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I我只是坦白了喜欢

我认识小T的时间不算很久,算是个同学,其实我交的人很杂,一方面我喜欢交朋友,一方面我喜欢听故事。我们无意中认识的,但是很合的来。偶尔也约出去喝点奶茶,事实上我不喜欢喝奶茶,但我出于交朋友的心就去了。

她是个开放的女生,喝的了酒,打的了架,一言不合就开车,她成绩一般,偶尔抱抱佛脚,她喜欢玩,什么刺激来什么,她说:"只要不犯法,我自己的事自己承担。"是个爽朗的女生,我很钦佩她,这种极度自我享乐主义。

那天,她捧着奶茶,嘬了一口,砸吧砸吧嘴,轻轻的随意的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做爱。"说完她自顾自的皱皱眉,又喝了一口,然后若无其事的看我。我呆呆的迎上她的目光,马上低头狠狠的嘬奶茶,有种要一口气吸完的感觉。说实话,我第一次爱上了那杯奶茶。

我不是尴尬,而是有些不安,我害怕她会有进一步的问题问我,而我没有恰当的回答,害怕无端生出一些不快。毕竟这是个敏感的话题,当时的我来不及想做爱这两个字的具体含义,我只想着,怎么客观不失礼貌的回应,打破冷场。

见我一直埋着头,小T敲敲桌子。靠近我,说"给男人口的时候也要一直低着头。"我猛的抬头,恶狠狠的瞪着她,突然后悔喝的太快,不然就可以把奶茶泼她脸上,因为脏话不适合我。她轻笑了声,挪了挪屁股,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我已经准备走了,并做好了失去一个朋友的打算。

她看着我,一脸骄傲与跋扈,说"别这样,我只是打破一下僵局,我当你是朋友。"我鄙夷的看着她,我向来这样,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遭遇,我可以听,有能力我会宽慰你,但是拿我消遣我绝对不能忍。她也看穿了我的心思,拍拍我的肩,嬉皮笑脸,"哎呀,好了,没拿你开玩笑,我只是憋久了,想找个人说说,你不愿意听就算了。"我收敛了目光,警告她。然后,谈起了做爱。

她说她喜欢性,说没有性的感情就像是一盘菜没有放盐,看着稳稳当当,实在食之无味。只是她对这个"盐"看的很重很重。她敢于奉献,只要过程是享受的 。

我问她做过吗?她点点头,继续说,可是我并不满意,但又少不了,怎么说,算是在将就吧。我被她戏谑的语气说笑了。

我说那你要怎样的,她托着下巴,一脸认真的说,大概说要前戏长的,要有循序渐进的感觉,正戏要猛烈......还有一些很抽象的东西,我实在不想再聊这么口感舌燥的细节,于是我第一次一天喝了两杯奶茶。

我觉得我已经够表现得自然,认为无所谓,别人的人生,没有权利干涉。

她说"我不敢告诉别人,男朋友也不敢。"

为什么?男朋友也不行?我问。她摇摇头。不能,男人伤人会毁了你,你知道五脏六腑俱疼的感受吗?她说曾经,因为她的主动,吵架的时候,她就成了一个荡妇。苦笑挂在她的嘴边。

那你什么时候发现你有这个......兴趣?

她转着手中的喝完了的奶茶的纸杯,指甲在上面划了一道又一道。"我也说不清,很早了,还没成年我就知道了,做过后就难以自拔了。可是很少和别人说过,但越是得不到内心的满足,就越想越要,折磨着自己。"她说她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体验。我看着她叹气的样子,有些同情她。

其实并没有很大的问题,她对性有了热爱,并无过错。只是谈性色变,尤其是女性,就更要避讳,男人可以开女人的有色玩笑,女人只能笑笑不说话。女人要是谈起性,德行就毁了。女性终究还是被压抑着,小T这么外放的女生也在意别人的目光。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逐渐深入,不只是性爱了,也讲到人性和社会,我大部分是在听,她侃侃而谈,看得出她憋的确实有点久了,偶尔我问几个问题,是一次有趣的交谈,她还是那个小T,顺便说一句,奶茶她买的单。


文/羡预

往期内容,请进入主页,希望不会让您失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