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外外③

 安陵辰渊在银渊雪原看了看,用神识扫了一番,忽然就发现了白鬼一族的气息,可又有几分紫族的味道在其中。安陵辰渊觉得有些不对,于是,他便仔细寻找了那个气息。

  这一找,他竟发现了一只晕厥在雪地里的雪狐,白魄紫魂。安陵辰渊探了探她的灵识之海,发现她的魂魄有些残缺,但是记忆却大都是百里家。

  于是,这番,安陵辰渊心下一时满是激动,这是他的孩儿,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儿啊。

  他发现这蠢孩儿,竟然是饿晕的,他有些无奈地笑了,又一下平复了激动的心情,他还不能认她,于是,他一记王令飞到了三生手里。

  他将她托付给三生,并为她拟字相思。

  他本只是希望,三生看在与相思有过一面之缘的关系,能够好好照顾相思,不想,三生竟是为相思的修习打下了醇厚的基础。

  他也没想到,后来,他们之间还有了一场因果。

过年了~

  “阿雪,阿雪~我好看咩?”

  听得山下热闹非凡,相思用灵力扫了一眼人间,喜气洋洋,张灯结彩,孩子们都裹上了小红袄,于是,相思便也乐呵呵地变了一身红袄穿上。

  “你怎么想到这般打扮了?”

  看着们面前这个穿的胖乎乎的孩子,这货怎么把自己打扮得球一样,简直不能说什么了。

  “我看山下孩子都是这样啊。他们在干嘛呀,阿雪,又是放火,又是嬉闹。”

  小相思指指山下,说,黑眼睛圆圆的望着归雪。

  “人间这是过年了。”

  “过年?”

  “是人间的一个重要节日。辞旧迎新。人间有传说,年是一种神兽,每到人间十二月三十便会出来吃人,所以啊,古人呢就发明了爆竹,点燃了爆竹,噼里啪啦的,年就不敢来了。”

  “真的有年么?那他会不会来我们这里啊?”

  听到吃人,相思吓得一哆嗦。

  “你怕什么啊?年只是凡人虚构的。何况,你好歹是个神仙啊。”

  归雪一记栗子落在相思头上,笑着说。

  “那,我还是要过年。”

  于是,相思便拉着归雪一路到了三思面前。

  “狮虎,阿雪要过年。”

  相思看见三思便吼道。

  “阿雪?”

  三思语音一转,看向她二人。

  被三思扫了一眼,相思的小身板缩了缩,不过依旧装出一副坦荡的样子。而归雪则是翻了个白眼,心里狠狠唾骂了相思,却不得不接下,其实,她也很希望能和师傅一起贺新年。

  “既然如此,看在阿雪的面子上,为师同意了。好了,现在,阿雪你去做饭,相思你去装饰,为师去买爆竹。”

  三思看了看穿着红棉袄的相思,笑了笑,又见归雪翻起白眼,一脸的纠结,便笑意更深了,说着就分配了任务下去。

  不一会,相思便仿照人间,给小筑又是挂上红灯笼,又是贴上门联,窗花,又在院子里弄了一张八仙桌。整个小筑都变得温暖了起来。

  而那边归雪边用术法生火切菜,边蒸炒煮卤一起上演,于是,不多时,那一张八仙桌也被放满了美食。

  待到三思归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火红的灯火中,相思和归雪坐在八仙桌前,嬉笑着,这般的场景,让三思的心变得很温暖,这样,便这样一直下去,大抵也是好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去见那个人了,似乎,他的心中归雪和相思变得比那人更重要了。

  三思在小筑的门前放了一串爆竹,忽然的声响,吓得相思一下变成了狐狸躲进了归雪的怀里,归雪嗔怒地说着三思,仿佛是爱开玩笑的父亲吓坏了孩子,而母亲则边安慰边指责父亲。

  而后,三思畅快一笑,坐在了桌边,翻手便取出一包荷叶鸡放在相思面前。

  相思包了眼泪的眼睛,瞬间便止住了流淌,抱着荷叶鸡便吃了起来,抽抽嗒嗒地,却不那么难过了。

  归雪看了一眼三思,眼底是浅浅的笑意,原来,师傅下山是为了给相思带鸡肉啊。

  吃过饭后,人间的烟火开始盛放,三思牵着相思,一同燃起了烟火。

  烟火璀璨,他们三人便那么站着,望着美丽的烟火,心里皆是绚烂。

  那时的他们,不曾想过分离,不曾想过未来,只在那一刻,仿佛内心深处获得了满满的温暖。

  三思心中终于有了许多对过往的释然,只是,这一场师徒之恋,他亦未曾发觉,他的不曾发觉,终究是一场纠葛。

  相思看着左手边的三思,他和她一起放鞭炮,他为她去人间买烧鸡,他容忍她的孩子气……相思又看看右手边的归雪,归雪笑得很浅,但是怎么看都是满足和温馨。看了看身边的二人,她轻轻牵起他们,就像牵着自己的父母。

  归雪的心中是一种期待,她期待三思就这样一点点接受她,在她的努力中,他们终会有结果。

话说不久前刚刚过了年,相思的心是安稳了下来,这几日她倒也是勤奋地在修习灵力,提升内修。

  忽然的,归雪被三思派去了人间。

  那日清晨。

  “阿雪,为师要你去一趟山下。”三思依旧是那般发风轻云淡啊,仿佛就像说叫她完成每年的外出修习一般。只是,已是雨水刚过的时日,她的修习,不在此时。

  “什么事?”归雪乖乖的应下,问了缘由。

  “咳咳。为师要你去学做一种面。”三思不改严肃。

  “咦,师傅你想吃面?”归雪的眼睛一下亮了,师傅想吃什么我都会学的。

  “不是为师想吃。是……”三思尴尬地说,看着归雪好奇的眼神,他压低了声音说,“今日是相思的生辰。为师要你学做寿面。”

  “什么?生辰?师傅你怎么知道?”归雪的眼睛蓦然瞪大,为什么师傅会知道相思的生辰?

  “相思的身份,你知道的,九灵狐族。为师不妨告诉你,相思其实是……”

  三思看着归雪的紧张和不解,忽然就起了一丝逗弄她的心思。

  “是故人之女。那日,我路过银渊雪原,不想竟遇见相思之父和相思,而后,因为一些原因,他把相思托付于我了。我还记得,相思出生之时,我还……去看过她。”

  终于,在归雪快要爆发之际,三思说出了前缘。

  于是,归雪的心安了下来,一转眼已在人间某个食坊当起了学徒。

  从清晨至日暮,归雪一直在人间,而相思则是在小筑后面的竹林中吸取天地灵气,修习内力灵力。

  晚间,三思和归雪在后院准备好了酒水和寿面寿桃。而后,三思便严肃地唤来相思。

  相思还以为是什么要事,狮虎这么着急叫她,没曾想,她走到后院,竟是见到一碗寿面,一个寿桃,当然还有她爱吃的一些菜式。

  “狮虎?”相思有些不解,今日是狮虎生辰么?

  “相思啊,今日是你生辰,为师和阿雪祝你安康长大。”

  一时间,相思想起了未曾见面的父母,想起了这么多年在雪陵,在小筑,她甚少有过这般的生辰。仙家并不重视生辰,年岁在他们眼里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如凡间般的庆生,更是不会有。如今,因了狮虎和归雪,她竟能在小筑过得如人间孩童,一瞬间,泪水从眼眶滑落。

  看见相思落了泪,三思和归雪好生调笑了她一把,只不过在三思心中,着实是为她的身世疼惜了一把的。

春天吃的药

  

  “阿雪,阿雪,我听说这人间有一种药,叫作相思扣,相思的相思呢!我们去找找它好不好?”某日,相思摇摆着白毛毛的小尾巴,在归雪的身边晃来晃去,用一种甚是渴求的眼神看着归雪。

  “相思扣?什么药?”彼时归雪正小酌着人间春茶,满是惬意。

  “听说是什么劳什子的春药。”相思托着脑袋,眼睛里满是疑惑。

  “春药!噗!”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春药,归雪的眉毛一抖,这小狐狸……真的只有百岁么?真的只是孩子么?

  “归雪你怎么了?不就是一味春天吃的药吗?至于吗?至于吗?”相思此时已经化作狐狸,抱着尾巴,在归雪的面前滚来滚去,一派天真可爱的模样。

  “咳咳。本姑娘不小心被茶水呛了一口而已。”归雪一掌摁住了那团滚来滚去的胖狐狸,眼角上眺,春天吃的药,相思啊相思,你真是神理解啊。

  “相思啊,这个可不是春天吃的药,这个……这个……是男人和女人……嗯……生孩子才要吃的。”在相思疑惑的目光中,归雪的脸红了又红,可是嘴上却故作镇定,仿佛她只是在说着什么家常便饭的事。

  “噢。这样啊。那归雪我们快去找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走了几天了。 也不知是怎么了,相思总是在归雪前脚离开的时候到。 她心想一路怎这么出卖自己的萌相,不知到雪陵的...
    狐则阅读 212评论 2 4
  • 相思一个健步,便迈着短短的狐狸腿准备跑起来了,却堪堪被归雪拉住了狐狸尾巴,一声惨痛的呼叫后,相思蔫了,趴在地上嘤嘤...
    狐则阅读 131评论 7 2
  • “终于可以走了,千百年来的时间过得太寂寥了,走了也算解脱了,只是,浚尧,我还欠他一句对不住,你可愿替我说一句抱歉。...
    狐则阅读 138评论 0 4
  • 文/落花聽雨 人之初,性本善。。。。这首脍炙人口的三字经,善的启示,善的根本。说出了人的心声,心的向往...
    落花聽雨阅读 176评论 5 19
  • 半个月前,在我的读书会群里刷到一张照片,好多人,可是一眼就看上了一个人。那个人白衬衣,侧着身子,一眼就是干净的。更...
    素心待旬阅读 95评论 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