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如此多焦23

96
狗一样的污姐
2016.08.26 20:23* 字数 1341

前情回顾

我正准备睡觉,洗完澡的安安抱着个枕头溜进我房间,大喇喇地在我旁边躺下,并且问了个很欠扁的问题。

“你跟许绍念是因为什么分手的?”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我狐疑地看着她。

“以前你挥泪斩情丝,为爱走天涯,你不说我也不好问嘛。”安安贼兮兮地笑。

我撇了撇嘴:“现在就好问了?”

“今天看你跟许绍念相处甚是融洽,想必心里已经没芥蒂了。”安安紧挨着我肩膀,“我一直都很好奇,当初不是说都要准备结婚了吗?咋就突然分了?”

毕业后,我和安安虽然在一个城市,但S市很大,要聚一次也难,何况都有各自的生活,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方便去打扰。

当年,我和许绍念分手,并以最快的速度逃离S市,只通知了安安这个结果,但具体的原因却未向她细述,我不说她也不追着问。我觉得好朋友之间的相处就该这样,你来她去迎,你走她不留,我存在你的人生,但不扰乱你的旅行。

现在安安问起,诚然如她所说,关于过去我已经放下许多,不再隐忍心里掩于唇齿,于是就把和许绍念妈妈以及夏雨桐之间的事和盘托出。

回想起来,跟许绍念分手,有年轻气盛的缘故,有长途拉力马达不足的缘故,有自尊心死灰复燃的缘故,总之,内忧外患各种因素促使我做出当初那个决定,而且三年以前,我爱那个男人几近疯魔,从最开始的信任危机到后来的阴暗嫉妒,我差不多到了自我毁灭的地步,幸亏幡然醒悟及时抽身。

离开后,我真心以为不见即会相忘,结果非到和许绍念重遇之时,才不得不承认自己错得太离谱,再死的水遇上对的石头,它也会泛起疯狂的涟漪。

安安听我说完,捏了捏我的手,说:“真难为你了,什么都自己受着,那时候看你难过,我心里也不好受,你又什么都憋在心里,不过,两个人之间的事,又涉及到人家父母,确实不好跟第三人说。”

“那你现在怎么打算?”她问,“想过和许绍念和好吗?”

心情莫名变阴了,我喃喃作声,似自言自语:“和好,有可能吗?”

“其实,你跟许绍念之间没有大问题,先说那夏雨桐,我觉得他们两个人并不像你所说的郎情妾意,以你我对许绍念的了解,他不会是那种勾三搭四的男人,何况人家早已经回美国了,更不应该成为你的顾虑。至于他妈,老太太嘛,折腾几年就折腾不动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要你们坚持,最终都会妥协的。”

安安说得倒轻巧。

“我和许绍念,无论家庭还是个人,差距太大,就像老太太说的,门不当户不对,走不到一起去。”

“物质上代表不了什么。”安安说,“心灵契合才是根本。”

“你怎么回事?”我坐起来盯着安安,“以前你不是很不看好我跟许绍念吗?怎么现在反倒开始凑合起我俩来?”

安安回望着我:“以前吧,我对许绍念有偏见,觉得他固然是好,但未必是你的良人,因为就我所见,他对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看着没那么在乎你,后来你们分了手,他满世界找你,还跑来堵我的门,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般人做不出来的,我死活不肯透露你的下落,他也不放弃,每隔一两个月就来骚扰我,你知道,跟许绍念玩宫心计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幸亏我以不变应万变,一口咬定你从未联系过我,他才没辙的。”

“是吗?”我感到意外,“他有找过我?”

“是啊,要不是你走前警告我,说从此和许绍念再无瓜葛,关于他的一切你都不再关心,我要是提起他,你就跟我绝交。”安安抚着胸口,“你可不知道,这些事情憋在我心里好久了,若非不是顾忌你之前说的话,早就告诉你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少年如此多焦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