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水

【01】

马儿走在山路上,阳光正盛,同行的吴林兄已经把自己的水袋喝干。如果再不找到水源,我猜他就要把我们运送的白酒用来解渴了。

我们两人和十六匹马,要送50坛白酒去30里外的酒庄。我们拥有这个时代只存在怀念中的职业:马帮伙计。

其实我们俩自己就是老板,自己就是伙计。

【02】

尽管机械车辆几乎占据了全部的运输行业,但这座山实在太高又太过崎岖,至今也没有修建公路,所以我们就成了这山路上的常客。

诸多事物要是不亲见,恐怕真不会有人相信世界上还有我们的存在。半年前有人在这山路旁挂上了“时代发展摧枯拉朽”的横幅,如今风吹日晒得只剩下“发朽”两字。

为了生存,我们几乎记住了这里所有可能的水源。但连年干旱,水源越来越少,只好每次出发前多带水。

【03】

我们要在路上赶三天,途中只能遇到一处人家,那里还不是客栈,只住着一位儿子死于边境战争的孤独老阿妈。

她还在自己劳作,这些年来她见到最多的人,估计也就是我和吴林兄了。

老阿妈家里至今还挂着儿子参军那天的照片。18岁的哥哥正精气莽莽,持枪傲立,英武有神。吴林兄老说看那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之相,又居住此高山阔地之中,分明天欲造就一代豪杰!

有时候我们可以见到老阿妈在家,有时候见不到,她早年还曾骑马和我们一块儿走一段路,讲给我们说哪座山里有哪些古老的传说。

近年来阿妈岁数大了,山路又崎岖,所以她不再骑马,但除了劳作之外,她又开始去采药。

读到这里你可能以为阿妈仙风道骨,其实不然,阿妈很精瘦,和寻常老妇几乎没有区别。但在我和吴林兄心里,阿妈是真豪杰。

这次来我们没有遇到老阿妈,吴林兄本想在这里等阿妈回来,因为阿妈托我们给她买了一副针灸工具。

但眼看着赶集的日子就要到了,酒庄还在等货物,所以我们把那套针具放在隐秘位置、自己灌满了水袋就出发了。

【04】

现在我们已经渴到口里发苦,水啊水,茫茫大地,你究竟在哪里?

吴林兄再一次举起水袋,仅仅有两滴水够他润润嘴唇。我在苦苦思索,这附近究竟哪里有水源?我们都知道,这一段路正接近山顶,以前也没有在这里找到过水,何况现在如此干旱。

“试一试,万一有呢。”吴林兄下马,往稀疏的松林中走去了。

我下马,脚落地那一刻只觉得天旋地转。

吴林兄已经快看不见了,我把马儿尽可能赶到树荫处,我也得去找水了。

我依稀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曾和爷爷去山里的玉米地,居然在一处石缝里发现了一丝慢慢沁出的清水。

此后很多劳作的人都去那里解渴,还有人在那里挖了一个小水潭。

可是过了几年,不知是谁往潭里扔了农药瓶子,于是谁也不去哪里喝水,再过了几年,石缝里也不出水了。

偏偏要喝水,还想起这些陈年烂谷子的糟心事。

我往吴林兄相反的方向走去,我们俩总得有一个人找到水。

【05】

不知走了多久,我几乎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希望一个个的破灭,也许再往前走,我可能会迷路。

突然之间,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吴林兄吗?

原来我已经迷路,在林子中转转悠悠走到相反的方向了。吴林兄有一个罗盘,他正是借此辨认方向。

你们猜这小子在干嘛?他浑身上下背着8个满满的水袋子,正往回走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