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上,每一步都不好走

有句话叫,难走的都是上坡路。乍一看,我觉得很有道理,可不是吗,上坡最累人。但再往深处想,平路、下坡路真的好走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其实,人生路上,每一步都不好走。

林溪大学学的日语专业,毕业换了几分工作都不满意。刚好当地政府要招一批毕业生去下面的农村支教。林溪稍加考虑就报了名,经过一轮笔试,最终招募的人员名单里有她。

分配方案下来之后,林溪立马就傻眼了,她被分到了一所高中。高二历史老师缺位,让她带历史课。

林溪一直以为是去小学,教一群小朋友,带着他们玩儿。她做梦也想不到,即将面对的,是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高中生。林溪大学非教育专业,更不是历史专业,这摆明了是赶鸭子上架啊。

但是已经到这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刚上手时,林溪面临一堆难题,讲课声音不够响亮,板书不够漂亮,学生们不听她的话。最要命的是,课不熟练,讲得磕磕巴巴的。

在林溪焦头烂额的时候,办公室里有位老教师心疼她刚毕业,开导她说,教书其实没有技术含量,课上的多了,熟练了,自然得心应手。这份工作其实谁都能做好。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慢慢来,多下功夫,纵然我不是科班出身,也会越来越熟练,越来越轻松。

课不熟,就多备。上午别的老师已经下班了,她还坐在那里写教案。中午别人在休息,她在做各种习题,因为她惊喜的发现,只要多做题,就能对课本有更深的把握。晚上,大家在追剧,她上网查历史资料,力求把课上得有趣,吸引学生。

板书有问题更是要多练,没事她就在办公室的黑板上写板书,一节课的板书,她要提前练上十遍才敢进教室。

讲课声音小,怎么破,她想了个办法,平时跟人交流她刻意提高音量,锻炼大声说话。上课时她更是是拼全力在呐喊,一节课下来,几乎要瘫在椅子上。

慢慢地林溪发现,课堂上没有学生反映她声音小了,她讲得绘声绘色,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板书也整齐得不像话。而师生关系紧张的问题,只要她跟朋友一样,和颜悦色地和学生沟通,就能轻松解决。

林溪看着评教评学活动的册子上,学生们对她好评如潮,她感概颇多。但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

熬过数个日夜,从一个小白,到学生满意的好老师,林溪走的是上坡路,其中的艰难不言自明。



小萌毕业后,一直在考公务员。跟大多数人一样,她看中的是体制内的稳定,体面。

很多人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形容公务员考试,小萌觉得自己对这句话体会最深。终于,幸运降临到她头上,她考入了区司法局。

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小萌开始上班了。慢慢她发现,这份工作带给自己的除了收入,就只剩下失落了。

小萌的工作是处理千篇一律的事情,而且未来好几年都不会有工作调动。就算有调动又如何呢,比自己进单位时间长的老员工,不也是每天重复同样的工作。

这就意味着,在这个系统里,小萌要原地踏步,要一直走平路。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一眼看到自己退休的样子。

纠结好久,一个大胆的念头在小萌心里产生了,辞职。刚有这个想法时,她被自己吓了一跳,自己肯定是疯了,辞职,以前努力就白费了。但继续待下去,以后的几十年就都搭进去了。走出去,生命才会有更多可能。

于是,带着决心和洒脱,小萌毅然决然地辞职了。虽然在家里和单位各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但是她不后悔,她知道自己的路不在体制里。

在公务员体统,小萌走的是平路,但是她也走不下去了,看来平路也不好走。



沫沫怀孕前,是个生活有规律的小女子。工作之余,她坚持一周看本书,她坚信让灵魂在路上,才能称之为活着。沫沫坚持运动,羽毛球、深蹲、平板撑等等,做得有模有样,她的好身材是出了名的。孕前,沫沫一周三片面膜,坚持保养,晚上不洗脸睡不着觉。

有了孩子之后,沫沫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天24小时围绕着孩子转,被屎尿屁淹没,完全没了自我。偶尔,孩子睡着了,她就马上加入低头党一族,看网页、刷朋友圈、逛淘宝,以此犒劳自己没日没夜照顾孩子的辛苦。

以前的读书、运动、保养,沫沫统统都抛弃了。即使孩子慢慢大些,她可以腾出时间做那些事,她仍以自己的精力要全部放到孩子身上为借口,来安慰自己,依然没有行动。纵然看着镜子里爬上眼角的皱纹,看着肚子上的赘肉,她只是感慨岁月是把杀猪刀,只是骂自己懒。

自己的样子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老公能看下去吗。终于沫沫无比信任的老公,有了暧昧对象——自己的女同事。

沫沫发现老公跟女同事有暧昧关系的那一天,她明白自己这下坡路走得有多荒唐,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教训。以后该怎么做,相信她很清楚。

人在路上,上坡路难走,费神耗体力;平路看似平坦,但容易磨灭意志,很多人走着就后悔了;走下坡,是人们在放纵自己,看似轻松,但是后果却极其严重。

所以,人生路上,每一步都不好走。所以说人活一世,每个阶段都不容易。但是只要找准方向,坚持自我,永不放放弃,每个人都能活出不一样的精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