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prozac咖啡馆

我的人生好像就是从一个咖啡馆

去到另一个咖啡馆

期间或电闪雷鸣,或风和日丽

或清风徐徐,或凄风苦雨

有时在傍晚,有时在正午

很多人从我身边经过

我打量他们很快又忘记

更多时候,我仍陷于思维的牢笼

在我,生存,生命等词汇里打转

有时也会超脱,会心一笑

与自己小小的宇宙连接

然后,在夜真正降临之前

回到温暖的有灯光的房间

多么庆幸,有床,有屋顶

还有明早的食物,也不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