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老人

过去我是那么节省的过日子,纸壳塑料瓶等一定会集赞着卖钱的;而今天我却不想那么节省了,拾荒老人那么多,自己扔了会有人捡走的,而且我也不必看那么多堆积废纸壳的情景了,真让人心堵。其实简约和空旷是给人很多愉快和轻松的感受的,人是负载不了很多东西的,拥有什么都会成为负担,尤其是身外之物。

小区里的拾荒老人越来越多了,感觉自己扔掉的东西被人利用也是不错的感觉。小区里原来有个老人,并不是很大的年纪,看自己的孙子,当孙子长大的时候,老人似乎无事可做。老人的妻子在小区打扫卫生的,老人后来就开始收废品,但是这人脸面要得紧,并不跟人说话,见了熟人也要躲着走。我是很奇怪这些要脸面的男人的,自己不偷不抢,靠劳动挣钱有什么可笑可耻和见不得人吗?何况这是一个看起来很老实的人,因为孩子小时候在一起玩过的,他是一个并不多言的老实人。

在我眼里这样老实本分的一个人,却还是要命的顾及面子。一开始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出来收废纸的,他的妻子除了打扫卫生,就到处捡纸壳,还被这个丈夫训斥。其实离开家乡,在这个城市的小区,大家熟悉和认识的人那么少,有谁在乎脸面呢?谁不是更在意如何生存和生存更好一点呢?我不知道这些男人们为什么这样顾脸,宁肯老婆孩子吃苦受累,我特别看不起这样的男人,迂腐的、可恶的男人。而且这样的男人社会上是有很多的,真是形而上礼教的产物。好在这个男人还是一个听得进妻子话的人,也或许看到了家里的困境,开始收废品了。起先还躲着熟人,后来就不躲避了,也许看到这不菲的收入,激励了勇气,在家里也有了一份底气。人就是这样子,不挑战自己,不去做,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就像这个收废品的老人,一旦开始突破自己,收废品不是越干越上瘾吗?现在还哪里有羞涩,靠着双手挣钱,一点儿都不丢人啊!

小区里还有一些老人只是扒垃圾桶,捡废品,并把这拾荒当成了一份事业在做的,我觉得老有所为很好,乐在其中很好。想起我的老母亲,也是这样抠抠唆唆过日子的,出生在解放前,过的苦日子,好不容易生存下来的,自然对生命很多珍惜。母亲和所有经历过饥饿年代的老人,对食物和所有的物质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要很节约地过日子,受不了浪费的,看着谁浪费,就造孽造孽地嚷嚷上了。我就是在母亲这样的唠叨中长大的,因此也是极俭省和朴实的。看到这些拾荒的老人就像看到了母亲,母亲并不刻意捡纸壳,但也会随手捡纸壳的,动动手就可以卖点钱,母亲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不去做的。我习惯了母亲捡纸壳,只是嘱咐她注意安全和不要刻意,也没有更多要求,老母亲能走动、能自理,难道不是最好的当下吗?

家里有废品赶快扔掉,不要积攒,自己心欢,拾荒老人也心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