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清晨 第二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6

清晨喜欢假期那种慵懒的感觉,有阳光有温暖,很美好。

睡到自然醒,吃了妈妈精心准备的午餐,一家人聊着一个多月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细小琐事,很温馨。

爸爸妈妈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民,随着生活条件渐好,虽然不需要他们下地种田干一些繁重的农活,但是因为女儿还在上学,早出晚归的谋一份微薄的工资维持开支还是必要的。每个工厂似乎都是这样,某个时段的旺季总会剥削劳动力,让辛苦的爸爸妈妈没日没夜的加班。一段时间下来,饶是身体再硬朗的人也会累垮。有时候摸着妈妈粗糙布满老茧的双手清晨总是会有点难过,看着岁月爬上父母的额头,听着他们打趣自己已经是半只脚迈入棺材的人时内心就分外心疼。

都是成长的代价吧,只要自己快快长大就好了,才有力量去保护他们。

吃完饭小小的休息了一下,清晨就匆匆出门了。今天初中的好姐妹黄妤和发小翁洁约了一起去逛街,好久没见的感觉让比较宅的清晨也欣然接受了这个约会。

三个人吃吃喝喝度过了一个下午,就如以前那样手挽着手,恍惚的好像回到了中学时代。也许是太久没见了,清晨总觉得彼此之间还是有种疏远的感觉,尤其是发小翁洁。这家伙在中学时搬了家就一直不太联系,虽然两个人在一个高中,繁忙的课业之余也会在偶遇之时小聊一番,QQ微博偶尔也会互相交涉,但是总是感觉不如从前。碰面时清晨居然觉得对方生疏的目光有些躲闪,嗯,可能是自己敏感了吧。

散了以后清晨和两位好姐妹挥手拜拜,然后独自一人往车站走去。脑海里想着小时候和翁洁欺负男孩子的那种革命友谊,不禁笑出声来。还记得有一次自己最心爱的洋娃娃,是那种眼睛会眨巴眨巴的可爱塑胶娃娃,被隔壁开小卖部的王阿姨家的捣蛋鬼抠掉了一个眼珠,尔后还被他往眼洞里灌沙。清晨哭着看着他的恶行却不敢上前争夺回来。瘦小的翁洁在胖揍一顿捣蛋鬼之后帮着清晨抢回了娃娃。清晨还记得那个时候受了伤的翁洁站在自己面前,递过娃娃,擦伤的手臂还在往外微微渗血,被不断放大显得高大的身影。历历在目。

回家的车站还是一如往常那般积满污垢,终年的扬灰遮掩了它的本来面目。

“清晨!”

熟悉的声音伴随着熟悉的身影就这么突然出现在清晨面前,措手不及。窒息的感觉的从心底蔓延开来充斥全身,清晨只觉得胸口闷闷胀胀的很难受,半晌只听到自己的嗓子里发出闷闷的一声。

是陈浩,一个多月前还在和自己交往的陈浩。

“嗯。”勉强抬头,轻轻地出声。

就和每一个失恋的女生一样,清晨无数次想过两个人再次见面的场景,像这样的偶遇也在假想之中。本以为自己会淡然洒脱地和对方道一句“好久不见”就潇洒转身,却不知现实中的自己这般怯懦,远没有理想中的强大。

也许还在有所期待吧。

“清晨,我一直会把你当成我最重要的朋友的,希望你也一样。”

这是清晨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收到陈浩发的短信。

只是车站的偶遇,没有过多的交流。不是不想说,只是不敢说,怕自己一多说就会在下一秒泄露的狼狈,宁愿强忍着快要崩溃的情绪也不想低头委屈自己。

心口还在涩涩的发疼。

好吧,朋友,朋友。

7

结束了假期,再次坐上回往A市的长途大巴。

清晨看着车窗外检票大厅还在向自己招手的爸爸突然就有点伤感,这个印象里永远无所不能但却沉默着不太会表达的男人居然也会显得这么渺小。是成长的代价吧,我在拼命地发芽,而你却已经白了头发。

回到寝室时顾晨夕晓颖两人正坐在床边聊天,顾晨夕抱怨个不停:“真是的,我爸还非得让我请他吃饭,说什么他开学帮了这么大忙要谢谢人家……”这个“他”是顾晨夕每次卧谈会时必谈的经典人物,最不喜欢的男生类型中的败类典范——高键,开学之初打着各种带队的名义泡漂亮学妹的芸芸学长之一。顾晨夕就是他带领着办了入学手续,一路上叽叽喳喳旁敲侧击问着顾晨夕讨要各种联系方式,还美其名曰方便日后学术交流。烦得独自前来的顾晨夕一脚踹了对方的屁股,也不管自己的行李箱还在人家手中就扬长而去。用顾晨夕的原话来讲,这个人就是“又高又贱,猥琐两字写满脸”。清晨也在校学生会纳新时看到过这个人物,偶尔也会看到他在漂亮女生面前打转,但是对方也没有顾晨夕形容的那么不堪,起码对方长得挺绿色无公害的。

收拾完东西清晨已经听出个大概了,刚被老爸顺路送着返校的顾晨夕在校门口好巧不巧地遇上了高健,对方彬彬有礼道貌岸然的模样赢取了顾晨夕老爸的好感,热情的老爸非要请对方吃饭。顾晨夕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磨不过老爸,只好无奈妥协。前提是再加两个好室友一起出发。

清晨和晓颖相视一笑,只好舍命陪朋友。二话不说,三个人直接走下楼去。

步行到学校外的餐馆时顾爸爸接了个电话就匆忙走了,临走时还特意关照高健“想吃什么别客气”。顾爸爸一走饭桌上的气氛就明显不一样了,顾晨夕抽走桌上唯一拿在高健手上的菜单,侧着脑袋甜甜地微笑着问对方:“有什么忌口的吗?”高健受宠若惊地看着眼前突然变温柔的野蛮学妹,也微笑着说:“海鲜会过敏,其他都可以。”

“哦,好的。”顾晨夕也不看价格,勾勾选选很快就选好了,递给服务员后,温柔地说道:“八菜一汤,不够再添。”清晨听完,顿时觉得浪费。晓颖也好心提醒道:“这家菜的量都给的很足的啦,九个菜我们可能会浪费。”

“没事没事,我再叫两个室友好了。”一旁的高健插话道。

不顾三个女生的白眼,高健快速打完电话,敲着筷子就等上菜了。

高高的男生从餐馆大门走进来,清晨顿时觉得眼熟,但是却没搜索出任何记忆。高健挥挥手示意对方,男生踱步而来,自然的坐下。

“我室友洛以沫,也是我高中学长,大二休学一年,今年刚转到这边继续复读,哈哈哈,留级生。”高健一副很熟络的样子,拍着对方的肩膀豪放的大笑起来。

对方掸开高健的手,知会道“高逸在Dota,自己会叫外卖”。扫一眼对面的女生,无谓的眼神在看到清晨后突然生出怒火来。清晨被对方莫名的眼神震慑了片刻,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对方了。疑惑的间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就像清晨想得那样,海鲜宴,鱼类虾类藻类扇贝类品种丰富。也不尽然,一盘油亮的炒青菜是例外。

高健的脸明显抽动了,顾晨夕忽略眼前满脸黑线的这位,招呼大家随意吃喝。可怜的高健夹着青菜吃完了白米饭,看着大家吃得这么愉快,只好发挥自己健谈的特长,絮絮叨叨讲述着学校的趣闻。

一顿饭吃得还算愉快。只是席间若有似无的看到对面那个素未谋面过得男生一直盯着自己,清晨心里实在是有点发怵。

散席后还算大度的高健居然好心情的约三位学妹去逛了附近的跳蚤市场。洛以沫和高健打了个招呼就匆匆离去了。

快逛完这条街时,清晨趁着高健转身面向自己,假装不经意地问道:“高健学长,那个姓洛的学长为什么表情怪怪的?”“哦,他啊,本来就这么张扑克脸,刚转学过来时好像被人指路指到公共女浴室去了,一直绷着脸郁闷呗。要我肯定幸福死了,那么多美女。不过指路的那位也的确缺德,你也应该知道那个女浴室吧……”大大咧咧的高健随手拿起身边小摊上的手机壳,笑呵呵地还在说。清晨脑海里的迷雾瞬间就散开了。

指路,指路……哈哈哈,原来是你。


8

坐公交车时,清晨喜欢右手边靠窗的位置。看着车子摇摇晃晃绕过这个城市的最繁华的地段,华灯初上的喧嚣总是在车子靠站时伴随着大开的前后门铺面而来。

家里并没有宽裕到一个月给好几千生活费的地步,只够维持日常生活的月钱在清晨合理的花费下也总是没有多余。于是,在公告栏看到招聘家教的启示后就立马打了联系电话。

对方是一位白领的单身妈妈,有着职场女性的干练和忙碌。清晨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给她正在读初二的女儿补习英语,每周五六七,每天两个小时。工作量不大,只是每天都要在傍晚坐上公交车,摇摇晃晃一个小时才能到达对方的家。好在小女孩乖巧懂事,很接受清晨细心地辅导。偶尔妈妈回来晚了,清晨也会经过对方同意,为小女孩煮一碗营养面条。

女孩家小区附近有一所聋哑儿童学校,规模不大,据说是几位善良的聋哑学校的退休老师合资创办的,全校只有50几个学生。清晨每次返校坐公交车时总会路过那里,木质的栅栏在枫叶的掩映下显得很有年代感,有时候透过浅黄色的房屋的窗子可以看到一群无声的天使微笑着用他们的肢体表达内心的想法。

一个月后,清晨在学校附近的书店买下了一本手语书。鬼使神差,也许只是心血来潮,想要窥探另一个不同的世界。

日子不咸不淡的按着预留的伏线划下轨迹。

在冬至后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中,迎来了平安夜。满街圣诞的霓虹渲染了节日的气氛。

顾晨夕在十月加入校学生会后,被副主席高健虐了两个多月后,精神极度崩溃,拉着即将出门做家教的清晨和赶着约会的晓颖,一定要两人陪着过节。晓颖爽快地打了电话给男朋友说明情况后就答应了,清晨犹豫着从包包里摸索手机时,单亲妈妈刚巧打了电话过来,说是风雪太大,让清晨不用赶过去了。

“啊,我们也好久没有出来逛街了。”顾晨夕围着厚厚的围巾,挽着两人走在热闹的大街上。

“对啊,你天天和高健一起,我和清晨只有孤苦相依。”晓颖忍不住打趣顾晨夕。

“能不提这个人渣吗?”

……

清晨微笑着不搭腔,三个人在一起总是这样的固定模式,两个人总是不停的拌嘴开玩笑,一个人愉快地静静观望,好像所有的烦恼就在这样的相处中消磨殆净。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清晨看到迎面的人堆里出现熟悉的面孔,是发小翁洁。没有考虑为什么她会出现在A 市,清晨愉快的招手“小洁,小洁,这边!”。

喜悦的圣诞歌声中,清晨看到圣诞彩灯的光打在一脸惊慌的翁洁脸上,翁洁身边那个叫陈浩的男生缓缓转过头来,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两个人,牵着手,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毫无准备的清晨面前。

歌声好像停止了,大雪也温柔了下来,世界静止一般,只有自己的心跳。慌了神的清晨听到脑袋里“轰”的一声,麻木转身跑进人堆里。陈浩好像叫了自己的名字,顾晨夕和晓颖也在叫自己,可是崩溃的情绪已经控制了大脑,什么都听不到。清晨只知道不断拨开拥挤的人群,然后落荒而逃。


9

你会不会有过这样的期待?

年幼时在去学校途中弄丢的心爱发夹,总以为自己仔细地去寻找它就会出现。

课堂上没有听懂的难题,总认为课后自己认真看几次就可以学会。

错过的那场演唱会,明年一定还会举办,自己一定还能参加。

说的第一百次的分手,总以为能像前面的九十九次那样和好。

对于错失的一些东西,太自信的给自己很多期许,倾注所有的喜悦,内心却明明白白的计算着不可能大于可能的准确概率,却还要在外表下假装积极美好的追寻。累不累?

是为了什么而失落。

是为了什么而难过。

是为了什么,而这样狼狈和不堪。

还在自欺欺人吗?林清晨。

同意分手,是因为生气伤心委屈难过和冲动,看不惯你为别人发愁。

不问原因,是因为我想自己还有时间去自我反省,找到我不好的理由和改正的契机。

不主动联系,是因为内心小小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因为我们还在闹别扭。

同意维持朋友关系,是因为,以为你还是一个人,以为你也像我想着你那样想着自己。

全部,都是因为,我还以为我们有转圜的余地,我以为我们还能和好的,就算再怎么难过,我都坚信你会回头来找我的。

原来,都只是,我以为,只是单纯的我以为。

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知道周围的人越来越少,欢快的圣诞歌声也越来越远。顾晨夕没有追上来,晓颖也没有出现。

看不到他们了啊。那就好,那就好。

可是,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胸口的窒息感伴随着腹部隐隐的疼痛,让清晨难受地呕吐起来,晚餐混着复杂的味道尽数吐了出来,天旋地转的感觉。说不清是因为身体的不舒服还是心里的不痛快,眼泪就肆无忌惮的落下来。眼泪融在呕吐物里,渗入雪地,封存入地。放在外套内衬口袋里的手机好像隐隐在响,不想理它,随便它吧。

强撑着身子,清晨苍白着脸跌跌撞撞地往校门口走去。飘扬的雪花顺着围脖的空隙落在脖颈的肌肤上,被体温融化,肌肤传来刺骨的凉意隐隐的好像可以蔓延到全身。

沿路三三两两的小情侣,或牵手、或拥抱、接吻,旁若无人的幸福地依偎在一起。

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白蒙蒙的雾气里走近两个高高的身影,好像是高健他们。一惯高调的大声笑谈着什么趣事的高健,也不管身边的人是不是给了反应。只是顺着对方直直地目光转过头去。

“哎?这不是林清晨嘛。清晨,顾晨夕人呐,学生会还有事呢就溜了。”

“哎,清晨,清晨,怎么了?”

“清晨,别吓我”

……

好像听到心里“咔哒”一声,绷着的那根弦告诉自己可以不用坚持了。

软软地倒在雪地里,清晨觉得很累,很累。

好想睡一觉。

就这样睡一觉吧。

什么都不用想,不要再去想。


10

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好像自己静静地躺在水底,周围所有的声音被水泡包裹住,发出陌生的音符。折射入眼帘的风景澄澈得不像话,像是另一个世界。浮在水面的树叶混杂着灰尘颗粒,在风的推动下画出涟漪。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风云涌动,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

平安夜的跌宕起伏像是一场幻象,圣诞钟声敲响之际清晨已经躺在了A市二院。

好在是急性肠胃炎,没什么大问题。

一个人打着点滴,清晨静静发呆。

高健和洛以沫焦急地把她送进医院,依稀记得自己中途还吐了一次。背着自己的那个人一定也被吐得满身都是,不知道两个人哪个才是倒霉鬼。

清晨睁眼后,病房里只有高健一个人坐在自己身边,他放心地松了口气。尔后手机没电的他问清晨借了手机就出门联系顾晨夕了。病房里只剩下隔壁病床的大妈传来疲惫的呼噜声。

也许真的不需要再去期待什么,刻意遗忘的还是依旧会在反复的噩梦里挣扎着掐紧自己的脖颈。而横陈在眼前的现实却像撒开了一张无形的大网,把自己牢牢的束缚在细密的崩溃里。

心还是微微的在打颤,脑海里却开始不受控的不断回忆那些蛛丝马迹。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高二文理分班后去找他,正好碰到被分在隔壁班的小洁时为两人做了介绍,他微微笑着告诉自己,我们早就认识了啊,班级活动一起主持过。

年级段篮球赛时托小洁去送水给他,她满脸笑意地告诉自己,你家那位打球很帅哦。

大雪天看到没带伞的小洁踩着积雪东倒西歪,好心地喊着楼下的他去送伞,他正巧拿着伞要往楼梯口走去。

……

不受控,完全不受控的一幕一幕散发着媲美电影院巨幕厅强大的音效和视觉震撼,一一浮现在眼前,不忍直视,不能不直视。

每一幕的他和她,都是自己在导演创造机会,即使情节最后偏离了自己预设的剧本,清晨还像傻瓜一样蒙在鼓里拍手叫好,真是好笑。

还在憧憬的复合,想着对方道歉后要怎样好好惩罚一番,像小恶魔一样叫他痛改前非。

还在梦里编织的未来,思考着未来的两人会是以怎样的姿态坐在午后的藤椅上,回忆和感谢过往的这些小小摩擦。

这样的自己,真是好笑。

真相太赤落落,空气冷得像要冻成冰渣。手脚瑟缩成一团,这样抱着自己一定会好一点。

侦探潇洒破案的背后,会不会有一颗足够强大的内心,去接受自己一步步揭开蒙在眼前的绷带后铺陈在面前残酷的现实,用自己无法控制的探求欲,去结果掉所有人以为的美丽外表。

这一点清晨不清楚,清晨只知道自己的心脏正以一种很不舒服的速度在紧缩,不断在紧缩,内在的情绪却拼命想要冲破那层薄膜。就像快要爆炸的气球被紧紧环抱住,即将破碎的窒息感。

好难过。

你们微微笑着那个傻瓜一样的我,遗失在旧风景里,而我却还在原地。

等一个回不来的荒唐梦。

舍不得挥挥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露浓霜重层林染,桐叶知秋亦感伤。 素月青光枝浅影,淡云薄雾桂残香。 银烛不暖流萤冷,屏画无温枕褥凉。 孤雁一声忧怨...
    静铃音阅读 491评论 21 63
  • 猜猜我姓啥?(tou) 我这个姓来自中原。 中原历史上曾有这么一个时期——根据三句话猜出是三国。 你知道关于哪些三...
    亲爱的珊珊老师阅读 461评论 0 2
  • 恬源阅读 5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