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在闹,一个在笑

20号床的小武奶奶做手术的第三天。

我写这篇文章之前几天,还在感慨抱怨老年夫妻有病时,鲜见丈夫对妻子照顾有加体贴入微的,对怼妈妈总以我老了有人相互照顾陪伴的理由催我找对象,因为我们看到的现实大多是妻子照顾丈夫。

或许冥冥之中有股神秘的力量提醒我别太武断下结论,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切勿轻易给某件事情下定论。小武奶奶被送到妈妈所在病房的20床,让我看到也有老人家被丈夫耐心照顾的实例。

小武奶奶是妈妈住进病房以来20床的第三个病人。

小武奶奶准备卖一辆旧风车给收废品的人,在抬风车的时候摔进猪粪池,膝盖骨与大腿胫骨粉碎性骨折。

小武奶奶带着高低起伏的哀叫声进病房的,让拥挤的病房显得更加逼仄,也热闹起来。

那高分贝的一声声"唉呀呀呀”与众不同,我们各自很不厚道咬紧牙关笑得双肩颤抖。而医生与护士,被她不停歇的高分贝哀叫声吵得心烦意乱。

小武奶奶做完手术后的4个晚上,我与胡姐轮值照顾妈妈,每晚睡不到2个小时。小武奶奶睡着就打鼾醒了就痛苦呻吟,不停指挥小武爷爷做这做那,不停唠叨指责,或者哭泣。

小武奶奶手术第一晚,我因为一些事心情挺不好,整晚到近5点才迷糊睡着,清醒地看到小武爷爷如何耐心照顾小武奶奶。醒来后脑子里满是小武奶奶的喋喋不休。有类风湿痛风腰椎间盘突出有点耳聋今年70岁的小武爷爷,总是及时从藤椅上立起身,满足可以满足的要求,对小武奶奶不合理对伤口有害的要求,会耐心解释为何不能那样。

手术第三天,小武奶奶要我给她带上手术时取下来的黄金耳环与金项链。她告诉我,这是他们自己买的,不是很大,只要5000多元。小武爷爷说,只要看着她戴上就很开心了。

”其实最好的日子,无非是你在闹,他在笑,如此温暖过一生。"这句曾经很流行的话,是小武奶奶与小武爷爷的生活写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