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人间四月(02)

摄影/守素


二、如果的事

天气一暖和,大部分的木棉花都开始摇摇欲坠的时候,村子里的姑娘们便穿上了各式各样的长裙。

五月也是在这个时候终于下定决心要考研,“阿暖姐,除了考研我不知道有什么方式让我觉得可以理所当然去到他的城市。”

许暖在五月的相机里见过这个他——高高瘦瘦的男孩,笑起来嘴巴一咧,眼睛如月牙一般。五月和他在一次旅游中结识,六天的时间,五月说仿佛就是一辈子。

在旅途中,除了景点,人往往容易对另外一个人产生着迷。

彼时的许暖总觉得五月如同还没有足够成熟的小姑娘,她看着好似漫不经心说着理由的五月,想说“五月你要冷静一点”或者是“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诸如此类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努力一下也好,这样总不会让人后悔。”

许暖以为五月会激动地说“真的吗真的吗”,可是后者却出乎意料地沉静,“我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勇敢过。”反倒这样,让她有一种错觉——可能不成熟的是没有遇到爱的自己,而与此同时,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季西成歪头看她眼睛闪着光的样子。

而一年以后,当许暖一个人独自站立在首都机场的候机厅,她突然就想到五月说过的这句话,我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勇敢过。许暖甚至想起那日电脑里放的一首歌,“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How should I greet, with tears, with silence.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沉默,以眼泪。”季西成,我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勇敢过,可是我的勇敢你却看不到了。


潘瑞微在微博里刷到季西成弹吉他的视频的时候,还不敢相信这个低眉垂眼的男人就是季西成,可是即使季西成整首歌都没有抬起眼,她都认得这双按起和弦来微微蜷起的手。

要找到季西成在哪里弹吉他并不困难,困难的是潘瑞微发觉自己的手紧张得一直抖,在季西成消失的几个月时间里,她和季家都认定季西成不会再出现,毕竟季西成一向都任性。

即使潘瑞微很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季家,可是她还是觉得要亲自去看看才好。当晚她就请了三天假,买了最快一班的飞机票。下了飞机坐动车,下了动车就坐汽车,而当她站在“暖十”的门口,把视频来回播放,她终于找到季西成坐的位置,那是木棉花下的石凳上,现在那里正坐着一个短发女孩。

潘瑞微拖着行李箱站定在工作室外,她环顾四周,墙上挂着的吉他,如果不出她所料应该就是视频里的那一把。

“您住宿吗?”五月礼貌地看着眼前穿着玫红色连衣裙,妆容精致的女人,“有提前联系我们?”

“我想找个人。”

“那您想找谁?”

潘瑞微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请问住宿的人里面,有一个叫做‘季西成’的人吗?”而这个姑娘却飞快得扫了一眼院子的女孩,“阿暖姐——”

潘瑞微打量着这个被唤作“阿暖姐”的姑娘,想必她便是这家民宿的主人,于是又重复了一下自己的问题。

许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凌厉的人,而此刻她却疏远又不失礼貌地回答,“对不起,我们不能随便透露客人的消息。如果你有事情,可以直接联系对方。”

“我,我打不通他的电话。”潘瑞微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需要通过别人来找季西成,“事情紧急,可否帮个忙,我是他女朋友。”

即使许暖心里千转百回,当她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还是兀自笑了,“对不起,我可以帮忙打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季西成刚起来,语调因为迷朦而带着亲昵,“许暖?”听筒里却是一个冷淡的女声,“季先生,您女朋友在楼下等你。”

许暖还没有琢磨清楚为什么自己对季西成所谓的女朋友如此戒备,便看到季西成一身水蓝的棉质衬衣从楼梯上“登登登”地下来,然后只见那一抹玫红就飞快地跑上去抱住了后者。

季西成不自觉地皱了皱眉,轻轻地拍了拍潘瑞微地肩,可能是因为他感受到怀中的女人不可抑制地发抖,他没有推开她,而是稍显温柔地说着“好了,好了。”

五月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在今天之前,她敏锐地觉得季先生和阿暖姐之间有什么在暗波涌动,这种日复一日看似一本正经地微笑点头问好寒暄聊天甚至吃饭,催生着一种“暧昧”的情愫。

于是,她假装不经意地回头看了看许暖,而后者只是低着头,在纸上写东西。碎发遮住了她的侧脸,除了来来回回的同一个字泄露着执笔者此刻的心绪,其他似乎正常得如同每一个上午。

终于在季西成说出“好了”的时候,许暖起了身,“五月,我出去走走。”

季西成看着许暖走出去,几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

许暖沿着村子里的河一路走着,直到尽头的古桥,就在桥上坐了下来。这桥原是在河的上游,因为上游开发,便把这大古董整个搬到下游来。

原来这就是失恋的感觉,许暖自嘲地笑。那日的她穿着蓝底白色小花的连衣裙,坐在桥上太久,像极了村子里疗伤的伤情女子,于是等她要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桥下有一个村民一直关切地看着她,示意她快点回家。

这个插曲让她的心情又温暖起来,确实没什么大不了,她和季西成也就这样而已。回到“暖十”,五月正在整理清洗回来的床品。“暖十”所有床品的清洗都是她们自己来,清洗好,放在院子里晒,然后存储起来,等客人来的时候再拿出来用。

前台的笔记本上记录着游客入住登记的页面,许暖看到潘瑞微登记在一个新的房间,时间为一晚。许暖知道这是五月特意留给她看的。

傍晚时分,许暖才又见到季西成和潘瑞微,这次她倒是抬起了头,微微笑了一下。季西成还是早上的那件衬衣,潘瑞微却换了一件藕荷色的裙子,俩人站在一起果真非常登对。

季西成却如同平常一样,甚至还走进工作室弯腰支着手肘问她,“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带。”

“谢谢!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季西成挑了下眉,“吃过了?这么早。我带朋友出去吃点特色菜,有什么推荐的么?”

许暖好脾气地拿起手边的书签,“这是我们整理的攻略,希望可以帮到你们。”

装模作样!季西成第一次看到许暖如此态度,觉得好笑,却又因为潘瑞微在身边,不好继续捉弄许暖,便把书签转交给了潘瑞微,“谢谢老板娘了。”


潘瑞微第一次来,季西成便带着她四处转转。

“你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

“是,有几个月了。”

“如果我没有找到你,你真的就不打算告诉家里么?”

“你说呢?”

“只要你开心都好。”潘瑞微发自肺腑,季西成却笑了,“那我就请你帮我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

潘瑞微见多了季西成这样的笑,疏离的礼貌的不带感情的。“你知道我为了你愿意做任何事,西成。”

“那谢谢了。”

村里里的灯一盏盏亮起来,潘瑞微还有很多话想问想说,但看到季西成的脸,她突然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还能看到他,不是比任何事都好吗?

“我明天一早就会离开。”

“嗯。联系好包车了么?”

“是的。”

夜幽静着,流淌着,摇晃着,沉醉着,仿佛要把人晃进梦乡。两人并肩走着,和恋爱中的男女没有什么两样。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夜里,有多少在甜蜜,又有多少人在流泪。

潘瑞微比季西成先回来,因为季西成说要去买一下东西又没有要自己做陪的意思。

夜晚的“暖十”,小小的灯微微得亮着,有住客三三两两坐在院子里乘凉聊天,有人喝酒,有人小声地弹琴,美好地仿佛没有忙碌和奔波。

潘瑞微就着灯光,找着许暖的身影,却不见她。

“你要住店?你找老板娘么?”

“哦,不。”

“如果你要找老板娘,要等一下喽,她刚出去,说等会就回来喽。”有人好心地回答,带着某个地方浓浓的口音。

“哦,谢谢。”

潘瑞微回到房间,在窗台坐了好了一会,直到她入睡,都没有看到季西成回来,也没有收到他的任何信息。

或许是她看漏了他吧,也或许他早就已经走出了她的人生。如果他开心,就让他活在这个安静的地方,而明天一早,她便要回去了。


夜晚八九点,村子里已经恢复宁静,而季西成走过没有路灯的土路,然后就着酒吧微弱又闪烁的灯,终于找到许暖的位置的时候,许暖刚坐下不久。

“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

摄影/守素

(未完待续,不知什么时候续。如果喜欢可以找前一章来看,谢谢了,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