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年不满百,却怀千岁忧。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2017年7月24日  周一   晴川历历

古诗十九首中,我最喜欢这一首,道破人间至理。

古人能有此一叹,除了悟性可赞外,恰好也说明“常怀千岁忧”“愚者爱惜费”的人群,早已有之,并为数不少。

英雄气概如曹操也会有“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的感慨,更不用说多愁善感的李商隐担心那无限好的夕阳迫近黄昏。

人之忧苦都在哪里呢?

我家八岁的儿子有时会说:“还是你们大人好,不用写那么多作业,也没人管着!”——未成年人苦于行为能力受限

邻家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小弟,看到儿子会说:“看你们现在多好,只要上学就行了,什么都不用管,我还没上够学呢就不让我上了。”——刚刚步入社会的小年轻,忧于突如其来的重负

一位年轻的妈妈,为了3周岁即将入托的女儿,半年内把本市大大小小、公立私立的幼儿园都转了一个遍,我问她:“就近入托不好吗?”她坚定的回答:“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才只是幼儿园啊!——为人父母纠结于怎样给儿女创造最优良的生长环境

而我,不也在发愁儿子越来越难管吗?

如此看来,生而在世,忧苦果真是谁都绕不开的。

儿子还问过我一句话:“人到了什么时候才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呢?”

我对他翻白眼:“人什么时候都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我心里想的是:“我还想自己能想干嘛就干嘛呢!”

也许,这就是人们忧苦的根本吧!

再往深里想想,这不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嘛!《西游记》中有诗云:

争名夺利几时休,早起迟眠不自由。

骑着骡驴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

只忧衣食耽劳碌,哪怕阎王就取勾。

继子荫孙图富贵,更无一个肯回头。

这两首诗虽然隔了上千年,却可以互为诠释,互为补充,互为呼应,若看透了,也就一句话:惜眼前。

当然了,这样的观点,对于一个人生经历只有八年的小孩子来说可能不是很好懂,我也不会费心去向宝贝解释,因为据我观察,他的忧苦来的快,去的更快,几盘象棋、一局王者荣耀、两集动画片,或者拿着刀枪棍棒去哪里跑两圈,出一身臭汗,眉间便全是晴天了。就这一点来说,成年人应该向小孩子学习。

说这些,是不是叫人安于现状就好,不用再努力争取什么了呢?那可就是天大的误会了。

大贤孟子不是说了吗,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既然人生无法避免忧患,那就让它成为我们优化自己的动力。安乐这件事嘛,我们要享受它,却不能被它控制。还拿小孩子来打比方,玩得再开心,也不能耽误学习对不对?毕竟那是身为社会人安身立命的本钱。

成年人也一样,虽说不主张你挖空心思去争名夺利,但是赖以糊口的本职工作还是要尽力做好的,若是一味的强调“昼短苦夜长”,而“彻夜秉(手)机嗨”,迟早有一天会有衣食之患,那样的人生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回过头再看这两句诗:生年不满百,却怀千岁忧。注意是千岁,就是说,不要担心的太久远,我们后代的后代的后代……总会有那么一拨人能赶上地球灭亡,可这完全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情。我们只要认真过好自己这不满百的生年,就是功德圆满了。

为乐当及时,愿看到这句话的每个人都能过好自己的今生今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