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之行

(一) 生活

周四的时候我告诉你,下周要出差柬埔寨,你告诉我那天晚上你失眠了。

周五,你早早下班先带我去吃串,再带我去吃龙虾,说到了外面就吃不到了,说实话你认真剥虾的样子还真的让我有点小感动。吃完后又带我去买了一大堆零食。

周六你跟我说,想陪我回去看娃。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想法,只是没有跟你开口。你特意请了一天假,周日带我回了老家,跟孩子度过了短暂而快乐的一天。

晚上回到张家港,你跟我一起收拾东西,提醒我带上这个,带上那个,我感觉你有点过于紧张了。

我知道你为什么如此紧张我这次出行,因为那边卫生条件差,壁虎/老鼠/阿蟑/蛇/蜥蜴经常在房间出没。而我从小就巨怕这些东西。另外当地治安也差,飞车党抢东西是司空见惯。

这些都是我从同事口中得知的,但是这么多同事长年累月待在那边也没事,所以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吃苦我是不怕的,怕的是处理不了工作上的事情。

走的时候,你微信上跟我说得最多的就是注意安全,我也答应你,哪怕是所有的东西都给别人,也不会让别人伤害到我。

(二)苟且

现在,我到柬埔寨已经一个星期了,跟你说一说真实的情况和感受。

我在茶胶,在同事口中,这里是荒郊野外,确实地广人稀,偏僻有余。从金边过来要两到三小时。

我住在工厂的宿舍里,住宿条件相当简陋,但对于农村出身的我还是很快适应了。

再来说说那些个令人害怕的生物。

壁虎,晚上灯一开,便会在屋外墙上看到好多只,这里的壁虎不是很丑,皮肤泛粉,反而有点可爱,但我还是每天将宿舍门关得死死的,不让它们爬进来,毕竟你一抬头就看到它们在爬还是很瘆人的。

老鼠,看到过两次,好大个的那种,从工厂的这堆草丛窜到那堆草丛里。反正只要不进我房间,随便它们怎么撒欢。

阿蟑,在第二天早晨,大概6点的时候,我在舍友的尖叫声中跳下床,舍友说有蟑螂,从她身上爬过。我问看清了吗?舍友说看得清清楚楚。忽然我想起夜里两次了,我总觉得有东西在脚上爬,原来就是阿蟑啊,顿时睡意全无!

蛇嘛,是发生在另外两个宿舍的事,我是想都不敢想的,如果真的出现在我宿舍,我想我可能会疯吧……

蜥蜴,也是超大个的那种,这是上演在隔壁宿舍的,被子一掀,突然看到好大一只,我想如果换作我,会被吓傻吧可能。

关于吃饭这块,每天吃着食堂柬埔寨厨娘烧的中国菜,虽不正宗,但也总比柬餐强。有时大家还会去外面相对好点的餐厅打打牙祭,总体来说还算可以。

关于飞车党抢东西这事,同事说有是有,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概率太小了,让我放宽心。

关于工作呢,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如果不棘手也不会跑过来,但就因为棘手也不是那么轻易能解决的。每天顶着高温出去跑,在路上晃啊晃,一天下来屁股都没感觉了。还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嘴脸,心里恶心,脸上还要保持微笑。我想我一定是渡劫来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