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还得继续

过去其实没有过去,生活虽然向前看,但是回头又如何。

早期在老家工资不高,三千多。在城中村租个房子里,不多280加水电。每天下班六点,骑单车回去十分钟,那时共享单车还没有,于是我买了一辆美利达山地车,还加入318骑行队伍,可有意思,特别是在山顶下滑到山底,速度总是会让荷尔蒙飙升,爽。只是后面被偷了,报警也没有杳无音讯,于是搁浅了这个爱好。

后来,下班后,我都会回去,把米洗净,放入电饭煲,多水,煮一个小时。这个时间,我就会换上运动衣服与鞋子,带上一块钱,搭公交去莆田学院,去体育场跑步,看着夕阳西下直至黄昏,看着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觉得自己也朝气勃勃起来,导致我后期每去一个地方就会去大学,然后去体育场散步。

那时候工资三千,不敢乱消费。有次我跟我姐逛万达,一楼的女装都是过千,我望而却步,而我姐却泰然自若的去试穿,脸皮没我姐厚实;间接说明我没有消费的底气。

那时候,我喝杯星巴克都要记数,一个礼拜只能去一次,贫穷导致我不得不找个低廉的场所发呆。挑挑拣拣找一家奶茶店,于是开始喝上了柠檬茶,18块一杯,酸酸的,刺激乏而无味的生活也挺有意思的。咖啡店与奶茶店待久了,就发现一个问题。

奶茶店一进去就是烟雾缭绕,就会看到一群人开始吞烟吐雾,各个武器乱飞,神采飞扬,大呼王砸,然后昂天长啸;隔壁桌,手指挥舞,似乎在练什么修仙技能,旁边的伙伴不断督促他支援闪躲,估计两人在用意念交流,只是手上有块屏幕随着他们的心情起伏不定,特别是,有美女在侧,另一人,变亢奋的不能自己,可能是他的爱心泛滥吧,不过说真的,这真是一个好场所。可以了解不同面孔,也能学习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细听一下,上至十八代祖宗,下至断子绝孙都在耳边环绕,今后与人交谈,可以开口先说那句,闭口用那句结尾,让他人自愧弗如,远而避我之。

再来说说星巴克,一般情况可见国际电子品牌,特别是苹果电脑,比比皆是,有人就谈业务,或者带着妹子去,给妹子感觉他品味很高,小资生活水平,可以提高好感度,然后可以深入了解;一般女的就会借着这个机会,聊很多关于她的故事,博取男的好感度,于是一来二去,顺理成章。里面还有一种人,类似我这种屌丝,只会带一本书,因为穷买不起电脑,故此借用书来掩饰自己的窘迫,点上一杯咖啡,喝三个小时,自己常常自欺欺人说,喝的不是咖啡,是时间的流速。最喜欢就是星巴克的落地墙,看着下雨天,雨滴敲打声,内心越发平静。

到了晚上九点多,就会掀开电饭煲,炒个菜煎个蛋弄个榨菜,慢慢吃个饭;开始看看书,画画,写写今天的心情,偶尔也打打游戏调剂一下生活。

后来去了北京,初期工资也不高,因为平台好,于是体现了个人综合能力,到达月入过万。于是,星巴克不再是一个礼拜一次,而是每日一杯,苹果的电子产品基本都会买,至于用处,再说。或者这就是早期内心的一个念想吧。

后来发现原来996存在的人基本都是月入过万,因为我们要稳住自己的工资就只能拼命,赚来的钱,在北京永远买不上房子,于是开销那是绰绰有余,像个小资生活还是可以塑造的;这些都是用身体去换取的。

由奢入俭难,当每个月过万后,就很恐惧再回去拿三五千。危机感一直伴随,社会不断的再制造恐惧,三十五岁难就业,让自己内心更加不安。好不容易回去成为他人称赞的人,为父母脸上增光,再回去给父母丢脸,被邻里指指点点,内心就更会不干。

钱赚不多的时候,还可以说一群凡夫俗子,满嘴都是钱臭味;当发现钱是脊梁骨的时候,当话语权需要用钱来支持,所谓的有趣灵魂变空谈,没钱的灵魂连支撑身体站立都不能,容易低头不敢直视,这样状态跟卑躬屈膝有何差别。

三十岁,可能会比较现实吧,由谈钱伤感情过渡没钱没感情;一切基础都维系在金钱的利益。我这辆残破不堪的车,如何加油尚未知晓,或许哪天就搁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