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翻)东周列国志·第三回

犬戎主大闹镐京,周平王东迁洛邑

话说申侯进程表章之后,有人在镐京打探消息,得知周幽王命虢公石父为将帅,不久就领兵讨伐申国,连夜赶回报知申侯。申侯大惊,道:“申国地小,兵力不盛,怎能抵御周天子的军队呢?”大夫吕章进言道:“天子昏庸,废嫡立庶,忠良之臣都已离职,百姓怨声沸腾,周国其实已经孤立无助了。现在西方戎夷兵力正强,又与申国接壤,还请主公速速书信一封送至西戎,借其兵马来迎战镐京王师。要救王后,必须让周天子传位给之前的太子,这是执政大臣的责任。语云:‘先发制人’,机不可失啊。”申侯道:“说得对。”随即准备一车金银,派人将信送给犬戎以借兵马,并承诺攻破镐京之日,戎夷可以随意取走库房的金银财宝。西戎之主道:“中原国家的天子处政昏庸,申侯是国舅,邀我一同诛杀无道之人,扶立太子,这也是我的想法。”于是派兵一万五千,分为三队:右先锋孛丁,做先锋满也速,戎主亲自率领中间一队。军队持刀带枪走在路上,旌旗蔽空。申侯也派申国的军队相助,浩浩荡荡奔至镐京,出其不意,将王城团团围住,水泄不通。幽王听闻有事变,大惊:“机密藏得不够稳当啊,祸事发生,我们还未起兵,西戎军队就先杀过来了,这可怎么办?”虢公石父道:“王上立刻遣人在骊山点燃烽火,诸侯国必派兵相救。这样内外夹攻犬戎,我们定能获胜。”幽王听从此建议,遣人点起烽火,可并未见有诸侯国的救兵。这是因为先前“烽火戏诸侯”,此时以为又是周天子以烽火为戏,皆未发兵相助。幽王见救兵迟迟不到,犬戎又一直攻城,对石父道:“还不知道敌人兵力如何,爱卿可以带兵去试探一下。朕会简选兵勇,以进行之后的对策。”虢公石父本就不骁勇善战,只能勉强领命,率领兵车两百乘杀出城门。申侯在军阵中望见石父出城,对戎主道:“这是欺君误国的奸人,断不可放过。”戎主听后,说道:“谁愿意把那人处了?”孛丁道:“我去。”拿起刀拍马而去,直接对上石父,还没斗到十个回合,石父就被孛丁一刀站于车下。戎主与满也速一齐杀了对面其他大将一句往前冲,喊声沸沸,入城乱杀一气,见房屋就放火,见人就杀,连申侯也阻拦不住,只能任其妄为。城中乱作一片。

幽王还没来得及简阅军队,见情势不好,用小车载着褒姒和伯服一起从后宰门逃走。司徒郑伯友从后面赶上来,大喊道:“王上别怕,臣会为王上护驾!”出了北门,沿道曲折回转地奔向骊山。途中又遇到尹球,他道:“犬戎焚烧宫殿,抢掠财物,祭公已经死在乱兵中了。”周幽王惊恐之极。郑伯友令人再度点燃烽火,烽火直入云霄,救兵依旧不到。犬戎军追到骊山下,又将骊山行宫围住,喊道:“昏君休想逃走!”幽王和褒姒吓得缩在一起,相对流泪。郑伯友道:“事情危急!臣愿用臣这卑微性命保护王上,杀出重围,终于投奔臣的诸侯国,来筹划日后行动。”幽王道:“朕当初不听叔父说言,以致今日这般惨状。朕如今自己、妻子、儿子的命就都交给叔父了。”当下郑伯教人到骊宫前放起一把火来迷惑戎兵,自己带着幽王从行宫后面冲出去,郑伯手拿长矛,在前面开路,尹球保护着褒姒母子,紧跟在幽王后面。没走多久,就被戎兵里一小卒古里赤拦住。郑伯咬牙大怒,与之交战。没几回合就把古里赤一矛刺死。戎兵们见郑伯骁勇一时间惊吓撤退。幽王大概又走了半里,背后又传来喊声,是先锋孛丁领大队人马赶来。郑伯让尹球护驾先走,自己断后,一边与戎兵交战一边向前走,却让戎兵马骑横冲,与幽王几人两散,自己被戎兵围在中心,但毫无惧色。这根长矛神出鬼没,在前的戎兵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戎主令人四面放箭,箭如雨下,郑伯与前方戎兵同归于尽。可怜一国的忠贤诸侯,今日死在万箭之下。左先锋满也速早把幽王行车掳获,戎主看见君王的礼服,知道这就是幽王,将其在车中一刀砍死,一并杀了伯服,见褒姒貌美便饶她不死,将之带回军帐以供玩乐。尹球躲在车厢中,也被戎兵找出来斩杀。

幽王在位一共十一年。因卖桑木弓、箕草箭袋的男子捡了清河水边的妖女,逃到褒国。这妖女就是褒姒,蛊惑君心,欺凌王后,害得幽王今日身死国亡。昔日童谣所言:“月将升,日将没;檿弧箕箙,实亡周国。”如今全部应验,早在周宣王时就天数已定。东屏先生有诗曰:

多方图笑掖庭中,烽火光摇粉黛红。

自绝诸侯犹似可,忍教国祚丧羌戎。

(众邦国都图妃嫔一笑,燃起烽火火光摇曳正是美人笑时。

自己断绝诸侯的信任还觉得无所谓,却让国家沦陷于羌戎之手。)

又有陇西居士咏史诗:

骊山一笑犬戎嗔,弧矢童谣已验真。

十八年来犹报应,挽回造化是何人?

(骊山烽火戏诸侯之事连西方犬戎都不满,关于檿弧箕箙的童谣如今已经应验。

十八年来还是如此报应,谁人能够挽回国运造化呢?)

又有一首绝妙诗,单说尹球等人无一善终,可以告诫奸佞之人。诗云:

巧语谗言媚暗君,满图富贵百年身。

一朝骈首同诛戮,落得千秋骂佞臣。

(花言巧语谄媚之极,贪图富贵还想一直享乐百年。

一时与他人一同被诛,落得后世佞臣的骂名。)

还有一好诗,咏郑伯友忠君,诗曰:

石父捐躯尹氏亡,郑桓今日死勤王。

三人总为周家死,白骨风前哪个香?

(石父死,尹球死,郑伯友今日也因君主有难护驾而死。

三人都是为周朝而死,但三人中谁身死而流芳后世呢?)

且说申侯在城内,看到宫中起火,急忙领着自己申国的兵卒入宫,一路扑灭大火。先将申王后放出了冷宫,走到琼台,却不见周幽王和褒姒。有人告诉他:“王上和褒娘娘已经从北门出去了。”申侯料到他们会赶去骊山,连忙追上去,路上正好遇到了戎主。两人相对,互相问候,犬戎主说到已经杀了昏君幽王,申侯大惊:“我的初衷只是想纠正王的错误,并不想得此结果。后世若说不忠君的人,必然有我一个。”随即令人收敛幽王尸体,准备陪葬品将幽王下葬。犬戎主笑着说:“国舅这是妇人之仁啊。”

申侯回到京师,安排宴席款待犬戎主。国库中的宝贝都被犬戎搬空了。申侯又收聚了十车金银财物送给犬戎主,指望他可以心满意足地回去了,却不料犬戎主把手刃幽王一事当做盖世的功劳,所带兵马盘踞京城,终日饮酒作乐,全然没有撤军归国的意头。百姓都因此埋怨申侯,申侯也无可奈何,只得写了三封密信,派人给三个诸侯传信,约定一齐赶走犬戎。这三个诸侯正是北边晋侯姬仇,东边卫侯姬和,西边秦君嬴开。又遣人到郑国,把郑伯身死一事报知郑国世子掘突,让他起兵复仇。郑世子同意此事自然不在话下。

单说郑国世子掘突,年方二十三,身长八尺,英俊刚毅。听闻父亲战死,悲愤无比,身着丧服率领车驾三百乘,连夜奔至京城。早有侦察骑兵告知犬戎主此事,便预先做了准备。掘突一到就想发兵进攻,公子成谏言道:“我方兵士日夜兼程,已经疲倦且未能休息,应先做好坚固的防御工事,等诸侯的军队来了,大家一起进攻,这才是万全之策。”掘突道:“这是杀父之仇,碰到仇人了就算没有兵器也应该和他搏斗,而不能回去拿了兵器才和他对战。何况犬戎骄傲自满,我们以精锐之军攻击怠惰之卒,无往不克。如果等着诸侯们到齐了才开战,岂不是会怠慢军心?”说罢指挥车驾直逼城下。城墙上偃旗息鼓毫无动静,掘突见了大骂:“犬戎贼人!何不出城与我决一死战?”城上并无回答,掘突让左右人准备攻城,忽然听到丛林深处锣声响起,一支军队从后方杀出。这便是犬戎主的计谋,预先埋伏在城外。掘突大惊失色,慌忙出枪迎战,城上又响起锣声,城门大开,另一支军队从城内冲出。掘突前方有孛丁,后方有满也速,两边夹攻实在是抵挡不住,大败撤退,犬戎兵追赶了三十多里才回城。掘突整顿剩下的兵将,对公子成道:“我没听你的劝谏,以致此次大败。现在要怎么做呢?”公子成道:“这里离濮阳不远,卫候老成有经世之慧,不如先投靠他。郑国卫国合起兵力来对付犬戎,定有胜算。”掘突依他所言,吩咐向濮阳前进。

大概走了两日,尘土扬扬之外,看到大批兵马,如墙而来。中间坐着一位诸侯,锦衣华带,苍颜白发,飘飘若仙。那位诸侯正是卫武公姬和,他已经八十多岁了。掘突停车,高声道:“我是郑世子掘突,犬戎兵进犯京城,我父亲战死,我又战败,特来求救。”卫武公拱手答道:“世子放心。我倾尽全国之兵力,特来保住京师驱赶外贼。听说秦国和晋国的兵马也快到了,不必担忧!”掘突让卫候在前先走,调转车头重回镐京。离京城二十里处,分两处安营扎寨,又让人打探秦晋两国发兵的消息。探子来报:“城西角鼓声大鸣,车声轰隆,旗上大写着‘秦’字。”卫候道:“秦国虽是附庸,但习有戎夷部落之风,骁勇善战,犬戎为之胆怯。”话未说完,北边探子来报:“晋兵已到,已在北门安营扎寨。”卫候大喜:“两国兵马都来了,成事有望啊!”当下派人告知秦晋两诸侯。两人很快来到卫武公营帐中,互道辛苦。二人又见掘突一身缟素,问道:“这是何人?”卫武公答:“这是郑国世子。”秦晋二君叹息不已。卫武公道:“老夫年迈,但为人臣子,此举义不容辞,已尽力来到京师。驱逐外贼全要仰仗你们几位了,如今有何计策?”秦襄公道:“犬戎想要的不过是剽掠女人和财物。我们刚到这里,他们必然不会提防。今夜三更,我们可以分东、南、北三路进攻,只留西门这一条路,再让郑世子埋伏在此,待他们出城,从后方袭击,必获全胜。”卫武公道:“此计甚好!”

话分两头。申侯在城中,得知四国兵马都到了,心中大喜,便与小周公咺秘密商议:“等他们攻城,咱们就在这里开门接应。”又劝犬戎主让右先锋孛丁把搜刮的宝贝先押送回国,削弱其兵力;又让左先锋满也速尽数出兵迎战。犬戎主以为这都是申侯的好心,一一听从。

却说满也速扎营在东门外,正与卫国军队对垒,约定明日交战。却不料三更之后营寨被卫兵袭击。满也速提刀上马,急忙迎敌,奈何其兵卒四散乱窜,一人双拳两臂支撑不住,只得一同逃走。三路诸侯大喊攻城。忽然城门大开,三路车马一拥而入,却全无抵挡之人,这都是申侯的计谋。犬戎主梦中惊醒,骑着连鞍辔都没有的马直接出了西城门,随从不到百人。又被郑世子掘突拦住与之交战。危急关头,却有满也速带着剩余兵卒赶到,混战一场,犬戎主才得脱身。掘突不敢穷追,入城与各诸侯碰头,恰好天色大亮。褒姒来不及随行犬戎主,自缢而亡。胡曾先生有诗云:

锦绣围中称国母,腥膻队里做番婆。

到头不免投缳苦,争似为妃快乐多。

(在王宫的锦绣罗帏里被称为国母,之后却在外贼的军营里成了供人享乐之物。

到头来也免不了自缢的痛苦,怎似做妃子的时候快乐多?)

申侯大摆宴席,款待四位诸侯。只见坐在首席的卫武公放下筷子起身,对其他诸侯道:“如今君亡国破,怎能是臣子宴饮之时?”众人一齐站起拱手道:“愿听教诲。”卫武公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被废的太子在申国,应当让他即位为君。各位意下如何?”秦襄公道:“武公此话,正告慰了文、武、成、康四王的在天之灵啊。”郑世子掘突道:“晚辈没什么功劳,但愿为迎旧太子即位一事效以微劳,以成全先父的遗愿。”卫武公大喜,举起酒爵(古代饮酒的器皿)敬酒诸君。接着在宴席上初拟表章(封建时代臣子呈交帝王的陈述意见的文字),又备下迎接天子的车驾。其他诸侯愿意出兵相助,掘突道:“这并不是去赴敌,不需太多兵马,本来的兵力就足矣了。”申侯道:“敝国愿出车驾三百乘为君引路。”次日,掘突前往申国,应太子宜臼为王。

却说太子宜臼在申国,终日闷闷不乐,也不知国舅此去凶吉如何。忽有人来报郑世子带着申侯与诸侯的联名表章,欲迎太子殿下回镐京。宜臼吃了一惊,展开表章来看,才知道幽王已被犬戎所杀。毕竟有父子之情,不觉放声大哭。掘突奏言:“太子当以社稷为重,望早日即位,以定人心。”宜臼道:“我今日是负着大不孝的罪名!事已至此,我也只得起程回京。”不到一日就到了镐京,小周公咺先入城,清理宫殿。国舅申侯引着卫秦晋三国诸侯,和郑国世子以及一班朝臣出城三十里相迎,占卜定一个吉日一同进城。宜臼见宫室已然残垣断壁,凄然泪下。当下先见了申侯,请命后穿戴上周天子的袍服冠冕,告祭祖庙后即位,为周平王。

平王登殿,众诸侯即朝臣们道贺已毕。平王宣申伯上殿,道:“朕当初已被废黜,今能继承王位都要归功于舅舅。”要将申伯进爵为申公,申伯却推辞道:“之前国家赏罚不明,国政混沌。镐京本将亡而今得以保留,这要归功于众诸侯为王事尽力。臣不能阻拦犬戎,使先王遭难,臣当万死,哪还敢领赏呢?”申伯态度坚决地推辞多次,平王便只下令恢复他的诸侯爵位。卫武公又奏言道:“褒姒母子恃宠乱伦,石父、尹球等人欺君误国,虽然他等已死,仍应当加以贬黜。”平王一一准奏。卫候进爵为卫公,晋侯姬仇封地加赏河内附庸之地。郑伯友因护驾而死,赐谥号桓;郑世子掘突袭爵为郑伯,加封祊邑之地田地千顷。秦原是附庸,如今秦君加封为秦伯,秦国同为诸侯国。封小周公咺为太宰,申王后为太后。褒姒与伯服皆废为庶人,石父、尹球、祭公,姑且念在略有功劳,皆死于王事,只削其爵位,仍许其子孙袭爵。又出安民榜,抚慰京师遇害的百姓。宴请群臣,尽兴而散。有诗为证:

百官此日逢恩主,万姓今朝喜太平。

自是累朝功德厚,山河再整望中兴。

(朝廷百官如今遇到了一个贤明君主,百姓们因如今的安定和平而喜乐。

周朝已历多代,社稷积淀厚重,重整山河,望周朝再度复兴。)

次日,诸侯谢恩。周平王再封卫候为司徒,郑伯掘突为卿士,留在朝中与太宰咺一同辅政。唯有申伯和伯,因其国家接近戎、狄,行拜礼辞别平王各归其国。申伯间掘突十分英毅,将女儿嫁给他,即武姜。这话暂搁不提。

却说犬戎到镐京扰乱一番,熟识了中原国家的道路,虽然被诸侯们驱逐出城,却未能挫其锋芒;又自认为劳而无功,心有怨恨,便以大批军队占领周朝边疆岐、丰之地,一半为犬戎所有。他们渐渐逼近镐京,连月征战。且镐京宫阙被焚烧之后一室谢断壁残垣,光景凄凉。平王即位之时国库空虚,无甚财力物力修葺宫殿;二来怕犬戎早晚会进犯此处,渐渐萌生迁都洛邑的想法。一日早朝完毕,他对群臣道:“昔日朕的祖辈为王时,定都镐京,却又营建洛邑,是何用意?”群臣齐声奏道:“洛邑位于周朝疆土中部,四方都会向其进贡,且路途远近都差不多。所以周成王命召公观察此处地形判定此处住屋凶吉,让周公动土兴建,称之东都。宫室样式规格都与镐京的相同。每到朝会(古代称臣见君为朝,君见臣为会,合称朝会)之年,天子御驾抵至东都,接见诸侯,这是便民的政策。”平王道:“如今犬戎逼近镐京,不知其是否会进犯京城,实在祸事难料。朕想迁都洛邑,各位意下如何?”太宰咺奏言:“现在镐京宫阙残毁,修缮不易,劳民伤财,会使百姓怨怼。西戎若趁这时挑衅进犯,我们如何抵御得了?迁都洛邑确实便利许多。”满朝文武都担虑犬戎进犯,齐声道:“太宰所言有理。”只有司徒卫候公低头长叹。平王道:“老司徒为何独沉默不言?”武公道:“老臣年逾九十,蒙吾王不弃,位至六卿。若知而不言,是于君不忠;若言论与众人皆悖,是于友不和。然而宁可得罪朋友,也不能得罪君主。镐京左有殽、函,右有陇、蜀,山川俱备,沃野千里,天下最好的地形莫过此处。洛邑虽处于中心位置,其地势平坦,容易四面受敌。所以先王虽同时建立两都,仍旧定居西边镐京,振兴天下之要地,留东都作为一时巡行之地。吾王若弃镐京而迁都洛邑,恐怕王室会衰弱!”平王道:“犬戎夺侵岐、丰二地,势头猖獗。且宫室多为残垣,难以营建。朕欲东迁,实在情非得已。”武公道:“犬戎豺狼性情,不应引狼入室。申公借兵不慎,引来祸患,犬戎焚毁宫殿,屠戮先王,此仇不共戴天。王上如今励精图治,节用爱民,练兵有素,那么仿效先王南征北战,俘虏犬戎主,献于祖庙,便可一雪前耻。若避仇退让,弃镐京到洛邑,我退一尺敌进一尺,恐怕会被犬戎蚕食殆尽,而远不止岐、丰两地。昔日尧舜在位,所居为茅草盖的屋顶,泥土砌的台阶,生活简朴;禹居简陋宫殿,也不讲究享受。京师之气势壮观,岂在宫室?还望王上三思。”太宰咺又道:“老司徒这是安守常规的言论,并不变通。先王懈怠国政,自引贼寇,该事已不足以深究。如今王上扫除前事所遗,正了名号,但国库空虚,兵力单弱,百姓也惧犬戎如惧豺狼。一旦犬戎犯京,民心瓦解,误国之罪谁担当得起?”武公便道:“申公既能召来犬戎,也定能使犬戎退还。王派人问问,必有好计策。”正商议着,国舅申公派人带着表文来到,平王展开一看,文中大意为:犬戎侵扰申国不停,或将有亡国祸端。还请我王念在亲情瓜葛,发兵救援。平王道:“舅舅自顾不暇,那里顾得了朕呢?东迁一事,朕心意已决!”乃命太史占卜东迁吉日。卫武公道:“臣为司徒,若王上东迁,百姓离散,臣难逃其咎。”于是先出榜文,告知百姓:愿随王东迁的人,速做准备,一齐起程。司祭祀之官作文先将迁都缘由祭告宗庙。到迁都之日,大宗伯(春官之长为大宗伯,掌礼制,爵为卿)抱着历代周天子神位,登车领路。秦伯嬴开听闻平王东迁,亲自领兵护驾。百姓老幼皆有跟从,不计其数。当时宣王在大祭之夜,梦见美貌女子大笑三声、大哭三声,不慌不忙,将神位捆做一束,冉冉向东而去。大笑三声,乃褒姒骊山烽火戏诸侯一事。大哭三声,乃幽王、褒姒、伯服三人命绝。神位捆束向东去,正应了今日东迁。宣王之梦,一一应验。又有太史伯阳父占卜之辞:哭又笑,笑又哭,羊被鬼吞,马逢犬逐。慎之慎之,檿弧箕箙。“羊被鬼吞”,宣王四十六年遇鬼而亡时已是未年。“马逢犬逐”,犬戎入侵是幽王四十一年庚午年之事。自此西周灭亡,如此天数已定,可见伯阳父神占卜。

东迁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褒人赎罪献美女,幽王烽火戏诸侯 话说周宣王自从东郊游猎见了杜伯和左儒阴魂索命,染病回宫,合眼就看见那二人,自...
    青陆予阅读 1,215评论 0 0
  • 诗经全文及译文 《诗经》现存诗歌305篇,包括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共 500 余年的民歌和朝庙乐章,分为风、雅、颂三...
    观茉阅读 16,212评论 0 15
  • 我们都知道,春秋不是一个朝代,因为那时周朝已经名存实亡了。它只是历史的一个阶段,一般指公元前770~~476年这么...
    贫僧李小宅阅读 76评论 0 1
  • 寂寞花开 尘埃落定 张爱玲,一个神话般的存在,想必是大家都熟知的人物。关于张爱玲,热爱她的人,大都写了不少关于她的...
    曼妮阅读 522评论 0 3
  • 今天第一次在简书上注册了账号,第一次在简书上写东西。 其实我很早就有了写点什么的冲动,然而一直都没有行动,直到那天...
    大鼻子Ann阅读 4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