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金子总会发光

文/麦米兜兜

1

在林校长的坚持下,老村长几个月都没有来学校,也没有提要她回去给虎子生娃的事情。

我们学校也顺利获批成为了中心小学。

有了这个名头,林校长的名气更大了。

她是中心小学的校长,这个头衔大过其他村小学的校长。

县里大力支持中心小学的发展,配人配钱都不含糊。

日子过好了,大家手里有了活泛钱,就开始给自己买装备。

不少家庭买了摩托车,老师们也有不少买了的。

这可以支持他们去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任教,还能做到工作家庭两不误。

中心小学发展好,很多邻村的老师都希望能够调到这边来工作。

中心小学没有副校长,眼下学校要发展,副校长的位置就不能空缺。

上头打算给指派一位过来。林校长阻拦着不让。

她打算跟组织上申请把我父亲调回来。

她的理由是我父亲是老校长,对学校的情况了如指掌。再加上我父亲是本村人,也方便跟学生家长打交道。

我父亲虽然在邻村已经混到了副校长位置上,但是心里始终对这边有牵挂。

他只是害怕自己前任校长这个身份尴尬,今后跟这个新校长不好相处。

林校长没有这个顾虑。

她对父亲说:原先就是我占了你的位置,算是我欠了你的。你愿意来,我求之不得。

父亲欣然同意。

他心里是佩服林校长的,觉得她做管理很有一套。

村里有不少熟人替我父亲觉得不值,说他一个大男人被女人压一头,没个男人样。

也有人笑我父亲是个怂包,连个女人都搞不过。


2

中心小学发展得好,其他村小学就留不住孩子。

尤其是那些隔得近的村子,都想把孩子往中心小学这边送。

父亲教过书的那个村也来了不少人。

他们的家长把孩子领到父亲跟前,对他说:Z校长,这孩子也是跟您有缘,您在哪里就想跟到哪里。要不您看在缘分的份上,就收下吧。

父亲明白他们主要还是冲了中心小学的名头来的。

他知道其他学校也在抓生源,这样大面积的招收学生怕会引起其他学校的不满,弄不好还会生出事端。

林校长也考虑到了这一层,但是她知道教育资源不是属于哪哪户的,有竞争只要受益的是孩子就没有问题。

她对父亲说:只要是为了孩子,其他人骂我、恨我也是可以的。

后来,学校果然收下了这些孩子。

他们的父母对林校长也很感激。

回去自己村子里再一传,大家就都知道了。

林校长名声大了,打听她来路的也就多了。

不少人刨根究底,把她如何上位的故事传得人尽皆知。

大家觉得她是拿婚姻作为筹码交换工作的心机女。

对于她的上位,父亲起初心怀不满。

但是了解到林校长的为人之后,也就不说什么了。

他说:林校长是个有能力的人。但是有能力的人缺机会,就像金子埋在土里发不了光一样。


3

有人说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

这个的前提是要像父亲说的那样不能埋在土里。

否则,埋在土里的金子跟埋进土里的沙石有什么区别呢?

对于那些埋在土里的金子,如果想要发光,就不得不借助外来的力量。

没多久,老村长又找到学校来了。

他在外头听到了很多关于林校长的风声。

有人对他说林校长是拿他们一家的权势当垫脚石,谋上位。

如今上位了,也就不需要他们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老村长无法接受。

过去让她当校长是符合老村长一家利益的,但是现在林校长干好了工作,翅膀渐渐硬起来了。

他感到林校长在渐渐脱离他们家的控制。

如果她不能在这边留下一儿半女,老村长想不明白还有什么能栓住她的心。

之前林校长说中心小学拿到以后就跟虎子过日子只是权益之计,她想的是早点打发他们离开,能拖一天是一天。

现在中心小学拿下来了,她陷入了两难,既高兴,又痛苦。

她不同意回家,只想带着孩子在学校里过。

老村长一家不同意,为泄愤,大冬天的他们还把林校长宿舍的窗户玻璃给砸了。

林校长带着孩子窝在宿舍里吃了一夜的冷风。

半夜孩子拉着她的衣角说:妈妈,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好冷!

林校长摸了一把泪,安慰孩子说:没事,明天就会出太阳。玻璃也会找人来修。不怕的。

对于未来,她没有过多的期待,但唯有一条,她很明白自己跟虎子结婚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她不想将两者搞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