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与曹云金,撕X背后大有深意!20年收入狂增1万倍,起底你不知道的内幕

这两天,敢跟举世瞩目的G20抢头条的,也就剩下郭德纲和曹云金了。

贵圈真乱!

娱乐圈里前有夫妻纠纷尚未解决,现在又出来师徒恩怨。连“江湖规矩”甚多、道义之风盛兴的相声圈也开始撕了,且撕得比影视圈还热火朝天。

前德云社弟子曹云金9月5日发布一条7000字的长微博《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从钱财、人品和道德伦理等多方面痛斥郭德纲。

该篇文章首发在头条号上,不到24小时,这篇文章阅读量5500多万。各大网络平台纷纷转发、报道,一时间郭德纲、曹云金这对冤家师徒刷了屏。

直接原因乃是前几天郭德纲重订“德云社家谱”的事件,他在微博上说“该清的清,该驱的驱。所谓的清理门户,是为了给人们一个交代”,“另有曾用云字艺名二人者,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

熟悉德云社的人都知道,云字辈“出走”的俩人一个曹云金,一个何云伟。

9月5日下午一点,曹云金再次在微博发表长文,历数郭德纲“多宗罪”,比如交不上伙食费就赶出家门;演电影不结片酬;煽动德云社弟子指名道姓公开骂所有出走德云社的人等。截止21君发稿,曹云金该长文转发超过22万,评论超30万,点赞数超84万。

对此,郭德纲经纪人王海表示不愿意做回应。他表示,郭方不想与曹你一句我一句对骂。“曹云金他们就是想我们给出回应,然后他们才有继续发声的机会,我们没有必要这样做。”

一时间,曾经一边倒向郭德纲的舆论开始倾斜,群众开始纷纷两边站队,师徒公开撕X进入一个新的节点。

评论截自@中国新闻网 相关报道下方

七大矛盾、三大“恨点”   德云社江湖恩怨大爆发

据每经影视记者梳理发现,按照曹云金的说法,他与郭德纲之间的矛盾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1、2000年初,德云社发展时期。曹云金交了每年小一万的学费来郭德纲处学艺。学艺期间还有拜师费,而郭德纲给几位徒弟说不同的拜师费价格,借此多收钱。

【反方观点】而在郭德纲的叙述中,他为培养弟子们费尽心血,碰到不成才的或他觉得心思歪了的,还是一样要设法捧,也是满腔委屈。

2、2005年左右,德云社如日中天的时候,曹云金一个月演满了32场,到手的工资才4000多

【反方观点】在郭德纲看来,学艺就是要吃亏,自己对儿子也从小这么灌输和对待。

3、2006年,曹云金参加央视相声大赛过关斩将来到决赛,郭德纲勒令曹云金退赛。“我后来才明白,我可能会因为退赛失去央视这个平台,遭到封杀,你以后好控制管理,我再想出头就难了。”

4、2007~2009年,曹云金多次在德云社演出、拍摄影视剧却分文未获。

【反方观点】郭德纲妻子的弟弟王俣钦书中称:出走的人都是因为嫌钱挣得少,拍德云社出品的影视作品也拿不到钱。他在书中解释,这是因为一些影视剧根本没给德云社结钱。有几部戏片方很长时间都未给德云社结款,所以德云社也没法给参演人分钱。

5、强制要求全团队发文骂同行。“不写以后没演出排给你,以后别想挣钱。”

6、2010年10月,曹云金遭到团队“禁演”。“失去舞台的我,才意识到,之前没有签约的行为导致我自己可能已经被赶出来了。后来我又重新找到了舞台,一直想和郭德纲和解,但无解。”

【反方观点】郭德纲称:离开后立刻创办听云轩跟德云社抢生意的徒弟,是要亲手把他置于死地。(说白了,徒弟出来单干,师父没法忍。)

7、曹云金总是遭到无缘无故地抹黑。网络上,雇水军对曹云金恶意造谣;生活上,四处为曹云金设置难题。

综上种种,曹云金认为郭德纲那么“恨”自己的原因归结为三:

1、因为自己不再给郭德纲赚钱了;

2、郭德纲是想做给其他徒弟看,“离开的没有好下场”;

3、“你想让我身败名裂,万劫不复,你知道我最清楚你那些见不得光的往事,我的名声臭了,说出来也没人信了,你这辈子,也就安全了。”

江湖规矩的场上有了利益和钱的纷争,会比纯市场经济的场上撕得更加连血连肉的痛,也更让人唏嘘心酸。

撕X事件背后的深意

郭德纲与曹云金之争,表面上看是相声界“谁坏了规矩”之争,根本上它折射了传统规矩在现代社会的尴尬处境。

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争斗,有争斗就要有规矩。相声圈是一个“江湖规矩”甚多的圈子,很多道义都有流传百年的行规在立。

目前相声界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是,要入行就得拜师学艺。这一规矩源于旧社会时相声艺人艰难的生存处境。

作为现代曲种的相声,形成于晚清时期,其历史不过一百余年,艺人主要是失去土地的农民,可见相声地位曾经非常低。当时相声表演没有固定的表演场所,常是“撂地”演出,生活朝不保夕。为了维护自身生存权利,便创造出行业祖师和师承制度,既可传道受业,又可抱团取暖。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想要学相声必须正式拜师的规矩,没有师承门户的是不被同行的承认,而且会遭到排挤,难以立足。

有了师承关系,自然会产生出新的规矩。

很显然,郭德纲的德云社目前仍严格地恪守着相声界的一些规矩,入门就得拜师;取名以“字”为序;学艺之初吃住师父家,艺成方能登台;艺成之后必须为师效力;师徒之间讲究等级与秩序……

乃至当郭德纲与曹云金闹翻了,郭德纲台面上仍是老规矩,弄了一个《德云社家谱》,认定曹云金、何云伟“欺天灭祖”,并逐出师门。这要放在以前,等于是将一个手艺人判定了死刑。

这么多规矩讲究,全因相声是门高深艺术,如果没有师父教你,就不可能掌握真正的门道,所以师徒间的传承确实在行业内看得尤为重要。

曾经情同父子的俩人,如今公开反目,说不心酸不唏嘘是不可能的,况且还是在一个挂着“江湖”名号的圈子里,此时的血雨腥风,真的与人们心中侠骨柔肠的“江湖”定义相差太远。

今日相声的处境不同于往日,当德云社一次路演就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票房收入而徒弟只能抽成几百元时:

传统那一套规矩,真的还能管住人心吗?在一个经济社会中,传统规矩真的都是糟粕吗?如果不是,它到底有何为,又该何为呢?

这或许是一地鸡毛的舆论纷争之外,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议题。

起底郭德纲“产业链”:20年收入增长一万倍

在“娱乐独角兽”查阅的相关资料显示,郭德纲和他背后的“德云社”商业价值巨大。

关键:现代企业治理VS封建大家长制

在“娱乐独角兽”采访的业内人士看来,曹云金和郭德纲的矛盾关键点在于:“现代化企业治理”和“封建大家长制”的矛盾。“一个是郭德纲和他背后的德云社商业价值迅速扩大,一个则是在企业制度和管理上的严重滞后,导致了这场矛盾的爆发,这也是迟早的。”

据了解,德云社的驻场演出收入每年大概在千万元左右。除了驻场演出收益外,商演或巡演成德云社成员重要收入来源。据德云社官网数据,2015年德云社商演或巡演共计举办20场。

郭德纲本人也本着从相声到主持,拍电影、电视剧多栖发展战略,曾有人预测,郭德纲在出道20年里收入增长10000倍,成为出场费80万元,年收入2710万元的相声名角儿。辽宁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工商研究所所长邵剑兵曾表示:“从商业的角度看,‘郭德纲’三个字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品牌,一个无形资产。”

除了郭德纲,如今的岳云鹏也是红得发紫。小岳岳同样没有仅仅局限于相声,在影视作品和综艺真人秀中都有涉猎。但是相声依然走的是拜师学艺,家谱门户的旧传统,当这种新旧矛盾在利益不均的情况下就很容易发生冲突。

毕竟如今的市场就是一个逐渐消除边界化的市场,拍电影的可以做综艺,唱歌的可以拍电影,而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利益二字。可以说相声在近几年成为了最为热门的“IP”之一,但是德云社一旦上市,内部成员的差距不断拉开,可能对于团体并不是最有利的选择。

虽然很多人看来,德云社不停有人出走是因为商业化动作不足,没有一套现代化的企业管理理念。甚至有人进行分析,如果一开始郭德纲选择入股、甚至控股曹云金的工作室,既给他自由、又享受利益,那么师徒二人的关系或许不会如此僵硬,因为从目前来看,德云社发展至今,对团队的控制是“班主”郭德纲最为看重的。

其实任何一个公司或者团体,都会面临从小到大发展变更的困局。尤其是对于相声这样非常传统的艺术形式来说,靠着新媒体成功复兴,靠着新媒体成功壮大。如何摆脱传统手艺人师傅带徒弟模式,用现代化的企业运作模式去管理被商业化的相声行业,这对于传统团体内部来说尤为重要。

假如做一个大胆的设想,曹云金和郭德纲的矛盾如果能用马云“十八罗汉”的合伙人制去解决,类似今天“曹云金”的撕×,是否可以避免呢?

十年恩怨情仇,最后只落得一句“江湖之大,再也不见”的下场。而郭德纲还没出手反击,看来这场娱乐圈最大的“撕×”,更猛烈的还在后面。

还望师徒俩能各自珍重,让往事随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