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影1+1丨美人秀可餐

书《雅舍谈吃》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个体生命的迁徙到食材的交流运输,从烹调方法的演变到人生命运的流转,人和食物的匆匆脚步,从来不曾停歇。

吃,兴许只有我们这个国度这么讲究,既可以是一样家常,也可以发展成一门艺术。且不说我国幅员辽阔,地大物博,就是烹调样式也不下十余来种,蒸,脍,煮,炸,炒……

馋,则着重在食物的质,最需要满足的品味。馋,基于生理需求,也可以发展成为近于艺术的趣味。

而梁实秋先生却能将色香味形滋养的美食艺术与精神意境高度融合,上至富贵人家的佛跳墙、鱼翅;下至平民百姓的酱菜、豆汁儿,无不被他品出“情怀”。

厨房用具

书摘:

虾要吃活的,有人还喜活吃。西湖楼外楼的“炝活虾”,是在湖中用竹篓养着的,临时取出,欢蹦乱跳,剪去其须吻足尾,放在盘中,用碗盖之。

食客微启碗沿,以箸挟取之,在旁边的小碗酱油麻油醋里一蘸,送到嘴边用上下牙齿一咬,像嗑瓜子一般,吮而食之。

吃过把虾壳吐出,犹咕咕囔囔的在动。有时候嫌其过分活跃,在盘里泼进半杯烧酒,虾乃颓然醉倒。

——水晶虾饼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相传的一个笑话:两个不相识的人据一张桌子吃包子,其中一位一口咬下去,包子里的一股汤汁直飚过去,把对面客人喷了个满脸花。

肇事的这一位并未察觉,低头猛吃。对面那一位很沉得住气,不动声色。

堂倌在一旁看不下去,赶快拧了一个热毛巾把送了过去,客徐曰:“不忙,他还有两个包子没吃完哩。”

——汤包

《雅舍谈吃》作为梁老的散文集子,以小品文漫谈的形式向我们娓娓叙来。每篇篇幅短小精悍,详略得当,较如今市面上许多大谈美食烹饪之作更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蕴。

其次,引据考究,笔调朴实却又脱俗,所记之中不乏幽默诙谐的人文轶事与作者自身的人生感悟。

文如其人,颇具真性情。

在春节的胡吃海喝后,不妨让我们一起捧起书,来品尝这场不止于味觉饕餮的视觉盛宴吧~


影 《钟无艳》

图片发自简书App


钟离春者,齐无盐邑之女,宣王之正后也。

——《列女传》

钟无艳,别号钟离春,是中国古代四大丑女之一,虽奇丑无比,但十分有才。时执政的齐宣王政治腐败,民不聊生。

钟无艳为了拯救黎民于水火,自荐齐师门下。后来其凭借过人的胆识和才智做了齐宣王王后。

然而,今天要安利的这部电影《钟无艳》却与正史有些不同,作为香港一部经典的喜剧片,它以钟无艳开涮,为我们讲述了一段奇异诡谲的爱恋。

图片发自简书App

齐宣王(梅艳芳饰)上山打猎,偶遇夜叉山山寨主钟无艳(郑秀文饰),宣王见她貌美如花,决意娶她为妻。钟无艳听仙人指点,她与宣王有宿世姻缘,自此决意嫁与宣王。

然而,一直倾心于钟无艳的小狐狸出手阻拦,巧施法术,只要钟无艳爱着齐宣王,她的脸就会长红斑。

小狐狸于是变身美女“夏迎春”想方设法勾引齐宣王致国家混乱无日。而齐宣王每日沉迷女色,不理国事,战事来临时,又跑去求钟无艳替他平息战乱。

图片发自简书App

钟无艳秉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为昏庸的宣王出生入死,毫无怨言,哪怕齐宣王并不爱她,永远是“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其实小狐狸也爱钟无艳,只不过他单纯的以为只要想方设法蛊惑宣王,让其对钟无艳产生恶感就能得到她,却并没意识到无形中伤害了自己的爱人。

电影中有这样一段对话:

钟无艳:到底爱是什么?

小狐狸:爱就是为心上人无条件付出,牺牲,一心只想让她得到幸福快乐。

钟无艳:错。爱就是霸占、摧毁和破坏,为得到对方,不择手段,不惜让对方伤心,必要时一拍两散,玉石俱焚。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钟无艳对齐宣王的爱卑微到尘埃里,所幸结局开出了花。换做其他人,不知有几人能容忍这样不对等的爱?但也许,爱情中,必定会存在不对等。

当你深爱一人,连他是猫是狗都认了,因为你觉得“值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就像林夕在《钟无艳》歌词中写道:没有得你的允许,我都会爱下去。我甘于当副车,也是快乐着唏嘘。

这是一部有趣的电影,在不同人的立场上,爱情可以像小狐狸那样简单却也可以像钟无艳那样复杂,只是不同人怎么去看待罢了。

作者:罗伊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