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一)

       已经过去才能称为故事,而一切故事都可以从2008年作为起点,从2008年蜿蜒崎岖蔓延到今天,在无数日里夜里回忆,是一个又一个的片段。

        前几天在办公室与同事讨论,他说,只要你们印象深刻的事都发生在2008年。细细思量,是。

        2008年寒假,不愿意回家,立志要一个人在武汉过年,为此几乎不主动联系我的父母打了好几个电话到宿舍,要求我回家。当时发生的细节已经记不清了,姐姐要我回家,大侠要我回家,来回几个回合后各自退了一步,我决定先去找大侠们,然后与他们一起从四川转道回去。这是一个不小的决定,除了老家武义县我只来过武汉,连金华杭州都没去过,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远门,作为资深睡觉爱好者,没有任何外出经验。大侠说如果能买到车票就同意我去找他们,当时临近放假,2008年的火车票没有网络销售,全部靠人工排队,急急忙忙去买火车票,竟然真的买到了,不过是无座,武汉到重庆,再从重庆坐大巴转四川,漫漫路途,一切都很未知,但毫无感觉。

      要去四川,很开心,没有害怕,没有犹豫,只是兴奋。那时很穷,剩下的时间少吃饭,多省钱。年少,个子小,还很弱,同学不放心,不记得是谁知道隔壁有同学也是往重庆去,于是去问了行程,很幸运是同一班火车,于是托付了他。

        春运很可怕,虽然学生放假早,但武汉学生多。学生都是硬座票,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车程,现在回忆起来膝盖都隐隐作痛。

        因为无座提前买了折叠凳,结果一路几乎没用过,太挤,实在太挤了,折叠凳都没有地方放。过道塞满了人,多到蹲不下,无座的人都只能站着,像一只只小鸡仔在鸡笼里互相挤压一起。这是我经历过最春运的一列火车,没见识过这样的大场面,前半程又尴尬又落魄,一颗浮萍在车轮与铁轨金属撞击声中随火车摇摆。中途陆陆续续下去一些人,到了夜里,地上好歹有了蹲的位置。男同学有座位,我跟着他,夜里困了,他把书包放在腿上,我坐在地上,然后让我趴在他书包上睡觉。火车慢慢悠悠走了一夜在清晨中到达重庆,我们一起在火车站吃了早饭,就此别过,他要往另一个地方去,比我早出发,而我还要等一些时间。与后来的经历相比,这段旅程微不足道,如果不是细细回忆很难得记起,不记得男同学的姓名,不记得专业,不记得长相。来年回学校也没有交集,甚至也没有太多感谢的情绪,现在想想,是不礼貌,可惜我已忘了。

        这是我第一次到重庆,除了记得有棒棒,在车站买了桔子,对当时的重庆没有一丝印象。

         重庆到四川还有很长的路,上了大巴车子就往山里去了。它绕过一座又一座的山,每当觉得人烟稀少好像到了荒山野岭时,就出现了村庄,车子从白日走到黑夜,在路灯下不停奔驰,有时停下来,有人上车兜售吃的,在山里兜兜转转往高处爬上去,害怕吗?不记得了。现在的我,是不怕了。一天一夜的旅程之后才到了。

        见到了大侠。

         这个冬天发生了罕见低温雪灾。我才20岁,我不关心灾害,不觉得寒冷,只是快乐,只是好奇。山上有县城觉得有趣,喝酒最后一滴是发财酒也有意思,饭菜里不一样的香料也很新奇,四川的姑娘这么好看很养眼。

         我不是璞玉,也不是白纸,只是20岁一切凡尘俗世满不在意,像一只小鹿,如果有过白雪飘在空中未沾尘土的人生,也许就是这时。

         当我们在重庆吃了火锅去了解放碑看了朝天门准备回家时,在火车站等了许久,却只等来广播说火车因为暴雪停运了。有兄长们在商量,我只是跟着,退票,换机票,赶飞机,这一切的细节我都不记得了,也有过领着我行走的人啊。

          第一次坐飞机,下着雨雪,当飞机升上天空穿透第一片云层,太阳出来了,阳光照着机翼,棉花糖一样的云朵满满的铺开我没有见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村子的村口,有一颗会听故事的树和一个不会讲故事的二姑娘。这个村子的故事,不多。二姑娘,说了就会忘,然后会再说一遍。...
    肥鹅阅读 17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