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支书的日子

#百年奋斗路,书写新风采#

(一)清理

我叫王莉,四年前来到这个靠海的小镇。无所事事在单位里呆了一年后,终于忍不住申请到下面锻炼。

在同事们不解的目光中我成了镇上最贫困小窝村的村支书。街道靠海,这个村偏偏就建在一座山的半腰,土地贫瘠,也许常年庄稼欠收的原因吧,村庄里的土地很多都荒着,劳力们大都出去打工赚钱。

刚来不久,发生了一件让人窝心的事情。那天天气很好,我正检查村庄卫生,从村南远远地就闻到一股恶臭。

村主任说,徐兆成家猪牛的粪便到处都是,邻居上访几次了,人家软硬不吃!

忍着阵阵恶心,我推开了这家的门,这是怎样的一幅场景?那一瞬间我有一种自己进了化粪池的感觉!

绕过一堆堆牛粪,我走进这家的院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院子里的两头大花猪,头正扎进猪食盆抢着食吃。

屋里有人打开门走了出来,那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仔细打量,出来的女人大约将近五十岁,皮肤粗黑,腰身也很粗,脸上横肉一跳一跳。村主任提醒我这是徐兆成老婆,男人孩子都出门打工,家里就她一个人。

看看院子实在没法下脚,村主任喊了声:“兆成家的,这是镇上派来咱们村的支部书记,今天过来看看卫生,到外面说吧!”

出来后我呼吸着外面的空气,虽然也很臭,但比起院里已是可以忍受。说起家里卫生,徐兆成媳妇一屁股坐在地上号啕起来:“缺良心的爷俩一去就是几个月了,家里又是牛又是猪的,我能怎么办?”

我过来拉兆成媳妇,很沉,从小练武的我竟然感觉到很费劲。双手加力,把这女人拽了起来。干嚎的女人吃了一惊,这女娃好大力气!自己坐在地上,村子里男劳力估计也要俩人才能拉起来,她一个竟然把自己拽起来!

想到这,这女人收敛了一些,但嘴里仍喋喋不休。她知道上面来的好多干部都拿她这一套无法。“徐家嫂子,你这家里如果不收拾,常处在这种环境会生病的。”我劝着她。“我也想干,只是身体不好,没良心的出去那么久还没回来。”我转头看看村主任,村主任摇摇头,示意没招。

回到村委,找村主任要了工具,又一次来到徐兆成家。“徐家嫂子,我来帮你清理卫生吧!”“要干你干,我这身体不好!”,那女人死猪不怕热水烫的架势。

拿起铁锨,我从大门开始清理起来。那女人从屋里找了个马扎,也不觉得臭,就那样坐在屋门口看着我干。忍住恶臭,我不停往手推车里装大粪,这时候外面来了一些妇女,在那里对着我指指点点。

干着干着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从小练武,多苦都没有流过泪,上了学成绩优秀,最后全市第一考上S大。考公时同学们羡慕的眼神还历历在目,怎么就来到农村掏大粪呢?

我身体很好,两个小时过去了,除了臭,倒是没有觉得累,我想,今后还有什么困难能打倒自己?

上午十点半的时候,再也坐不住的村主任带着村会计也拿着工具过来,一起加入了清理大粪的事业中。下午一点,吃过饭后接着干,那妇女终于不好意思坐在那看着,拿着扫把加入进来。

下午,徐家大粪终于清理完成。站在村头,想着村子群众看自己的眼神都已变得柔和许多,来这儿的第一个坎终于迈过去了。这时晚霞遮住村子,山上树木郁郁葱葱,看着这些,我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二)出手

我的宿舍在镇大院里,每天都要骑着电动车来回机关和村庄之间,好在村庄离机关之间有条穿过山岭的小路,去年刚刚铺上了水泥,倒也好走。

刚进村庄,心里正想着怎么发动大伙帮徐兆成媳妇把猪圈和牛棚搭起来呢,就听到远处传来阵阵喧闹声。发生什么事了,一拧车把电门,加快速度。远远地一堆人正围在周围看热闹,最中间俩男人在那撕打,边上还有俩妇女在那对骂。

真是庙小妖风大,叹了口气,我停好车走上前。“停手停手!”喊了两嗓子,旁边看热闹的闲人也跟着吆喝:“美女支书来了!”但是中心战斗的两人瞅瞅我,继续撕打,就连旁边对骂的俩女人都依然故我。

“还是威望不够啊!”心里又感叹了下,正想上前,村主任徐兆军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王书记,不要管,他们累了就停下来了。”

徐兆军说,“一日三餐,三天两头,村里的角角落落,总有这种打骂的人,你根本管不过来。”听到这,我往后退一步,和村主任徐兆军聊了起来。

原来村庄就一个徐姓,整个村庄的人都是一个宗族的,这种女人相骂、男人互撕是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因大家都是一个宗族的,所以打骂也都适可而止,男人更多的是脚力,顶多出点蹭皮流血这样的小伤,倒也不打紧。

我转头看看场内,中间的俩男劳力自打我过来后好像有失控的趋势,一个鼻血横流,另一个嘴角也被打肿了。

摇摇头,我分开人群走了进去。这时候流鼻血的男人正恶狠狠地一脚飞踢,另一嘴角受伤的男子正一手封挡,另一手挥拳击向对方的肋部。我上前一把抓住挥拳男子的手,往侧后一带,使了个擒拿手轻松制住了他。看到踢过来的飞腿,我身子站在原地,只是抬起右脚,一个侧踢正中失去目标男子的屁股上,男子飞出两米多,正落在旁边看热闹说怪话的几个无赖身上。我讨厌他们有点流里流气的话,故意将人踢过去。

周围像突然失声一样,变得极静。直到几个无赖子骂骂咧咧地爬起来,周围才恢复了嘈杂。没想到我那么能打,这时几个无赖子看向我的眼光变得忌惮。淡淡扫了他们一眼,“我不管你们什么原因,不许再闹了,再闹全部给送所里蹲几天去!”

回头看看村主任,“徐主任,通知一下,9点半在村委大院召开全体村民大会,所有在家的都要参加!”说完也不等村主任回答,我直接骑着电车走了。

经此一事,加上昨天在徐兆成家清理卫生的事情,小山村的人们觉得我同原来那些下乡的街道干部有些不同,大家议论着陆陆续续向着村委集中。

九点四十左右,人慢慢聚到村委大院。问了村主任,明白今天是人到最多的一次,即使前年的村主任选举都没今天人多。清了清嗓子,拿起话筒,我清脆的声音盖住了下面的嘈杂:“乡亲们,我是街道派来的挂职干部,当你们的支部书记,从今以后,我会领着大家,真想脱贫致富的,请跟着我走!”面对全村七百多人我并没有打怵,在我眼里,还不如大学毕业时代表毕业生向全校5万多人做报告的场面大。

缓了缓,我又说了村庄风气和美丽庭院的问题,“我会带领大家先把村庄的面貌改变一下,村子虽然穷,但面上要干净。兆成嫂子家里卫生已经清理出来,下午我们村两委会帮她将院子合理规划,做成美丽庭院的样板。”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终于在村庄百姓心上有了一点威望。看好吧,想起下村之前旁人的指指点点,我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三)治赌

我用了五天时间带领村庄党员干部对村庄进行垃圾清理及环境规划,村庄东侧已经焕发了新颜。看向东侧干干净净的街道,我从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崇高的光荣感来。村西属于老村,都是老房子,除了清理卫生死角外,我还打算对村庄年代久远的老旧房屋进行一个统计,无人居住的危房也要造册登记。

这时候天边那片血红的晚霞坠入了西山脚下,该回去了。想到明天要清理村西,我特意将电车拐了个弯,看看村庄西边的情况,做到心里有数。

经过村中广场时有一群围观的人,凑拢去看,发现是村里一个叫三姑的婆婆在苦苦哀求自己二十多岁的儿子回家,不要再在这儿打牌输钱。苦苦劝说,儿子无动于衷。三姑声嘶力竭的哭诉,儿子竟骂娘“少在这里出丑,滚回家去!”三姑倒地痛哭,两手紧紧抓住儿子的裤腿。儿子竟置倒地的母亲于不顾,用力挣开母亲抓住裤腿的双手,再次走向牌桌。倒地的母亲悲怆地哭喊:“他爹!我还怎么过啊!”

我走过来俯下身去,见三姑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两行苦涩的泪水从她那深深凹进的双眼中缓缓地流出来,滴在土坪上。这时候,天地间忽然起了阵阵冷风,天好像也改了表情,阴得像锅底。亲情就是这样如此不堪一击!我的心就像这天一样冷了起来……

牌桌上的人看到我过来,都赶忙收了钱站起来,昨天几个无赖子的下场都亲眼看到,知道我能打。

来之前了解过这个村子情况,村子的人由于土地贫瘠,好吃懒做,最大的恶习就是赌。从老到小都爱打牌,是远近闻名的麻将村,其威名甚至超过了贫困村的名头。

早就想改变村庄人们的这种恶习,今天正好是个机会。我缓缓看过每一个人,看到三姑的儿子,一脚将他踹向了树后的水沟。知道掉进去人不会有事,起心就是给那混蛋个苦头吃。

三姑儿子好一阵子才从沟里爬出来,战战兢兢地躲开 ,我没再理他,看向其余四人:“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现在我通知所里把你们抓走蹲上一阵,以后只要我知道你们再赌,就不是简单拘留了!”

停顿了会,看着三姑儿子,“二是不用去所里,从明天开始跟着村庄清理卫生,为期一月的劳动,以后再发现赌,依然抓!你们选哪个?”

四个人互相看了看,其余三人看到三姑儿子的狼狈样,身子莫名抖了下,都选了劳动。我又转头对围观的人群大声说:“乡亲们,为了咱们的后辈考虑,大家要戒赌!从明天开始,我会发现一个抓一个!”人群看到再没有热闹可看,渐渐地散了。

回去的路上,想到村庄的工作,我不由有点头大,这才觉得自己把基层工作想简单了。文字工作作为985大学毕业的我都是轻而易举,但就是这些突发情况最考验村庄管理者的能力。不由握了握拳头,多大的考验都来吧!

(四)冤家亲家

经过我带领两委干部以及那四名被罚劳动的劳力长达半个月的清理规划,终于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各家各户自扫门前雪,按照我设计规划的美丽庭院的标准实施。借着卫生清理,走遍了每一家每一户。我本科有环境设计这一课程,对农村这种小院子更是不在话下,每户都给以建议,怎么种植花木,家畜的窝应该怎么处理。

站在村主任徐兆军门前的菜地旁边,我和徐兆军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徐兆军看我心不在焉的样,也不在意,蹲在菜地里拔着草应付着我的问话。

瞅着地里的瓜蔓蛇一般爬上瓜架,绿油油的一大片叶子上盛开着朵朵好看的小黄花。“村里的工作就像这地里的黄瓜,现在朝气蓬勃,待到年底就有果实可以收获了!”我想到,“街道的五万扶贫款太少了,要用到刀刃上。”我决定开发一下旁边的西山,过天去联系一下好的果树苗。山石头多土少,不适合种粮食,但可以重些苹果、梨、葡萄、樱桃之类的果树,管理好了,也是一项创收。

正想着事,会计徐延功跑了过来,慌慌张张的样子。我眼神离开瓜蔓,看向会计,村主任徐兆军也站了起来。

“什么事情?”,“王书记,兆好和云利打起来了!”会计喘着,急乎乎说。“慢点,说清楚”,我知道这村的情况,打架也不会太重手,所以也不急。会计喘了会,气终于顺了,这才说了原委。

原来是王云利和徐兆好俩人打架,这俩人这阵子我也熟悉了,属于从小打到大的冤家。王家原来属于隔壁杨各庄,不知从哪一年搬到小峨,落地生根到现在。俩人旗鼓相当,从小什么事情都要竞争,徐兆好买了金鹿自行车,王云利家马上买辆永久;徐兆好家里起了两层小楼,王云利马上也盖了同样的房子。只不过后来王云利生了个男孩,徐兆好生了女孩被比了下去,好一阵子王云利见了徐兆好都是耀武扬威。这次的事故是因为徐兆好家的公狗勾引了王云利家的母狗,王云利气不过,将徐家的狗腿一棍子打断了,结果俩狗的主人最后大打出手。

和村主任来到王家门前,老远就听徐兆好的公鸭嗓子嚷嚷:“姓王的,我家狗儿那可是德国黑盖,你这一棍子至少一千,赶紧赔给我!”

“兆好,我家狗子那也是中华田园犬,血统并不比你家那黑狗差!”我一看乐了,俩人已被拉开,正在那吵着呢!想想又郁闷,这都是些什么事啊,两家狗在一块,由于主人的不和,真正的棒打鸳鸯!

看着这一幕,我又走神了,莫名想到因为猫而打架的林徽因和杨绛两人,跟眼前似乎有点像。王云利和徐兆好看到书记主任来了,都跑过来说着自己的理。

看着脸红脖子粗的两人,我回过神来。“你俩都快五十的人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因为这点小事大闹?”

看着两人我又郁闷起来,多少事要办,哪有闲空管这些事,“徐兆好去动物医院给狗治治,花多少钱发票交给我,到时候钱由王云利出,真是闲得!”撵走了吵闹不休的两人。

一周后,我正在办公室写着报告,听见敲门声,打开一看都认识,王云利家儿子和徐兆好家闺女,金童玉女般的一对人儿,后面还跟着俩狗,正是前几天恋爱的那对狗狗,被打的黑盖腿也好了,徐兆好家花狗正围着黑盖转。

“怎么,医狗发票拿来了?”我问,却见俩人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红本本。

“结婚证?”我愣了,看看地上亲热的俩狗子,这是哪一出?

“王书记,我们俩刚拿了证,下周日婚礼,到时候请你喝喜酒!”女孩清脆的声音巴拉巴拉说了出来。

看着远处传来的青年男女幸福的笑声,我也笑了,王云利、徐兆好争到最后竟成了亲家,这样俩狗子也没了阻挠。这时,太阳暖暖地照着,远处公路上隐隐传来狗子地汪汪叫声和青年男女幸福地欢笑声,我蓦然觉得这样也挺好!

(五)隐瞒

我骑车穿过山间的小道,天光明媚,阳光洒在身上,驱散了晨间的阴凉。满眼看去都是青的山绿的水,山间花香盈袖,暖意满怀。我哼着小曲,山间的小鸟叽叽喳喳,好似在为我伴奏。

经过这些天的整理规划,村庄工作已走上正规,再不是刚来时乱上一团。在昨天两委会议上,村两委人员每人重新划分的职责已经明确,不再存在以前那种推诿扯皮的情况发生。只要每天制定的工作计划都按时足量完成,相信不到一年小窝村肯定会让大家刮目相看。

到村里先跟村主任和民兵连长通了个话,今天根据民政何主任要求村里要走访建国前入伍的退伍老兵,按照这个要求,范围就窄了,建国前入伍的村里就一个叫徐延生的抗美援朝老兵。

拿起花名册,半天才找到徐延生的儿子徐兆辉的号码,打了半天通了,对方听说是新来的书记要去家里看望老爷子,就是一阵子推脱,接着干脆说人都没在家里。

我不耐烦了:“啥时候回来,我刚到村里,前两天清理卫生家里也没人,老人家为革命做出了贡献,必须要去看望老人家!”徐兆辉吞吞吐吐,最后说到时候问问父亲想不想回家。

挂掉电话,我对走入办公室的民兵连长徐兆伦说:“这人,一点不像老革命的后代,讲话一点不利索。”徐兆伦说三个月前徐延生生病,被儿子接走,至今未回来。

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就让徐兆伦联系一下徐延生住在哪,具体什么情况,老人家病了,作为村领导也要去看望。

村主任徐兆军这会到了,我就说本来要去看望老革命,既然去不成就先商量下村庄下步规划,又转头告诉徐兆伦先别走,一起说说。

经过这阵子的观察,发现村两委这些人除了妇女主任外就属徐兆伦最年轻,他是刚退伍的军人,身上还残留有很多部队的习惯。想到自己下来挂职时间应该不长,一定要在走之前找好继任者,将自己的理念贯彻下去,当然自己走前肯定会把村庄以后要走的路铺好。

说了自己的下一步规划,想以生态农产品为主打,村庄成立合作社将山腰水库周围打造成钓鱼、采摘等休闲特色场所。

“兆伦家里紧邻水库的那片地可以种上各种果树,打造成生态农场,你敢不敢接这个活?”我说着看向徐兆伦。

徐兆伦22岁,皮肤有些黑,浓眉大眼的,一幅正直稳重的样子,让人看起来莫名觉得可靠。徐兆伦问:“书记能具体说一下吗?”“我从两年前就看上了咱们村山上那片水库周围的地了”,看俩人不理解的样子,我也不说自己当年上学时在山那头种植实验田的事情,“我希望水库周边荒地都种果树,平整的地方种蔬菜,谁家的地谁种,不想种的由村庄收回,从别的地方划给相同的土地。村庄开发水库,周边建成步行道,种上花草,开发成钓鱼观光场所,跟周边水果采摘互相配合,形成生态农业链。”

村主任补充说水库东侧还有一亩多属于村庄的荒地可以开出来,“可以将我们学校实验的高产玉米品种在这里推广,去年在山东面杨庄村地里试种大丰收。”最后商定,由徐兆伦家里先是在山上自家种植苹果、樱桃、葡萄等水果树,村庄开发水库,村主任徐兆军去游说其他几户临水库的农户参加进来。

正要说结束,徐兆伦收到条信息。“书记,我一个县医院的医生朋友帮我查了,徐延生已于一个月前去世!”

我愣了下,“徐延生如果去世,徐兆辉为什么隐瞒呢?”摇了摇头,村主任说:“以往村庄也有在外面去世的,但都回来埋葬。”

找办公室小刁查了下徐延生的情况,才知道他每月有三千多的退休金。事情明了,看来徐兆辉确实为了这三千多退休金而隐瞒了父亲的去世情况。我告诉徐兆辉为了每月三千块这样做会让他身败名裂,还要追究法律责任,应该给老人应有的体面,回来风风光光地发丧。

三天后,老革命徐延生的追悼会在其家里举行,镇上和管区都来人并送了花圈。我致悼词,回忆了老人家为革命做出的贡献,最后把老人风风光光地安葬。

(六)敬老

早上的西山,到处葱葱郁郁的绿树,阳光透过缝隙照到身上,暖洋洋的。我在山顶平地停下车来,忍不住打了一套咏春拳,浑身舒畅。这就是自己的西山,自己的事业从这里起航,就如同辛幼安的妩媚青山、孔圣人的泰山、李白的敬亭山,自己也有西山!

感慨一番,来到村庄,妇女主任孙幽兰正在办公室拖地。“王书记,有这么一个事要向你汇报,你看怎么办?”我就知道,这妇女主任平时见不到,今天过来准有事。

原来镇妇联号召各村庄举行一场“孝敬长辈、关爱老人”的活动,孙幽兰来找我问招来了。孙幽兰年纪三十多岁,在村庄干部中除了王颖、徐兆伦之外最年轻的村干部。人倒是踏实能干,就是工作没有创新性,属于配合型的人才。

想了想,我也没有什么好点子,就问孙幽兰:“村庄年轻妇女有没有那种不太孝顺老人的?”

“有啊,比如陈忠华,娘家是隔壁东丰村陈家,娘家势力大,比较富。陈忠华对婆婆就不大好,一床烂被子据说盖了十几年了,又潮又硬!”孙幽兰对父母长辈都比较孝顺,所以不待见这种不孝顺老人的。

我听了后突然来了灵感:“这样,我们举行一场‘晒孝心’活动,主要面向家里有老人的年轻妇女,你拟一个通知,让全村人都知道,这几天都是大晴天,地方就在村中心广场,到时候村庄老人的被子都放在广场晒晒,家里有老人的妇女都要参加。"

孙幽兰答应着就要出去,我又喊住了她,“那个陈忠华必须要参加,这次我们要拿她做例子给别人看,无论孝顺与否都当作榜样教育其他人,就看她能交个什么答卷!”

“好,人不多,大约有三十户左右,我都去通知一下”,孙幽兰得了指点,兴冲冲走了。

两天后正是周六,我没有回家,小窝村“晒孝心”活动如期举行。广场上提前拉好了很多的铁丝,一户户老人的被子都晾了出来。

我和徐兆军从头挨着看每一家老人盖的被子,孙幽兰在后面拍照。走到陈忠华婆婆的被子旁,发现竟然是一床红色的羽绒被,我笑了笑,将一朵大红花别在被子上。

最后结束总结,我比较动情地说:“各位大妈大嫂姐妹们,今天活动简简单单一床被,看出了我们的孝心。老人们操劳一辈子,养大了我们,老来该是我们孝顺的时候了!今天我特别表扬陈忠华,从一床被子上就能看到她对老人的态度,我们向她学习!”人群稀稀拉拉地给了些掌声,我没在意,“这个活动我们会每月搞一次,让我们的孝心传递下去!”

活动结束后,孙幽兰告诉我,陈忠华拿来晒的被子是她女儿徐甜的。我笑了笑,告诉孙幽兰不急,有的是办法治她。

第二天,我叫来了好姐妹通讯员马娟娟一起来到陈忠华家,星期天陈忠华去了隔壁村闺蜜家打牌,家里就剩老人孩子,我联系陈忠华:“陈姐,今天电视台马记者听说了你的事迹,过来采访你,现在我们已到你家门口了!”

陈忠华大慌,丢下牌骑车由隔壁村赶了回来。进村正遇到回去的我和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的马娟娟,喊了句王书记,我意味深长地告诉陈忠华:“你养了个好女儿啊,好好孝敬老人!”说完和马娟娟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忠华赶紧回到家,跑到女儿屋,心里一咯噔,女儿的红色羽绒被还在床上,叠得整整齐齐。又跑去婆婆屋,发现床上也有一床一样的羽绒被,整整齐齐放着,床单也换了新的。

女儿徐甜说:妈妈,昨天下午我去街上用你给的压岁钱帮奶奶换了床一样的被子,加上床单一共花了五百元。”陈忠华眼睛红了,抱起比自己略矮的女儿:“甜甜,是妈妈错了,以后会好好孝敬奶奶!”

(七)助残

来到小窝村转眼一月了,经历了卫生清理、赌博事件,特别是后来举行了“晒孝心”活动之后,我感觉这个贫穷的小山村焕发了青春一样,变得生机勃勃。

男人们农闲时间都出去做工,妇女主任孙幽兰也从附近服装厂接了些手工活,组织村庄妇女做工。村庄没有了闲人赌博,老人们看到这些情况都很高兴,在家里按照我的规划侍弄花草。我用了短短一个月时间在小窝村树立了威望,这种威望是靠为民服务树立起来的,对于我这样一个刚刚毕业的女生来说是何其不容易。

今天我正和村主任徐兆军在村委商量事,合计一下村庄有哪些年轻人能够培养。我觉得村两委干部年龄老化,已经跟不上自己的改革步伐。

将自己的工作思路和村主任徐兆军沟通过下,徐兆军虽说不大相信能实现,但又觉得再差能差哪去呢?他是一个守成型干部,只要能让村子摆脱贫困他是支持的。

村主任能够支持配合,我求之不得。两人谈了会,制约村庄发展的就是资金问题,村庄没有别的收入,每年就是五万元贫困补助款,另外就是土地租金六千。

怎么把这五万六千元用到刀刃上,我思考了好几天。要拿出3万左右买树苗,平整土地这些活村里自己就干了。另外派人去西边的马山地质公园采集些花种,公园里各种花已经结籽,多采些撒在水库周围,来年春天就会开出各种美丽的鲜花,惠而不费的事。

我认为钱虽紧巴点,步行道可以采些山石,就地用来铺路,关键就是缺人才。目前村庄能干活的就是徐兆伦和孙幽兰两个年轻点的。

村主任徐兆军突然说:“有一个人才,叫徐兆星,HY大学毕业,本来大好前程,只是一次车祸失去了一条腿,目前很颓废,整天酗酒。如果能振作起来,村里好多事能帮上忙!”

“哦,还有那么个人,说来听听",我一听来了兴趣。

“本来是因为失恋,喝了点酒,结果在路上被疾驶而过的车撞了,最后右腿没保住,截了肢,从那之后一蹶不振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听了村主任徐兆军的介绍,我觉得这个人情况如果能扭转,肯定会成为村庄的有用人才,当即就和村主任一起来到徐兆星家。

这是怎样一个家啊!一个字“乱”,各种垃圾满地都是,吃过的方便面盒,喝完的啤酒瓶,桌子上还有装着剩菜的几个塑料袋。徐兆星拄着双拐,右腿从大腿处空着,胡子不知多久没刮了,头发乱糟糟的,像堆枯草。

坐下后,我就跟徐兆星讲了个故事:一条蛇精炼丹需要自绝者的心脏,便施展妖术,逼人自绝。它把一个樵夫的双腿截去了,可樵夫不肯自尽,说:我还有双手可爬乾坤。蛇精又把樵夫的双手截去了,可樵夫说:我还有双眼可看乾坤。蛇精又挖去了他的双眼,可樵夫又说:我还有双耳可听乾坤。蛇精又弄聋他的双耳,可樵夫仍不肯自绝:我还有心可想乾坤。蛇精无奈,只得把毁掉的一切还给了樵夫。

樵夫对生命的热爱与执著,让人感动,徐兆星听了故事后,很是震撼,问:“王书记,我还有未来吗?”“怎么没有?你才多大!一辈子早着呢,知道张海迪吧,情况比你糟糕,你最起码除了丢失的那条腿,其他都是健全的,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生活?”

最后徐兆星答应先到村里帮忙,负责村庄远程网络,跟着老会计学习村庄账目,准备来年班子调整接手村庄会计工作。

回来的路上,我很高兴,拯救了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很好,对待生命,希望每一个人都是樵夫!

(终)离去

两年后,小窝村成了远近闻名的模范村,而我也调回镇上另行任用。走进田野,走进一块块整齐的麦田。我这儿摸摸,又拍拍,再跺跺。就像威武的女将军视察自己作战归来的士兵,替她的士兵们这个戴好军帽、那个扣好风纪扣,擦擦这个的脏脸,拍拍那个的肩膀。

看到深冬的麦田里麦子在严寒里倔强地生长着,这是自己奋斗了两年的地方啊,如今就要离去,我又一次落泪。上次是什么时候流泪呢?我陷入了回忆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