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悔

目录

云谜会已正式开始,司涯阁内人影攒动,配着仙灵的丝竹之音,或猜谜解字,或观赏歌舞,或几盏酒杯相撞,谈天言月。

但显然,适才出尽风头的二人仍然是这场欢宴的中心主角,人们三言两语之间,总还是绕不过二人的名字。

“蝶雅仙子的年岁不小了,帝君也是时候为她寻一位良婿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今日这云谜会就是一场戏,什么择佳人赠玉钗,我看,这分明便是为蝶雅仙子准备的。”

“如此说来,帝君也真是好心思,亲手造就了这一场玉钗美人的佳话。”

“仙主仪表堂堂,处事沉稳,若论才思敏捷,确为六界翘楚。他与蝶雅仙子青梅竹马,又得帝君看重,如今终于历劫归来,想来今后仙途定会一帆风顺,大有作为。”

“确然确然,依我看,这过不了多久,天界又将添一桩喜事…”

这些话在司涯阁内萦绕不绝,句句皆入了青持的耳里,压得她心内越来越冷,指尖越来越凉。

透过人群,她小心翼翼的望着那个人,看着他面对众人的恭贺游刃有余,看着他与身旁的女子温言软语,毫无间隔。

他如今身披华服,举手投足之间风华无限,他是如此熠熠生辉,衬得她这样渺小,这样灰暗无光。

她的目光在他身上千流百转,然后不自觉的落到了那位面容娇俏的少女身上,久久愣住。

他会娶她吗?

大约是会的罢。他们看起来是那样相称,无论是外貌,还是身份种族,她都是一个无可挑剔的选择。

青持的眼光瞬间黯淡下来,原来这几百年皆是虚妄,他于她而言,始终是一个遥不可及的陌生人。

“在想什么?”

她恍惚许久,猛然回过神来,才发觉是青歌在叫她。

她茫然无措的摇了摇头。

青歌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唇角,抬袖一指桌上的酒樽,淡然道:“樽里无酒了,你去添一些。”

她未多想,点点头应了,恭顺的端起酒樽朝阁西走去。

片刻后,她端着添满的酒樽折回,却见青歌的座上空无一人。

她以为他不过去与别人应酬了,于是跪坐回原来的位置上,静默相待。

但左等右等,仍然不见青歌回来。

她略微有些焦急,抬头在四周张望,却并未在人群中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心内渐渐生疑,正值此时,脑海里忽然莫名回想起在司涯阁外青歌对她说过的那句话——记住,无论你做了什么事,无论你走了多远,哥永远都不会舍弃你,芦苇荡永远都是你的归宿。

她想起那时青歌意味深长的眼神,那眼神里似乎有千言万语未说清——其实不是未说清,而是那个时候,她还未看透。

一滴冷汗从她额间缓缓滑落,她眼中瞬间慌乱起来,心间的律动愈来愈大,仿佛要遮盖住满阁的丝乐与人声。

她的目光落到了司涯阁入口处,彼时众人心思皆在厅中,那里显得有些清冷。

但这清冷,在她看来,却有如魔障一般吸引。

她冷不丁将头转回来,望着自己宫衫的裙裾,思量良久。最终用力按住自己颤抖的双手,站了起来。

她低着头,从人群背后绕过,一步一步,急促又谨慎的朝入口走去。

将将走出司涯阁阁门,便似乎将一切繁华喧闹尽数隔绝。

她轻轻吐了一口气,脚步更加轻快了一些。

“这位仙友请留步!”

身后徒然传来一声呼唤,让她心神皆是一抖。不仅是因为这声音来得出乎意料,更是因为这声音是如此熟悉,是她的魂牵与梦萦。

她犹豫了许久,极慢极慢的转过去,却不敢抬眼望他,只是低着头。

风轩信步朝她走来,执袖微微行了一礼,问道:“在下风轩,叨扰了。”他直起身来,眼中有些许困惑,“我下界百年,对天界之事多有生疏,敢问仙友的名号是?”

她愣了一愣,开口涩然的答:“我只是一名小小的宫婢,没有…没有什么名号可言。”

风轩面上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又问:“那请问姑娘,侍奉的是哪所宫宇?”

她轻咬了一下嘴唇,脑海里一团乱麻,没有答话。

风轩见她如此为难的模样,恍然道:“是在下失礼了,姑娘不必害怕,我只是觉着,与姑娘好像似曾相识。”

她听及此言,心间滑过一丝酸楚又欣慰的感觉,目光蓦然有些湿润,但又很害怕他望见,于是一时失了语。

“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风轩有些痴然的望着这个在自己面前手足无措的女子,满目疑惑。

她的背脊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喉间立时涩然起来,脑海里似有一个魔障般的声音,不断叫嚣着——承认罢,承认你与他是旧相识,承认你们不仅旧相识,还曾旧相爱。告诉他你们那些生与死的过往,倾诉你这几百年对他的相思相恋。魔又如何?仙又如何?只要告诉他,他一定会想起来,他一定会带你走。

——此情此景,不正是你所期待的。你所等的,不就是他来问你的这一刻吗?

这魔障叫她心潮翻涌,好像立即便要喷薄而出。但待她抬起头来,望见他满目陌生的探究,望见他身上的华服——他肩上以金丝绣了几朵详云,那绣样精致又繁复,为他风流俊雅的气质里平添了几分高贵。

她手背轻轻一晃,碰到了自己身上布料粗糙的宫衫袖袍,于是只一瞬,出口的话便成了:“仙主认错人了,你我…你我今日,是第一次相见。”

风轩模模糊糊应了一声,显然是有些失望,他沉默了一会,双目微凝:“但你这双眼睛…”

他忽然伸手来碰她,她心下大惊,慌忙低着头退了一步,低垂了眼眸道:“仙主请自重。”

风轩一愣,这才恍然发觉自己毫无意识做出的举动,这当真甚是奇怪,自己一向情绪淡薄,与人疏离却不会失了礼数。但如今看着面前这女子,竟然险些无法自持。

她究竟是谁?为何人群中只寥寥一眼便那样深刻,为何与她初相见,却好像已与她相识了很久很久…

“恕我冒昧,”他木然的将手收了回来,眸间多了一分坚决,沉声道,“姑娘可否以真面目示人?”

她纤细的身体徒然一颤,心下立时慌乱起来——他认出她来了…不,不可能,他观察入微,又法力超然,所以发现了她面容有假。但结界未破,他必然看不到她法术屏障下的真面目。

怎么办?

她下意识的咬着唇,苍白的唇色上渐渐渗出了丝丝血红。

他饶有意味的看着她,声音里多了一抹危险的味道:“今日司涯阁众仙荟萃,姑娘却这般遮遮掩掩,不肯道明自己身份,不知是…”

他半是威胁的话还未说完,却听后方传来了一阵娇媚的少女声音:“风轩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可教人家好找。”

青持的身体更僵了,面上死寂一般的发白,当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己今日大约是在劫难逃了。

“风轩哥哥来外边做什么?”蝶雅天真的问,一张娇小的面庞上满是明丽的笑容。

风轩立即敛去适才有异的神色,温和的回:“里面太闹了,我出来清静清静。”

蝶雅长长的“噢”了一声,继而目光一移,似乎这时才看到这里还有一个人,她秀气的双眉立即一撅,“你是谁?怎的会和风轩哥哥在一起?”

青持正绞尽脑汁思虑着词措,却听风轩淡然的道:“雅儿,她只是一个路过的宫婢。”

蝶雅立时目有不屑,却仍是探究般打量着她:“宫婢?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虽不知风轩为何会帮她,但她总算稍微松了一口气。她稳了稳心神,恭顺的答:“婢女面貌普通,必然入不了仙子的美目。”

这个回答叫蝶雅很受用,她面上稍显得意之色,终于将目光重新撤回,扯着风轩的衣袍开始撒娇,“风轩哥哥,父君那里还有很多宝物,你去替我赢回来嘛~”

面对少女娇媚又期待的眼神,风轩一阵头疼。他犹豫了一会,刚想说什么,却见先前那个宫婢已躬身行了一礼,默默转身退去。

他眼中一空,心上也是一空,不知为何徒然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楚,好像在那宫婢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失去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物。

他宽大的袖袍下手臂微微一动,却最终又被强压了下来。

“风轩哥哥,走嘛走嘛,外面多没意思啊…”


少女娇俏的声音在青持身后渐行渐远,最后湮灭消失。

她背对着他们,眼眶里的泪终于落下来,大颗大颗砸在她的裙裾上。

她不敢发抖,不敢表现得有任何异样,只有将手背掐得发紫,紫得触目惊心。

她想,她终于见了他一面,他还这样近的对她说过话,这便够了。

从今往后,他依旧是天界的仙主,而她只是殻煞谷上的一个罪人,她与他不再会有任何关系。

这三百年来,她看他死,看他生,她曾经最希望的事,便是他不要忘了她。

但如今,她只能让他忘了她。

他的锦绣前程,如花美眷,都与她无关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背负的责任,她已不再是几百年前那个随心所欲的小姑娘了。她爱他,可爱一个人,不是毁了他。

对一个人有情,但不能凭这情,便去毁灭任何人。

她越走越远,最后终于来到除籍台前。

除籍台旁立着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那身影听见动静,缓缓的转过身来。

青歌半是无奈,半是宠溺的道:“傻丫头,你怎么又回来了。”

“知妹莫若哥,”她抹了抹眼角的残泪,云淡风轻的一笑,“阿哥最是了解阿持的心思,否则又怎会事先便在这里等阿持。”

青歌也笑了,他英气的面庞上忽显疲惫,好像瞬间苍老了许多。

“你想好了,一旦跳下这除籍台,便再也无可回头了。”青歌沉声道,目色满是怜惜。

她闻言闭上了眼,过往如云烟一般在她脑海里一一滑过,谁也不知她看见了什么,只是后来,她嘴角慢慢提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阿持想好了,岁月从来都无可回头,”她睁开眼睛,眸中一片柔和的光芒,“阿持,无怨无悔。”

下一章



作者有话说:首先是新年快乐,我的小天使们~再就是跟很多读者一定要好好道个歉,毕竟这文只有最后两三章了,但当时是编辑突然不让我发,要准备出实体的事情,但是紧接着就接到了文化局严打仙侠文的通知....最后搞得拖到了现在才能发,真的是非常抱歉。这几天就会把这篇更完,顺便通知大家一声我又写了一篇新文啦~链接在此(师门有妹初养成 文案),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哟~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457评论 4 357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43评论 1 285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327评论 0 23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07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30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14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14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2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59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6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41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7评论 2 248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14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6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30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17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76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