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江水东逝会复返

何江第一次见到氡饰是在一个下午

秋天的午后,总有种让人慵懒的想法。

“你在干什么?”何江和同学在整理从办公室搬出来的酒瓶,忽然听到有人在说话。何江抬头看着氡饰,指了指地上一堆的酒瓶,回道:“整理废品。”

氡饰看了看地上的酒瓶,又看了看正在点酒瓶数的那男生,开口道:“不用数了,一共37个。”那男生很吃惊的看了看氡饰。

氡饰没再说话,准备走的时候,何江喊住了她:“你怎么知道?”

氡饰没有回答何江的问题,而是说:“告诉老韩,以后不用找人收拾了。”然后,就往教学楼里走。

何江看着离开的氡饰,心里在想:即使脸上抹了化妆品,还是掩饰不了她那病态的面容,她是谁?

第二次见何江,氡饰正准备开酒

下课后的教学楼,难免会显得有些冷清,氡饰上了一天的课,推开那间私人的办公室,就径直的走了进去,连锁门的力气都没有,那门只是惯性的半掩着。

何江在教学楼等了好久,还是没见那一抹身影,自己在教学楼等,已有一段时间了,原以为一个系的,总会容易碰见,到后来,却发现,遇见,并不容易。

何江来到上次整理酒瓶的办公室,看见门是半掩着,慢慢推开门,恰好看见氡饰在开酒。

“原来,酒都是你喝的。”

氡饰回头看了看何江,缓缓说道:“私人地方,请离开。”

何江笑了笑,“难道你不怕我去告诉学校领导,你在办公室酗酒?”

氡饰没说话,开了瓶酒,自顾自的喝起来。

何江边环视着办公室边说:“我叫何江,交个朋友吧!”

氡饰指了指桌子上的作业纸,“氡饰。”

何江看了看氡饰的字,笔画很有劲。

何江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可是看着坐在沙发喝酒的氡饰,却什么话也说不出。那种在她身上神秘,好像世事俗事都与她无关的感觉,实在让人不忍心破坏。

那一天,在办公室待到很久,但两人的对话,就停在那一句“氡饰”。

何江看了看时间,“很晚了,你要回去吗?”

氡饰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你先走吧!”

何江说了一句好,然后就离开了。

氡饰在窗边,看着何江离开。喃喃道:你好啊,何江。


第三次见到氡饰,是在那个下雨的秋天早上。

“早啊,氡饰。”何江跑到氡饰身边放慢脚步。

“嗯。”氡饰轻轻的回了一声。

“再见,氡饰。”何江看着氡饰走进了那间办公室。

氡饰没有回答他,何江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那间办公室门口。

“走啊,何江,在这发什么呆。”后面来的同学打断了何江的思绪。

“氡饰,你到底是什么人?”

何江一下课,就往办公室走,看见办公室门锁着,敲了好久的门,也没人回答。

再次见到何江,已是半个月后,那是深秋的傍晚,红红火火的枫叶,与穿着白毛衣的何江形成很强的视觉冲击。

“嗨。”氡饰走到何江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何江看到氡饰的时候,愣住了。直到和他一起的那个女生推了推他,“哎,她是谁啊?”何江才回过神来,“一个朋友。”然后对着氡饰说道:“好久不见。”氡饰没有回答,笑了笑,便从何江身边走开了。

何江看着氡饰的离开,对身边的女生说到:“表妹,今天就不去你家了,代我向舅和舅妈问好。”说着边去追氡饰。

“氡饰,等等我。”何江在后面喊道。

氡饰回过头,疑惑得看着何江。何江跑到氡饰的面前,“氡饰,我喜欢你。”

氡饰听后,淡淡的笑了笑,“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这个玩笑不好笑。”

何江拉着氡饰往办公室跑。“开门。”氡饰看着何江,没动。

“氡饰,你以为我不是认真的,但是,你知道吗?第一次见到你之后,我就每天在楼下等你,只为见你一面,可是我运气不好,一次都没遇到你,你以为一见钟情很儿戏,但是,你知道吗?你消失的半个月我每天一下课就跑来办公室,就是希望可以见到你一面,我到处打听你,但是,每一个人知道你。”何江说着把氡饰紧紧的搂在怀里。“氡饰,不要再消失了,我经不起这玩笑。”

氡饰回抱着何江,何江感受到氡饰的回应。“氡饰,你是答应我了吗?”氡饰没有回答,抱着何江更紧了。即使氡饰没回答,何江不在乎氡饰这个沉默的回答。

那一天,何江说了好多话,氡饰拿着酒瓶,安静的听着何江说关于他的事,嘴角微微上扬。

第二天,何江买了早餐来到办公室,看见办公室门关着,以为氡饰还没起来,就把离开了。

第三天,何江发现氡饰还是没在。他想打开办公室的门,却发现自己打不开。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何江接近崩溃,心里从未有过的害怕。

何江跑到系主任的办公室,去找系主任有关氡饰的事。

在办公室,何江看到了校长,“你是何江吧?”校长问。

“嗯,我是,系主任我想问你有关···”,“氡饰吧?你想问她去哪了,是吧?”

校长打断了何江的话。

何江很期待同时也很着急的看着校长。

校长拿出一封信,这是氡饰给你的。何江拿过信,迫不及待的读起来:

何江,不要怪我不辞而别,如果一见钟情像你说的那样儿戏,那么我也曾儿戏过。不要怪我为什么从来不和你道别,因为一旦道别便是永远的。何江,我也喜欢你。但是江水氡饰,不曾复返过。

何江读完信,看着校长,“氡饰在前天,病情突然恶化,已经离开人世了。”

人最伤心的时候,应该不是泪流满面,而已心已碎,眼泪也随之干涸。

“何江,氡饰是我在孤儿院收养的孩子,她的病是遗传的。请你不要怪她,不告诉你她的真实身份。”

何江坐在那间办公室里,整理着那些被留下的酒瓶,“一共88个,不多不少的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這次很開心的用一張圖的方式和大家簡單扼要地說明本周的工作內容。首先是延續上周的每日媒體監測,我負責了本週二以及週四...
    软绵绵阅读 240评论 0 2
  • 写上这个题目,想起从前喜欢的一首歌《冷雨夜》。当下9月的天气,雨夜并不冷。空气甜凉,从窗户爬进来滑过皮肤,很是清爽...
    是万千啊阅读 91评论 0 0
  • 课程开头就提出一个问题:当你拿到一本绘本,读给孩子之前,你会自己先读一遍吗?会重点关注书的哪些方面?除了文字和图画...
    笑妈Darling阅读 45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