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13.17

13.17 子夏为莒父宰①,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注释

①莒(jǔ举)父:鲁国城邑名,约在今山东沂南与莒县之间。

译文

子夏担任了莒父的长官,询问政务,孔子说:“不要求快,不要只看到小利。求快就达不到目的,只看到小利就不能成就大事。”

段意

子夏任职之后,为了尽快见效,有急躁的表现,孔子因而对他说了这番话。

13.18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①,其父攘羊②,而子证之③。”

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注释

①党:指乡党。直躬:朱熹《集注》云:“直身而行者。”②攘:朱熹《集注》云:“有因而盗曰攘。”意思是说,因为羊走到自己的家里而将它占为己有。③证:向官府告发。

译文

叶公告诉孔子说:“我们乡里有个直率的人,他的父亲偷了羊,他作为儿子而去告发。”

孔子说:“我们乡里的直率的人不是这样做的。父亲为儿子隐瞒,儿子为父亲隐瞒,直率就体现在其中了。”

段意

这章也是颇有争议的。孔子所谓的直率,是这样的意思:“子苟有过,父为隐之,则慈也;父苟有过,子为隐之,则孝也。孝慈则忠,忠则直也,故曰‘直在其中矣’”(邢昺《疏》);“父子相隐,天理人情之至(极点)也,故不求为直而直在其中”(朱熹《集注》)。孔子认为,行为问题不能孤立的来看,必须结合伦理关系来界定是否得当。如果在一般情况下是对的行为,特殊场合有损于伦理,那么就要采取不同往常的处理方法。这里所谓的“隐”,就是其中之一。例如,孔子对于鲁君的错误就不公开批评(见本书《八佾》篇或问禘之说章、《述而》篇陈司败问昭公知礼乎章)。其次,还要考虑到孔子说这番话的环境,因为孔子的许多论述都依人、依境而异。叶公在此实际是楚文化的代表,当时,楚国正以强有力的姿态争霸中原,作为孔子这样的人,对此显然是抱抵触情绪的(当时中原地区把楚国看作蛮夷)。因此,他在与叶公谈到行为问题时,强调在自己的文化中是要讲伦理的,不单凭行为本身来界定,借此抑低叶公所处的文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