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最小的孩子送上了战场(小说)

      夜已深,正值乍暖还寒之时,一股冷冽的寒风透过窗户缝隙扑面迎来,冷得直令人打哆嗦。

      我不自觉拢了拢衣服,试图驱散那逼人的寒意。左手拿起表格,右手轻轻敲打桌面,那是我一贯思考陷入沉思的方式。

      此时的我有点苦恼,正是为了那一份表格。那是一份志愿医护支援武汉名单,王曦辰赫然列在其中。脑海中还回放着她那双黑白分明却执拗的眼眸,我有些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算了,明天再说吧。

      黎明初晓,微露柔光。我将正在吃早饭的小姑娘曦辰叫到办公室谈话。

    “护士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小姑娘边说边咬着包子。“你慢点吃,别噎着。”我连忙给她倒了杯水,继续说着:“你确定要报名?要上最危险的前线?你跟家人说好了没有?”

      面对我这炮珠似的三连问,小姑娘却不慌不忙,清澈如水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护士长,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但望着那张青涩又酷像我女儿的脸孔,我着实有点不忍心:她才多大啊?22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啊。理智上我感到骄傲她自愿去危险的一线,但情感上却动了恻隐之心。

      似乎是触及到了我温暖而又担忧的目光,小姑娘颤了颤她的睫毛 ,缓慢却坚定地说:“护士长,我知道您担心我。”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可是身为90后的我们,是国家的支柱啊。在这全国性的灾难面前,谁,又能独善其身?您知道当我听到看到那个结婚请柬都没来得及发出去就感染去世的医生和女儿追着殡仪馆的车喊着妈妈,在网上打出‘去世了’三个字的人……”她有些哽咽了,张了张嘴,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最终只是说道:“我,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听着她的话,我也是深深动容。是啊,在这危难之际,看到因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病毒而无辜失去家人的人,谁又能无动于衷,谁不想挺身而出。

      小姑娘似乎有了倾诉的对象,她继续说道:“当我在网上看到捐出了全部用于抵工资口罩的人,看到那个骑三轮车送菜手被冻僵的农民大叔和那个将所有压岁钱拿出来并敬礼的小学生……”她的眼眶全红了,哽咽地说:“所有人,所有人都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我,我身为护士,又怎能不冲在前线,为病人保驾护航呢?”

    “至于跟父母说”她顿了下手指,保持冷静地说道:“我已经和父亲说了,父亲他老泪纵横地说曦辰,本就希望我能像辰星一样照耀和温暖他人。并且他说他为我骄傲。”说完,她眼睛又红了。

      我听完,久久无言。既为我狭隘的思想感到羞愧,又为国家有这样明事理有血性有担当的90后而感到骄傲。不知不觉,90后竟已成为中国的脊梁。

      暖黄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斜射进来。似调皮的光精灵,绕着我的手指打转。我推开窗户,仰望天空,太阳竟已探出了头。

      隔天,小姑娘早已整装待发。我站在医院门口为她送行,一种无言却深沉的感情促使我不禁给她一个拥抱。望着她娇小却挺拔的身影渐行渐远,我在心底默念道:孩子,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PS:之前写的,老师布置的作业)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