尬舞尬出来的千古第一freestyle

字数 1371阅读 80

文/马晓刀 

一零七六年,密州,今天的山东诸城。

还是个远离皇都汴京、又偏远荒蛮的地方。

就是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城市,一个平静的中秋之夜,一个家家团圆的美好时节。

却有个中年人,像是个酒疯子,摇摇晃晃,登上超然台。

二话不说,开始独自尬舞。

清辉满地,月色撩人,袖袍临风,好一副丝毫不做作的月下美景啊。

然而,就怕“然而”。

这人大概是不会跳舞吧,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还是趁早回家洗洗睡吧。

不过,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男同学。

眼看着,他手里提着酒瓶子,嘴里不断喊着自由、自由的。

自由?

这年头,大喊着追求自由的人太多了,可谁也不会像他这样搞疯了自己啊。

这个代价有点大,一般人承受不来。

而这个人啊,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你看他,尬舞尬得如此自信,这还不算。

还即兴来了段freestyle:

明月那几时有?把酒啊问青天。

不知它天上宫阙、今夕这是何年?

我欲啊乘风归去,又恐那琼楼玉宇,

高处它不胜寒。

起舞啊弄清影,何似它在人间? 

转朱阁啊,低绮户,他照无眠。

这不应有恨啊、何事长向那别时圆?

人有这悲欢离合,月有那阴晴圆缺,

此事它古难全。

但愿啊人长久,千里它共蝉娟。

唱完之后,他自己都惊呆了。

他记得在早年,有人说他少年得志,不尊常理,怎么不去上天啊。

原来这根本不是嘲讽,是在暗示:他身世里的玄机就是“归去”啊。

本自天上来,仙人谪凡间。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仕途不顺,现在又被分配到诸城这个穷山沟里。

因为,下凡来的神仙,都是要渡劫的。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饿其体肤,饿其体肤,饿其体肤啊……

他高兴极了,他终于是参透了:

不应有恨,万物随缘,千古难全的事怎么可能由我一个搞定?

这个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写的那篇《大宋皇帝,你还记得有一种宰辅神才叫苏轼吗?》的文章傻透了。

内容是这样的: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怎么说呢?

他意识到:

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像个一级愤青。

内心荒芜,才奋力疾呼。

他向大宋皇帝喊话,看到我的本事了吗,你爷爷都说我可以做未来宰辅,有经天纬地之才,你却看不见我?

这个时候的他,近四十岁了,却还是没有骄傲的事业。

也许在外人看来,他已经是超级知识网红,名满天下。

随便写个文章,写首词,赚点稿费,也能活得逍遥自在。

但他不行,他是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设置成微信签名的人。

所以他奔走呼号,像个愤青,为自己高调拉票。

其实这姿态有点丑。

后来,他终于是意识到这点了。

当他把尬舞伴奏的这段freestyle发送至朋友圈的时候,他才释然,他甚至满意极了。

因为,这里的字字句句,没有丝毫“努力不得”的戾气。

他还为这段freestyle标注:欢饮达旦,兼怀子由,做此篇。

他得告诉别人,这是一个醉鬼写的连篇醉话,鬼知道刚刚经历了什么。

而且,你刚听到的自由、自由的醉话,根本不是追求自由的意思,。

而是子由,那是我想我弟弟了。

他没想到的是,这段“自我救赎,通透开悟”的freestyle,竟成了千古第一,传唱至今。

甚至有人说“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

当然,他们的解读也很奇怪。

他们说,这是他

关于宇宙的探索,

关于哲理的深思,

关于入仕的渴求,

关于寄思的情怀……

他乘风归去后,看着这热闹的人间,和“青天有月来几时”的李白,和“问天”的屈原……

彼此笑笑不说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