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两首歌

假期了,推荐两首歌给大家。恰逢简书刑满释放,可以发文了,以此为贺。

一首是二泉映月,不是歌,是二胡曲。大家都知道,这曲子来自瞎子阿炳。

这首曲人人皆知,以前我也听过,最近又找出来听了好多遍。我才知道,这曲子原本的名字叫 “知心客”。

是作家陆文夫说的。

我得说,“知心客” 这三个字,对我形成了一定的冲击,仿佛巨大的烟花缓缓升起在天际,在昏黄的圆月之前,映亮了半边天空,闪烁绚烂,星星点点.....

知心客 - 这三个字,这个词,太牛逼了。

知心的,但又是客人。青砖乌木的小楼里,一对男女的情感既远又近,既亲密又疏离,够一部500页的小说了。用影视界的流行语说:极具张力!

这三个字换成 “知心爱人”就特别俗,特别 low。从爱人这俩字,你压根看不出这一对狗男女到底要搞点啥花样来。是商业关系呢?还是非盈利关系呢?

客人就不一样,既定义关系是建基于金钱的,彼此承诺斩头沥血也要遵守契约,又暗搓搓的点明两人相敬如宾的距离。距离产生啥?产生引力啊!

“知心” 二字在前,与 “客” 构成偏正词结构,这个男人先是“客”,然后他有那么一点知心。生意为底色,为基石,但又因 “知心” 带上了一点温暖与色彩,但只限一点点,雷池不可越那怕一小步。

“知心客” 三字一出,眼前幻想的荧幕上,就有穿长衫的中年男人,流连在二楼的小包间里。女人盘头钗环,素色裙袄,轻抬眉眼:“张生,回吧,家中还有父母妻小.....等你回去过八月十五。” 男人则叹口气,走之前悄悄在茶杯底压两个银元.......

“知心爱人” 能干啥? 憋卫生间里洗洗涮涮涂洁尔阴洗液......除此之外就是女人抱怨男人没钱,男人厌弃女人又丑又肥,完蛋操了。本来也是在经济基础上搭台唱戏,但偏偏绝口不提商业关系,又知心又爱心,完全是语义重复,你告诉我什么是 “不知心爱人”,或者什么是 “知心仇人”。

“知心客” 是阿炳在妓院嫖妓时拉的曲子,陆文夫说,这是用来调情的曲子。

之前,我一直以为二泉映月是艺人用来哀叹凄惨身世的,听起来确实也像,虽然二胡怎么拉都有点凄惨。那知道,我被宣传洗脑了,我这样警惕的人,也被套路了。

现在把二泉映月当成知心客来听,还真是有点调情的那么回事,知心的嫖客与青楼女子缠绵悱恻,情深意浓,片刻相聚时的倾诉,千回百转,叽叽歪歪,在二胡幽怨旋律里,加了一个钟,又加了一个钟......

据陆文夫说,阿炳本来就是资深嫖客,自然深谙其中之意。主流宣传中,一贯把阿炳描绘成在旧社会惨遭迫害,身世凄惨,用一把二胡做武器控诉旧社会之恶的艺术家。甚至还说,阿炳是抗日小英雄。随他们怎么说吧,咱也不敢问,咱也懒得问,他们逼逼咱点头。

陆文夫对瞎子阿炳的回忆则是这样的,抄录网上原文:

据他妻子董催弟说,阿炳是上吊自尽的。他虽给天津客人(中央音乐学院杨荫浏、曹安和二人从天津来),录了《知心客》等曲子,一个铜丸(铜钱)亦没有捞到。那天起身,阿炳想弹弹三弦(家中仅有一把破三弦),取下一摸,咦,蒙上的蛇皮,被老鼠啃了一个大洞,阿要触霉头!阿炳又犯瞎心思了,他想,这样寒冬腊月,怎么还会有老鼠出现?一定老天爷跟他过不去,不准他弹曲,不让他活下去啦,再加上烟瘾发作,呵欠连连,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家中断粮已久,颗粒全无,借贷无门,饿得实在受不住。趁催弟出去讨点冷粥冷饭的当口,一个想不开,抽出道袍上的腰带,梁上一挂,去见阎罗王嘞!

这一段文字立刻征服了我,我愿意相信这样的文字。我不敢妄谈真相,真相是奢侈的,真相也如钻石般有多面,折射出不同的光谱和色彩。

但我以为,人世间的故事,是有纹理和质地的,就如同木材和大理石一般。

陆文夫所述的故事,纹理清晰深刻,脉络走向无比沉痛,仿若刀刻。而他们宣传说阿炳是抗日小英雄,妈的,这就是拿块玻璃告诉我这是和氏璧,我看不到那浮夸透亮的玻璃上有任何纹理。

我一边听 “知心客”,一边信马由缰写这篇文。

另一首是野狼disco,来自东北的一位说唱歌手,叫宝石Gem,人称老舅。

我有很多东北朋友,在 20 年前,人们提及东北人,还是很骄傲的。这几年,情况似乎发生了变化。上周,我参加一个币圈会议,在座就有一位是吉林口音。别人问这吉林哥们,你是哪里人?他答曰“北方人”。我不由陷入了沉思.....什么时候他们东北人也沦落如我河南人一般了?要知道,几十年来混迹江湖,我从来都说自己是安徽人,只有见到井盖的那一瞬我才会想起自己是河南人。

歧视这玩意,在过度宣传导致的谎言之国中,是一种坚挺的真相。你跟着歧视走,就能看清楚真相。

东北人爱洗浴,爱蹦迪,野狼disco把东北迪厅写得活灵活现。有了野狼disco这碗酒垫底,不管是歌、小说还是电视剧,在东北迪厅这个体裁上,都只能玩蛋去了。

老舅曾说,他和“东北作家”班宇在做着同样的试验。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试验是什么,但这说的还挺深刻,歌曲和小说是一回事。

完全可以把野狼disco当成一篇小说来看,要情节有情节,要人物有人物,这人物在一次蹦迪期间,竟然还有成长。歌词里有一句: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颇让我感慨,唱二人转的黑土地,也长出了对时代的反思?东北人关于时代的所有话题,难道不是 “这年头,国企不好进了”?抱歉,我一个河南人歧视东北人了,其实我们河南人更操蛋,与本文主题无关,此处不表。

大V耳帝评论说,最让他感动的是 “来 左边 跟我一起画个龙,在你右边 画一道彩虹”这一句。他是这么评论的:

这句词既社会又天真,既单纯又上道,这是天真市井者的气质,浪漫大哥的情趣,在粗砺的市井环境中活出细腻与美丽,就像在充满困境的生活中,所依旧没有丧失的曾经春风得意时的血性、尊严与虎逼。

我不大懂画龙与画彩虹是什么意思,没蹦过迪,所以对这句话的感触没那么深刻。

让我赞叹的是这一句:来 全场 一起跟我 低下头儿 左手右手往前游 捂住脑门儿晃动你的垮垮轴好像有事儿在发愁。

这个描写,太惟妙惟肖了。我只出入过几次迪厅,有一点非常粗浅的印象,而这句歌词,每次播放都能把我拉回到当年的迪厅中去。

野狼disco绝不仅仅是迪厅的斑斓四射的灯球,地动山摇的音箱,也不仅仅是躁动放纵的大哥小妹和喧嚣浅薄充满荷尔蒙的尖叫,完全可以把野狼disco看做东北人的精神殿堂.....不叫殿堂吧,太高大上了,就叫精神筒子楼吧。东北人咋咋呼呼的虎逼脾性,东北人残存如破旧工业的骄傲和黑色土坷垃下埋着的自卑,不值一根烟钱的尊严和泛着美丽啤酒泡沫的心虚和妥协,都在这筒子楼里了。

粗俗是真粗俗,Low逼是真low逼,肤浅是真肤浅,虚荣是真虚荣,大哥们普遍只有专科文平,混社会够用了,即便脑子聪明念了博士,也还是当了公务员,一样当大哥,一样混社会,身边一样围着小弟们。在街头,是左边画个龙,在官场,是右边画一道彩虹。

文化?说啥呢!

就是这样的粗鄙不堪,烟火缭绕的俗世生活,一旦被老舅这样的高手写入歌中,就文艺感十足了。老舅还特意用了粤语+RAP两种风格的唱法,混在一首歌中,而且还不是拼凑的,是有意义的,那蹩脚的粤语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曾经东北乃至全国,都在粤语歌曲的统治之下。东北人不管是唱粤语歌,还是唱RAP,二人转的那老功底真是杠杠的。

我又找了几首宝石GEM 的歌,一听,完全不是一回事,水准离开野狼disco太远。我甚至有些怀疑,野狼disco的歌词是另有高人操刀。

知心客也好,野狼disco也好,但凡跟真相有点关系,都能打动人,噢,不是打动所有的人,是打动喜欢真相的人。撒谎的人,他们另有一套自己的真相,也能打动自己和打动别人。

如果只有一颗钻石,那么撒谎的人,他们在钻石的另一个切面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思想被区块链绑架中,实在不知道写些啥,“焦急”等待圣诞节的到来,从来没有那么期待过,要是真如设想中的那样,在圣诞节...
    刘喆的成长分享阅读 102评论 3 0
  • 人质 伦桑 - 人质 《人质》这首歌很久以前偶然听别人唱过,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这首歌现在已...
    是阿花呀阅读 225评论 2 3
  • 每年三月都是换工作的高峰期,BOSS直聘今年也打出了广告宣传语“换工作就是换老板”,但实际上今年招聘行业也不太好过...
    一一Left一一阅读 146评论 0 1
  • 我要 郑重其事地对一个小孩说 对不起 小孩却以泪回应 看着泪光闪闪 此刻心想念大海了 一直等待 不久的明日依旧湛蓝
    秋之燕阅读 114评论 0 4
  • 9月25日,杨烁、王黎雯将不办婚礼,两人的婚礼伴手礼曝光,简约的大理石色礼盒里装有巧克力、香水、永生花,还有一套电...
    婚悦云SaaS阅读 34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