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东海云顶吹吹风——记20161211东海云顶之行

云顶
可可·香奈儿说:“我的生活不曾取悦我,所以我创造了自己的生活。”不管生活是否会取悦我们,我们可以取悦自己。譬如,去到东海云顶吹吹风,初冬的风,不寒,心暖。喜欢海子《九月》中的诗句“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最美最美不过如此,听一首好歌,翻一些老照片,去遥想远方,回味吹过的风、发过的呆、做过的梦,直至单曲循环到忘了这个世界。而我,亦沉浸在此次行程中难以自拔。
摩柱峰

2016年12月11日,16个小伙伴相约,前往宁海。

车至龙潭村,漫天阴霾已散去。蓝天白云下,暖暖的冬阳正笼罩着这个宁静的小山村,一对老夫妻安静地坐在廊下竹椅上,不说话,似坐成一座雕塑,在他们身上,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静静地在漫溢。而我们苦苦追寻的也不过是在浮华的岁月里安之若素,在寂静的流年里人淡如菊,在苍茫的浮尘中素心如兰。惟愿一个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即罢。


夕阳西下

沿着宁海国家登山健身步道入山,便与来自绍兴的一个大部队不期而遇,此后,总会在某个转角,某个山头,某段溪流尽头偶遇。这也算是一段缘吧!茫茫人海,你怎知会和谁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碰头呢?那一刻相遇,或许都只是彼此生命里的匆匆过客,只是时间的一些浮光掠影。虽是这样,但不能忘记彼此留下的好客相约。“来绍兴喝黄酒”,只是偶遇,却似久已相识。


溪水

初冬的山林,色彩缤纷,恨不能把所有美景摄入眼帘,在落叶铺成的山路上蜿蜒前进,耳边有溪水的潺潺流动,满目是景,满心喜悦。冲出生活的樊篱,我们返璞归真,与山山水水同呼吸,洗净累累伤痕,实现自我愈合。摘一串火红的野果,吮吸它酸酸甜甜的美味,滋养唇齿。手捧一把鲜艳欲滴的果子,在心底留下的更是温情,那是你用心撸去了荆棘。


远山

为一条线瀑惊喜,为一方溪潭雀跃,为一缕转瞬即逝的阳光灿烂,为一条封口的山路讶异,为一丛怒放的茶花驻足。山坡上如浪的茶田,留住了我们的脚步,我们在此合影留念后,便前往东海云顶。一路艰辛攀爬,终见壮丽景观,群山连绵起伏,山外还是山,无法估算它们究竟绵延了多少里,云层极低,似乎触手可及。群山顶上有大风车排成长龙,一路逶迤。如果有幸能与落日或朝阳同在,定是那最最摄人心魄的美。攀着乱石,能见如此壮观之美景,足矣。以至摄影师等着“八度”的镜头,不惜撕破自己的喉咙。孔子在《论语》中所欣赏的理想状态是在和煦的春风中,与三五知己到野外去吹风。人生不过如此。与志趣相投之人同行赏景,必是人生一大幸事。


枯木

至摩柱峰,则又是另番美景。苍莽感让人无法呼吸。裸露的山顶,如此坦城,它把自己一览无遗地敞开在我们面前。不忍触痛它的任何一处肌肤,我们只是如此亲密地和它接近,摆一个夕阳下酷酷的剪影,与一丛茂密的苔藓合个影。那棵于岩石缝中顽强求生的枯树,树上没有任何枝叶,只有遒劲有力的枝条直指茫茫天际,没有生命的迹象,可无不彰显着强大的生命力量。我们每个人不就是一棵树吗?以自己的姿态存活在这个世界,有时候想呐喊,却只是在心底默默扎根,立足于这个世界,容易吗?


黄昏

驴行中,美景震撼着视觉。让我留恋的还有那么一群随缘相聚的驴友。

此行,新驴“轻舞”一定难以忘怀,那有爱的相扶相持;隔夜酒未醒的“心心”,一路为养护山林做了贡献,难为他坚持终程;喜欢说冷笑话的“八度”,前胸一个包,后背一个包,极平衡,一定也极快乐;“军人”和“简简”夫妻同驴,恩爱可见一斑;“班长”的鸡脚和放生茶叶蛋,满足了众人口舌,赢取了声声赞誉;独行侠“三郎”,你总是遥遥领先,把领队“如此”甩在了千里之外;“如此”,你站在山顶俯瞰众生时,就是山峰。“段段”,你则永远像护着幼雏似的护着我们这群只知道野的驴。“飞翔”,你大姐般呵护,为司机准备零食,只有你才会想到,可你却做得如此坦然,善良的人总是能为他人着想。摄影师“L”,背负沉重的摄影器材,为美景,也为众驴友留下宝贵的驴行经历。还有众多驴友,你我,都在时空交错中相遇,此行无憾。


生命

人在路上,人随景走,一程风雨一种顿悟,用清澈的眼睛看世界,能感知美好,用纯静的心灵解读人生,能坚守执念。虽未看尽人世繁华,亦觉平淡为真;走过山水人生,才知简单最美;品过缘深情短,才懂珍惜最久。

这段旅程,感谢相伴。

远山云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