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喜深爱,低眉红颜,愿往后余生,有一人白首,有一城终老

有些时光,如青石巷里的油纸伞,迎面一纸烟雨,回首满地惆怅。

如同转凉的往事,落在一朵花里,落成一纸素影,一行光阴,一笔静香。然后,被另一个人,温柔地念起。

总觉得,一个人最美好的情感,该是浅浅的喜欢,像一杯茶里,浮满月光,是银碗里盛雪的素清;像一笔墨里,飘起白云,是素笔里勾勒的初妆。

总觉得,一个人最怅然的情感,该是深深的爱恋,像一杯酒里,缀满相思,是色白花青的缱绻;像一扇老城门,斑驳往事,是时间落笔的旧念。

浅浅的喜欢

浅浅的喜欢,是一首词里,春天的第一个韵脚,是一幅画里,夏天的第一声蝉鸣,是一篇散文里,秋天的第一枚落叶,是一个故事中,冬天的第一场雪落。

是豆蔻梢头二月初的风,是沾衣欲湿的杏花雨,仿佛旧时月色,又似一曲新词。

喜欢一个人,浅浅地喜欢,是一缕清风,在月色花影里迷了路,是一只蝴蝶,途径一丛篱笆安了家;是流水入双耳抚琴,是月色来窗前挂帘。

仿佛一生都在窗外,或山映斜阳,又连数声雨,或旧事如流水,但美好的是,依然记得你人面桃花,就那样坐成词,半阕岁月,半阕风净。

喜欢一个人,是心里开满桃花,娇俏,可人。

喜欢一个人,是一阕词的江南,朦胧,美好。

喜欢一个人,是青石巷的雨声,诗意,缠绵。

喜欢,是写在书里的初恋,闲时翻一翻,能摸到江南桥,桥下水,水中漂如绿罗裙的草;摸到千年月,月下花影,影中薄如落花的词。

喜欢,是开在三月的春花,总是那么温柔,念一字,开一瓣,开在眼前,开在纸上,开在往事里,开在眉间心上,等一个人,最好的落款。

如果爱,请深爱

沈从文:在青山绿水之间,我想牵着你的手,走过这座桥,桥上是绿叶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那头是青丝,桥的这头是白发。

爱到深处,便想许下长长的诺言,想要一生一世相依,生生世世相守;爱到深处,是刹那惊鸿的相遇,是一眼万年的相思,是不死不休的缠绵,是倾城一顾的缱绻。

这一生最深的爱恋,该是眼前跑成天涯,该是白雪落满黛瓦,该是眉间写上蒹葭,该是桃花落满白发。

兵荒马乱的人间,纵横离合的红尘,爱上一个人的瞬间,便打乱了你所有的从前,犹如打乱一地花影,月色游鱼似地无法无天,你的心,也随着清风嵌进诗句里,恨不得落字为根,长出一页相思。

如果爱,请深爱,在时光里结茧,在岁月里落笔,你情我意,缱绻旖旎,春山淡冶,秋山明净。

踏花拾锦年,枕梦寻安好,愿世间所有爱情,永远只是开始,从每一个春天开始,从每一首诗开始,我送一眉好水,你回一山烟岚;你视我稀世珍宝,我爱你无比珍贵。

愿余生,有一人痴缠

流水轻烟里,是谁一曲素弦清音,抚过你的锦瑟流年,我的沧桑浮世?

长亭短亭外,是谁打翻乱山残陌,斑驳了一世离殇,半指豆蔻年华?

《怦然心动》:“有人住高楼,有人在阴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风一朝冷,露一夜寒,白雪落满人间,素梅开在窗外,浮华的红尘里,我们都是归期未定的过客。

山一程,水一程,山水却是你抵达不了的清凉世界;风一更,雪一更,风雪是你读不懂的人间春秋。

渐渐明白,你留白的花与月,纸上光阴,笔下流年,厚薄全在情缘;你眷恋的人与景,掌心化雪,掌叶半夏,去留全不在你。

愿余生,有一人痴缠,买花载酒,添香红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