着,对着门口说,“两位,是要住宿么?还是在这里休息一下吃饭?”

这时,跟在女孩身后的男人才走出来。他穿了件夏季的衬衫,与秋季冷凉的气温完全不符。

女孩拉着男人衣角,特别开心地说:“欸!我们不是正要在这儿玩两天,我觉着这家店就不错,文湖,我们就选这家吧!”男人似乎有些疲倦,脸色也有些苍白,但面对着女孩时还是很温柔地点点头。女孩笑得犹如迎来日出一般的北极一样。

“那请您稍等一会,房间钥匙放在我弟弟那边,他今天出去处理事情,等会就回来了。”明月微笑着说。

两人便就在大堂里的竹木椅子坐下聊天,应该说的是,女孩一个劲地跟男人讲,而那个男人则是一脸疲倦但又耐心地看着女孩,时不时还点一下头。

不久后,一个围着米白色围巾的男孩跨过门槛进来,黑猫没有跟上来。

又给轰走了,他们两个什么能好好地在一起呢?明月饮尽手中的茶。“日辉,你过来,这两位要住宿。”

男孩大概才十三四岁,但眼里的阴沉相当吓人,女孩撇了一眼便吓得发抖,偷偷地和男人说:“文湖,那个小孩好吓人啊……”男人盯着男孩,紧紧地搂住女孩。

日辉看了他们一眼后就走向他姐姐。“不好意思,我弟弟是个哑巴,所以有什么要问的,”明月面对着那对情侣,“还请过来找我。”

男人马上皱起眉来,女孩倒还是傻乎乎地说:“好的好的。”右转头去和男人说悄悄话,明月听到了,却也只是笑笑。

日辉走到明月身边,在她左手上画了个叉,在右手上圈,便穿过大堂到后院去了。

在某种方面来说,小辉你可是看错了哦!

明月从柜台边的小盒子里拿出两把钥匙,“你们的房间在三楼东侧尽头两间,这是钥匙。”

“没有双人间了吗?”女孩站了起来,“抱歉,因为快要关店,除了单人房,其他房间我们都已经整理空了。”

“晓谕,没事,我们去别家吧。”男人也站起来,想拉着女孩走。“可……我就喜欢这家……”女孩小声嘟囔着,男人马上没招了。只好做出妥协:“请问能给我铺个地铺吗?”

明月还没开口,女孩便抢了话头:“文湖,你傻呀!你的背有旧伤,不能打地铺的,要打地铺,我来!”“晓谕,乖!听我的。”

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明月将钥匙放桌上:“两位可以开两间房,我们快要关店了,可以给两位只算一间房的钱。”

“这样啊……文湖,我们一人一间吧。”女孩偏头问男人。男人皱眉:“不行!你一定要和我住一起!”“什么嘛!文湖别把我当小孩!我已经不是小时候躲在你身后的小女孩了!”女孩抱胸怒瞪男人。

是青梅竹马啊……真是……不好办啊……

“两位,容我插句话,这两间房是连在一起的,就只隔一道门。若两位需要的话,”明月从身后柜子上的红漆木盒中拿出一把有些生锈的铁钥匙,形状也长得奇奇怪怪的,“我会亲自帮你们打开它的。”

“文湖,人家老板都说到这份上,就将就一下嘛……”看着男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女孩放低姿态,拉着男人的衣角嘟囔到,语气是不经意间的撒娇。

男人没有办法,又一次妥协了。他走到柜台前,拿走了上面的钥匙:“请问住两天两夜要多少钱?我身上现金不大够,这里支持刷卡吗?”

“我们这里支持的,不过,”明月背对他们,将钥匙拿出,又将红漆木盒放回原位,“如果是这个时候的话,两天之后再付款也没问题的,或者说,两天在付款会比较好哦。”

“为什么?”女孩趴在柜台上,微微仰视明月。“因为啊……”明月转过身,歪头一笑:“这两天有关人员会过来处理我们的店,可能还要收一些税,你们晚点交,我就可以少交点税啊!”

无论是谁,总会遇到与钱斤斤计价的时候,这种事是不论你的出身或职业的。

“嗯,我们知道了,还有就是,”男人指了一下明月手中的钥匙,忽然想起她似乎是个瞎子,边开口说:“您该把那把钥匙给我们了吧。”

“这把钥匙只能由我来使用,”明月将钥匙放入自己的口袋里,“因为啊,这把钥匙年代太久了,一不小心就坏了,由我来会比较——安全些。”

男人皱眉。这家店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很安全,但又,似乎相当地危险……

“麻烦您了。”男人看了一眼明月暗淡的眼眸,紧紧地拉着女孩的手。

“不会,毕竟你们是我们的客人。”明月摸着柜台的边缘走出来,“天也不早了,两位还没吃吧,我弟弟手艺很好的,两位就在这吃吧,不多收费的。”

“麻烦了。”男人说着,眼神却撇到日辉走进去的的后院。

比想象中的还要再警惕。

明月打开头上楼,男人在中间,女孩在最后,被男人紧紧地拉着。

木质的楼梯发出细微的吱呀声,拐了两个楼梯弯就到三楼了。

“两位的房间就在右侧尽头,请跟我来。”明月手指了一下。他们跟着她走过去,明月用备用钥匙打开一间房,“先生,这是您的房间,那位小姐的房间就在隔壁。”说着明月摸索着墙壁想要找到门把手。“我来我来!”女孩忙把男人手中的钥匙拿过去,帮明月开门。“……谢谢。”“不用不用,应该的!”

……是个好女孩,是叫……晓谕来着吧……那个男人叫……文湖。

“欸!文湖你把我们的行李从便利店那拿过来吧,我在这整理床铺。”晓谕转头对文湖说,“再不去,天就要全暗下来了。”文湖看了一眼明月,她只静静地站在那里,像个听不到话的木偶似的,想了一下便下楼了。

到一楼时正好碰上日辉,他手里正拿着菜,看是要做饭。“……请问,今晚吃什么?”日辉张了张嘴,发出很奇怪的发音,手上提着鱼。“……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哑巴。……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可能有些唐突……”日辉看着他,示意他继续。

“令姐失聪,你又哑巴了,你们是怎么沟通的?”

日辉面无表情的,偏头想了想,拿起茶几上的小本子和笔。将菜放桌上,写了几行字,便递过去给他。

文湖看了下,上面写着——一般我想什么她都知道,偶尔才在她手心里写字沟通。

“你和你姐,感情真好。”听到这句话时,日辉愣一下。在他晃神时,文湖已经走出去了。

我和我姐的关系可不只感情好。日辉撕下那张纸,揉作一团,丢进垃圾桶里。我们的关系,来的要更复杂些,更加……更加……

“老板,门在哪?”晓谕一进门就只看到了整齐干净的单人房,四面的墙除了一面挂了副长卷轴外,都是白白的,没有房门。

“在这里,”明月径直走到画卷前,“因为是当做单人房在用,怕别人感觉这有扇门没隐私,就拿了副卷轴挡一下。”说着便把卷轴收起来,后面果真是扇门,不过木头的材质和一路上看到的似乎不大一样。

“这是金丝楠木。”明月解释,“听起来挺高级的。”“门嘛,只要起到它该起的作用就好了。”明月拿出钥匙,插入门上的圆形锁里,来回转动几下,便打开了门,看起来笨重的门竟很轻易地被推开了。

“这扇门有些年老失修,这两天还请不要动它。”明月将钥匙收回口袋里,“不过,要是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您可以把门关上,这扇门只能从您的房间打开,另一间房是连门把手都没有的。”

明月的话让晓谕忽地脸红,她搅着手指,轻轻地说:“我们虽然是从小长大,但是我们最大尺度也是单纯地亲下嘴唇而已。文湖……不是那样的人……”

“是这样啊……”再怎样熟悉的人也是有自己无法告知的秘密,也有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心爱的人知道的事情。你真的那么了解他?

明月离开房间,走下楼,日辉正在厨房做菜,砧板上的鱼已经被斩得四分五裂了,锅里的油还没开,发出细微的滋滋声。

将钥匙放回红漆木盒里,又从木盒上那层拿下一块牌子,上面有这一个奇怪的符号,那是3。

“离地府的人来收店就只有三天了,之后我们就能有家自己的旅店了,不用被那些地方官员找麻烦了!”明月伸了个懒腰,语气相当地轻松。

鱼块被丢入油锅中,香味随着淡烟腾起,遮住了日辉微微上翘的嘴角。

明月听着几百米远处行李箱的拖动声,微微一笑。

快放弃吧……没什么好留念的,停留再久的也还是再前进的。

TB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其实吧,我五六年前就想写这篇文章了。 当时还在厦门,我有一个女同事,年纪不大,但面色暗黄,眼圈发黑。那天我们一起吃...
    涵涵妈育儿阅读 17,783评论 0 0
  • 天气发了疯的冷 完全没有一点春 围着房间一圈圈 坐着发呆一整天 书看了半天便扔在床边 歌听了一夜一夜夜失眠 想到昨...
    安静的复苏918阅读 134评论 0 0
  • 最近纠结于很多未知,反复拿捏不定。整个人因为想法瞬息重建又瞬息被推翻,反反复复之下,脑瓜仁子疼。 恰翻看到苏子的文...
    阿秀811118阅读 37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