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电话号码的故事

坐标:陕西西安

时间:2012年10月5日晚20:20

地点:西安大雁塔

《一》分手一百天

大雁塔音乐喷泉还有十分钟就开始表演了。小芬拉着小潼往人潮鼎沸的人堆里钻去。

“小芬,人太多了,我们不进去了就在外面等着吧。”

“没事,你跟紧我,一会儿人更多了就挤不进去了。”小芬拉着小潼见空隙就钻。

人群堆里有人骂:“有病啊,挤什么挤?”

小潼吓得更不敢挤了:“小芬,你看有人骂呢。”

“没事,不是骂咱们,音乐喷泉马上就开始了,咱待这中间什么也看不到。”说着小芬直接推着小潼挤进去了。

“哇,终于可以吸口气了。”小芬和小潼已经站在了喷泉面前。等待着喷泉表演。

“小芬,你简直太牛了,看来跟你混真是明智。”说着小潼给小芬竖起了大拇指。

“哈哈,你还挖苦我呢,嫌弃我是汉子不是?要不回去找你家萧寒混呗,人家不是还一直等着你嘛。”说着假装生气地推开小潼。

“讨厌,我这不是夸你么,好吧我感谢你收留我,这份情谊此生不忘,日后定会涌泉相报。”

“好吧,好吧,来日方长,我等你以后飞黄腾达好好报答我。”小芬靠拢小潼身旁。

喷泉随音乐喷涌而起,变换各种形态,所有人似乎在见证一种严肃又惊喜的仪式一般,有人欢呼有人拍照有人会亲吻身边的人儿,也许有人流下了虔诚的眼泪。

“哇,太美了。”

“是啊,太壮观了,好美,谢谢你小芬。”

“是吧,我说了吧,看喷泉还得离得近一些,远了的感觉就没有这么生动了。”

“嗯,我还是第一次看呢,真是美极了。”

“你看有的人还钻进去,这样很不安全的。”小芬指的是钻到喷泉里面的女人和小孩。

“是啊,那些大人怎么能让小孩跑进去呢,他们肯定是为了给孩子拍照纪念的。”

“你想进去拍照吗?要不我给你也拍个照留念一下。”小芬望着小潼。

“不用了,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我又不走了,永远待在这里,我们以后周末啊节假日可以经常来看,这样更有趣。”

“也是,你又不走了,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来看。”

小潼挽着小芬从渐渐散开的人群里走出去。

“小芬,你说你也不是第一次观看,为什么还那么激动呢?”

“是啊,你看这么多观看音乐喷泉的人,并不是那些旅游或者第一次看的人,其实大部分都是常年在这里的人们,他们也一样激动一样欢呼,你说为什么呢?”

“也许,也许这种充满仪式感的集体游戏对普通人来说太珍贵了吧,毕竟普通人的生活没有那么壮观没有那么多仪式,所以他们在面对这样的情景会变得浪漫和激情,或者说他们只有在此刻才会充满感情,会念起过来,会看到身边的人,会憧憬未来,会兴奋或者哭泣。”

“也许我们都一样,喜欢这样的不分层次的人聚在一起的集体游戏,谁也不认谁,谁也不知道谁过的幸福还是过的水生火热,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充满神秘。反而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会不自觉的感受到自己的内心,感受到生活之外的情感,于是容易感动容易伤感也容易感觉到幸福。”

“是啊,别人不知道的时候,自己反而更脆弱更温柔。要不我们去肯德的坐会儿吧,反正明天不上班。”小潼指着不远的肯德基提议。

“好,我最喜欢坐在二楼,这会儿去不知道有没有位置了。”说着小芬拉着小潼进了肯德基的门。

“你先上去找位置,我点一点喝的吧。”小芬让小潼先上了二楼。

小潼运气很好,刚上去就有一对靠窗户坐着的情侣打算起身离开,她便让服务员收拾了餐桌,坐在那里等小芬。

“这里,这里。”小潼看到小芬张望便向她挥手。

“运气不错嘛,这一排的位置最好,来给你点的热柠檬茶。”

“谢谢,不过我也想喝冰可乐,有种青春的感觉。”

“不行,高中你就肠胃不好,不能喝冰的,我还记得你那次都住院了,医生让你以后注意饮食,你还不听话?”小芬赶忙拿走自己的冰可乐喝起来。

“知道,我一直都不敢喝这些东西,大学那会儿还发了一个次急性肠胃炎,那种感觉太恐怖了,再想吃的喝的也会忍着。”小潼吃着蘸着番茄酱的薯条。

“嗯,这就乖了,万一你胃病犯了,我还得伺候你。”

“原来你不是心疼我啊,我刚才还感动的不得了,以为你是因为心疼我呢,原来你是害怕自己有麻烦,哼,我们的友情结束。”小潼白了一眼小芬。

“好啦,没良心的。以后我要一直管着你,直到你遇到男朋友为止。”

“你说我,好像你有男朋友一样。”

“再怎么说我在这个城市上了四年大学,实习开始我也在这个城市工作了快一年了,算是这个城市的半个主人。你呢,大学跑那么远,这回来才三个来月,我不管你,谁管你啊。”

“对啊,所以我还是要回来,或许人在没有足够强大的情况下,还是依赖自己的家乡,就像不敢连根拔起,因为生怕自己在另外的领土存活不下来。”

“其实,女孩子还是要离家近一点,我觉得你回来是对的,虽说你会放弃那边四年的朋友还有恋人,但是人一辈子不都是在放弃中得到的嘛,有失才有得吧。”

“谢谢你这么宽慰我,其实关键你在这边,要不然我真的还是没有勇气说走就走的。”

“其实,你在H城上了大学也不错,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其实还是挺羡慕你们出走过家乡的人,那也是一种很棒的经历。”

“芬,我觉得自己像一只离家流浪了多年的狗,再次回来,总觉得融不进去,又没有勇气出逃。”小潼忽然有些伤感起来。

“瓜女子,我们是两个人,未来我们一定会在这里立足,一定会遇到更多的机会,遇到相爱的人,我们一定会生活的很好,和其他幸福的人一样幸福。”

“恩、来,干杯,为我们的友情、为我们工作、爱情、未来干杯。”

她们回忆着自己大学的时光和那些人,像中学老师一样认真讲课的系主任,虚伪势利的导员,充当采花大盗的学生会主席;还有宿舍的女生的家庭、爱情、友情以及她们的梦想。

小潼放低声音说:“我给你说一个特丢人的事情,大二的时候我看上了建筑系一个特别像吴尊的男生,小瑶(宿舍老大)当时怂恿我给人家放电搭讪,可是周末就遇到他牵着一个漂亮女生在校园晃荡,后来几乎每个周末都会看到他们的身影,后来每次看到人家我都躲开,就像自己曾经当了小三一样丢脸。

小芬说:“你这算什么,我在大三收到了一份计算机系男生的情书,那情书把我写的美得不得了,我自己都信以为真了,关键那爱慕的情感写的超级感人,我都打算私藏起来,迎接爱情的开花结果。有一天那个男生约我看电影,可是我等了半天只发现树后面藏着一个剪着汉奸头,身高不足一米六,嘴里啃着黄瓜的穿着西装的男生,我当时还不死心就震了一下他留给我的电话,这时我听到树后面传来了《康定情歌》的声音,我嗖地一下挂了电话,飞快的掉头跑回宿舍,回到宿舍我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这件事最后成了我们宿舍的年终大笑话,我自己也觉得这笑话蛮感人的。”

两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捧腹大笑,眼睛里都笑出了泪花。她们就是这么感性的女生,这么热爱生活又小心翼翼长大的女生。

他们终于在十二点之前坐上了回城中村的400路双层巴士。她们依旧在二层,二层没几个人,有两个男子已经倚在玻璃上睡着了,玩手机的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嘴角挂着微笑。小芬和小潼各自坐在前后的座位上,小芬显然已经瞌睡了。

小潼看小芬只是嗯嗯啊啊的答复着她的话,她拍拍前面的小芬让她安心睡,因为她们是要坐到终点站的。

小潼看着这个城市的灯光,这个城市的人,她也只是过年过节陪着母亲来这个城市采购些物品,平常几乎是不来的,她家是离西安一百公里的小镇上,那里的农村人也是过年过节来一回,也有很多活到了五六十岁几乎从来没有走出过自己的县城。

她从包里翻出手机想拍几张照片,显然手机已经在十一点的时间自动关机了。

刚开机,手机里便出现了一条短信:您的xxxx卡号于2012年10月5日23:05通过POS机存入2000元,可用余额为2350元。

小潼看了好几遍,还给农行打了电话,确定无误的。

其实,看到短信的那一刻,她脑子里就知道一定是他,是远在千里之外H城的萧寒。

但是,他仍旧向农行客服做了咨询。

忽然她记起,今天是她们分手一百天的时间。他记得在她刚来西安一个月的时候,萧寒在电话那头说:“我会等你到一百天,那是我等你的最后期限,也是给我们的最后一次机会。”

小潼似乎在等更多的信息铺面而来,就像以前他们吵架后,当她在开机的时候,总会有十个八个的短信一股来袭来,可是她等了很久,她确定这是唯一的信息。

她终于按了那个电话号码,那个如自己的生日一样永远不会忘记的一串数字。

电话刚通,她嗖地按了关机的键。她忽然害怕起来,整个心脏忽然颤抖起来,她说不清自己怎么了,她忽然紧张的大喘气。

(后来的日子小潼明白,每段爱情的Ending都是依耐某一种代表分手的形式来决定的,只有在多个光景之后或者又有新的人填充爱情的时候,内心才真正相信:原来我和他真的结束了,这时候你们之间的一切都会模糊最后烟消云散,然后这段经历似乎都会从生命中剔除,就如多年之后你们在某个地方碰面,你也只是轻声说一句:我好像见过他或她。)

《二》我走了,勿念

2012年6月中旬,本科和专科的学生都陆续离校了。

小潼的舍友一个个回家,只有在本市的小梵和小妖慢悠悠的收拾行李。她忽然不知道是该买火车票回家还是要在这里开始工作生活。

母亲打来电话了,小潼知道,母亲定是要让她回去的。

萧寒打来电话了,小潼知道,他定是要她留下来的。

她没有回家的迫切,也没有必须留下来的愿望,她暂时不想做任何决定。

半个月过去了,她没有找到工作,或者说她找到了一个工作,她待了两天,她觉得自己并不热情,反而莫名不安和慌张。

萧寒的专业很特殊,在大四第二学期就和大公司签好了合同,所以一毕业他就去了公司报到,开始了上下班的生活。

和自己合租的小梵已经上班一个周了,她终于有些按耐不住的哭了。她难过极了,说不出的挫败感和莫名的孤独,她忽然特别想念家人,想念那个曾经想逃避的关于根的家乡。

她发短信给萧寒:我找不到工作,我好没用。

半分钟后萧寒打来电话:“没事,大不了我养你,明年你就是我的老婆了,我不养你养谁啊?”

听到萧寒貌似玩笑的孩子话,小潼竟然感觉不到一丝感动反而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她自己其实说不清恐惧什么。也许真的像萧寒说的那样明年她就要和他结婚了。她好害怕,并不是害怕和萧寒结婚,而是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可以结婚的人了,是一个即将成为别人老婆的人了而这就预示着他们要一辈子在一起,一辈子待在这里。

一辈子,结婚,离家几千公里,这对她来说真的有些不可思议,她顿时清醒,瞬间想逃离。

隔壁房间小梵已经进入了甜甜的梦乡,或许也会做一个苦涩的梦吧,小潼坐起来收拾着行李,她要回家,回到西安。

她给在西安的好友小芬发了一条短信:我明天回来,找你。

她收拾完行李,然后给小梵和小妖发了一个短信:明天我要回陕西,再见,念你。

她又编辑了一条短信:明天我要走了,你好好的,勿念。这条是发给男朋友萧寒的。

发完短信,她内心有一阵难过又像一种解脱,她回忆着和这些人的点点滴滴,在这个城市的四年青春,心生感恩。

早上六点,小梵送她到公交站牌。其实行李并不多,拉杆箱和一个背包,吃的喝的都没有来得及准备。

“小潼,你们吵架了?”

“没有。”

“那肯定是你疯了”

“我忽然很想很想家。我一天也待不下去……”

“你会后悔的,就你那暴脾气,再也找不到对你这么好的男人了。”

“我不想那些,我只是忽然想离开,和谁都无关。”

她们就这样看着彼此,数不清的情愫一股脑的在内心翻腾,却说不出更多的话。小樊扶着小潼的拉杆箱来回滚动着。太阳的光亮照射在小潼笑着的脸上,她的额头挂着很细的汗珠。

“萧寒应该马上到了,先不上车吧。”

22路车开了车门又关上,车上的人并不多,从车站方向过来的车里却是塞得满满的人。

“小潼……”,萧寒奔跑过来,嘴里大口的喘着气。

“你不上班?”小潼扭过头看他疾步走近自己却停在了小樊旁边。

“你……”萧寒挤着笑容捏了捏鼻子。

“嗯,我要走了。”小潼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你,我现在请你好好想想,算是我给你一个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小潼笑出了声。

“你,想好了,你确定想清楚了?”

“嗯,我要走了。”

“明天,明天走吧。”

“不,我已经决定了。”

“我请假了,可以陪你了。”

“对,明天再做决定吧,反正他已经请假了,你们好好聊聊吧。”小樊在替萧寒挽留。

“我怕自己会反悔,我还是要走的,车来了。”小潼整理了一下背上的背包。

“让萧寒送你去车站吧。”小樊把拉杆箱推给萧寒。

“不,我一个人,谁都不要送,这样反而挺美好。”小潼接过拉杆箱上了车。

小潼跟他们挥手,却只看到小樊在摆手,萧寒已经扭过头了。

刚到车站,小潼收到了短信: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立马去车站接你。

小潼回复:我在等火车,晚点了一个小时。

短信响起:我给你一个小时时间,在你没有上车之前,我会一直等你。

火车上很空,这是四年来小潼坐的最干净最冷清的一次火车,她坐下来发了两条短信,一条是小樊,一条是萧寒:我上车了,一切都好。

短信响起:在你未到达目的地之前后悔,我会原谅你,我等你的电话。

十个多小时后,小潼到达西安火车站。小芬已经在出站口等着她了,小芬扑上去拥抱了小潼,便接过了小潼的拉杆箱。

公交车上,小潼仍旧发了两条内容一样的短信:我到西安了,朋友接到了,祝好。一个是小梵,一个是萧寒。

短信响起:你现在反悔也来得及,就当是跟我请假回家看望父母朋友,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

小潼回镇上配了父母三天便去了西安,她住进了小芬租住的城中村的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房子里,她买了一份西安地图和华商报。她要开始在西安工作和生活,她要融入这个城市,爱上这个城市。

小潼没有收到任何公司的答复,她继续每天买一份华商报并开始在网上各种寻找更多的机会。

第七天,她手机响了,短息:七天到了,休息好了吗?

她回复着:我在找工作。

短信响起:在你没有找到工作之前,我就当你去旅游了一趟,我会等到一个月的期限。

这二十多天,小潼每天都在为工作担忧,还好有小芬的陪伴和关照支撑着她,有的刚去上班两天,整个人都不自在;有的工作实质内容和公司对外的一点都不一样,当然有很多公司存在欺骗,说好的有保险,可是上班了才说必须工作满一年后或者拿到多少业绩才可以;当然也有待遇不错的助理类工作,可是一听经理或老板的谈吐,就知道里面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猫腻,她像是见了黄鼠狼的小鸡一样仓皇而逃。

每每抱着希望而来失望而归,站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不知道何处何从,她感觉从身边经过的每个人都是有一个家或者又一个伴侣,有一份看的见的未来,唯独自己前途一片渺茫,有那么一分钟或者半分钟她也后悔离开H城,离开了萧寒。

就在一个周五和小芬吃着麻辣烫的傍晚,小潼接到了公司的人力资源通知她下周一上班的消息。这份工作和小芬上班的地方在一栋大楼,而且工资也够自己生活,对小潼来说已经是很大的幸运和惊喜了。

她总算找到不错的工作了。这也是她离开H城的第三十一天。

十点她的手机响起,是萧寒发来的短信:一个月的期限到了,我等你电话。

她飞快的编辑:我找到工作了,你好好上班,好好生活,我们各自安好,祝好。

短信响起:我很想你,我愿意把期限严宽到一百天。记住只剩下69天了。

《三》小潼和“15x”机主的故事。

深夜十点,小潼的电话响起。

来电显示H城市,电话是:15xxxxxx82

小潼看着熟记于心的电话号码,拿在手里的电话一直响着,她还是接了。

“喂……”

“喂,你是昨晚给我打电话了吗?”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又或许是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二十多岁男孩的声音。

“哦,你,你是机主?”小潼小心翼翼的问。

“嗯,你应该是打给前机主的吧,我是昨天才拿到的号码。”对方说着轻笑了。

小潼本能的觉得对方是个不错的人,她便放松了些。

“哦,不,你……”小潼被问得不知道说些什么,她一下子也编不出什么来。

“哦,看来你失望了?”对方笑出声音。

“没有,不会失望,只是诧异而已。”小潼坚定的给着自己的内心的答案。

“哦,你电话显示陕西西安,我有个朋友也在西安,好像是雁塔区,你在哪个区。”对方竟然开始了聊天模式。

“哦,我也说不清是雁塔区还是高新区。”

“你是要打给?我猜一猜……”男子在那头做猜测的状态。

“一个朋友吧,我大学在你们城市上的,毕业回到西安的。”小潼直截了当的回答。

“男朋友……”

“现在应该算是前男友,也是最不应该打扰的朋友。”小潼似乎庆幸手机号码易主。

“其实没什么的。”对方似乎是安慰。

“嗯,其实还好易主,要不然我会埋怨自己的。”小潼说出了心声。

“很久了吗?其实有些情感谁也猜不透说不清。”对方似乎也刚刚经历了一场恋情的人。

“对,我很喜欢李玖哲的那首《猜不透》,不过昨天刚好是我们分开的一百天,可能太熟悉这个号码随意拨通了而已,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没有打扰,人一天不都是在聊天妈,跟谁聊以什么方式聊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这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嗯。你也是,我以后不会打扰你了。”小潼似乎是在怕对方有什么担忧。

“没关系,如果想“他”了,或者想到这个号码了,你可以打过来的。”对方似乎像个有着感同身受的朋友一样体贴。

“嗯,多谢,不过我应该不会那样做了。”

(很多年后小潼明白,爱情里真正狠心的不是先说分手的那个人,也不是先换了联系方式的那个人,他们所有的冷漠不过是为了阻止自己不再招惹对方,不再让自己在对方面前失了最后的尊严,他们的狠心都是对着自己,自己和自己斗争)

(1)2013年4月中旬

“喂……”

“喂,打扰你了吧?”小潼不好意思的说。

“哦,是你,我以为你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呢。”对方像是开玩笑一样笑了。

“嗯,打扰你了吧,这么晚了。”

“没事,反正今天晚班,我感谢你聊天还来不及了呢。”

“没打扰就好。”

“怎么了,今天又是个什么日子?”

“今天是他生日。”小潼似乎已经把电话那头的人当成一个朋友一般。

“哦,原来你的朋友还是一只白羊呢。”

“你是说星座吗?你们男生也看星座。”小潼有些诧异的问道。

“不是,刚好我身边有朋友是白羊座。”

“呵呵,看来那位朋友应该是女性,要不然你记得那么清楚。”小潼也开始开他的玩笑。

“哈哈,你今天心情不错,半年多没有联系了,一切可好?”

“嗯,还算说得过去吧,就像有首歌唱的那样不好不坏吧。”

“中间15x有给你打电话吗?”

“哈哈,15x不是已经是你的电话号码了吗?”小潼打趣地调侃。

“关健我不知道怎么称呼15x的前机主,所以以后就叫他15x.你觉得怎么样?”对方很有趣的提议。

“好吧,15x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其实我挺欣慰,我喜欢这样的结局。”

“你不会难过吗?他那么快忘了你。”

“不会,我不喜欢拖泥带水的感情,纵使人的情感不可能刹那间切断,但至少在形式上应该是完全剪断的,这也是我们欣赏对方的原因。”小潼似乎在讲故事。

“可是你没有忘记15x?”对方似乎在紧逼。

“人是不可能抹去过去的一切,我记得他的电话号码和生日,并不代表我应该找他或者说我们能回到曾经,怀念时光和爱一个人是两个概念。”

“你们女孩子理性起来蛮可怕。”

“你刚才还说我没有忘记15x,现在说我理性?”

“哈哈,那我收回刚才的话。那你能告诉上一次他过生日的事情吗?”

“其实我们谈了三年多,那次是我们第一次吃蛋糕过生日。当然是我为他买的一个小蛋糕。其实他一点也不浪漫,甚至对我买的蛋糕没有表现出一点儿激动或者感动,我记得当时我脸色很臭,各种怒怼他,可是他全然不知,硬是最后我直接告诉他,我很生气,他才感觉到。当然一盒很便宜的巧克力就收了我的小心脏,最后他骑车送我到宿舍楼下,就这样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其实女孩子真的又敏感又好哄。”

“哈哈,关键我们男生不喜欢猜来猜去,一般也猜不透,等真正了解女人的时候,也许已经不是这个年纪了吧。不过你挺细心们给对方买了蛋糕。”对方在夸她。

“没有,该是我想吃蛋糕了吧,哈哈。”小潼被自己逗笑了。

“嗯,其实你也挺幽默。”

“不算,如果当面我肯定是容易尴尬的。因为你看不到我,所以我反而”放肆”,我是那种文字沟通起来是可爱的,见面却不招人喜欢的女生。”

“呵呵,大胆一点,幽默一点,生活会更有趣。”

“嗯、对,人应该学会改变,变得勇敢一些,情商高一些,这样未来的路才不会太过枯燥太过孤独。”

“好,那你要加油,祝你越来越好当然还要原来越幸福。”

“嗯,谢谢。”

“祝15x生日快乐。”

“也祝你天天快乐。”

(后来小潼知道,所有的温暖和巧合不过是另一个人的用心良苦罢了,哪有我不认识你,我仍然愿意和你聊天的离奇故事,所有的谎言不过是我想知道你很好,我才放心松开你的手开始自己的生活罢了)

(2)2014年元旦

雪花轻轻地飘洒着,湿漉漉的地也渐渐能一层薄薄的白雪了,小潼挽着小芬跟在人群后面,小芬说她喜欢雪花很大很大落下来的感觉,那种感觉美妙极了。小潼说她喜欢听脚踩在雪上发出的滋滋声响,那感觉神奇极了。

今天是元旦,有朋友邀请小芬和小潼一起去k歌,小潼不会唱歌,小芬说她会陪着小潼一起唱。两人跟上前面的朋友,穿过人潮拥挤的节日气氛,踏进了乐秀ktv。

“喂”。

“喂,有没有打扰你,这么久才接是有事吧。”

“没有,我这有点吵,我刚出来接的,不过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

“想你了,哈哈,开玩笑啦,看你这么久没有“骚扰”我,我便打给电话“骚扰”你一下。”对方幽默地笑了。

“其实中间过节日的时候想过给你发短信什么的,又觉得不妥,没想到一晃,半年过去了。”

“我还以为你谈恋爱了呢?”

“不是,上班了就没那么小心思了吧,诶,今天元旦,你怎么过?”

“其实我就是打电话问问你啊,没出去玩吗,感觉你那边有声音好大,不会是舞厅吧,那里不安全的。”

“没有,是ktv。”

“你会唱歌吗?”

“不会,我开口会让人做恶梦的,不过我刚才被逼着唱了一首。”

“你喜欢谁的歌。”

“嗯,我比较喜欢感伤的调调,刚唱了一首(遇见)。”

“孙燕姿的吧,我特别喜欢孙燕姿,简直是我女神。”

“我也挺喜欢她的歌,不过我妈没给我遗传一粒细胞。”

“哈哈,去了ktv都是扯着嗓子喊呢,大家就为了放松和开心。”

“嗯,你们呢,怎么过?”

“一休息就赖在家里,忽然觉得年纪大了的感觉。”

“其实都一样,上班后反而喜欢安静了,不喜欢人太多。”

“不过有朋友挺好,朋友多了路好走嘛。”

“嗯,那我算你朋友?”小潼咯咯地笑了。

“哈哈,你说呢?”

“哈哈,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感谢你来电,祝元旦快乐。”

“嗯,这该是我说给你的吧。”

“你可以说生日快乐呀。”

“真的,今天你生日,农历十二月初一?”

“你记得农历日子?”

“哦,难道你不过农历?”

“是啊,农历啊,今年刚好遇到元旦。”

“好吧,生日快乐加元旦快乐。”

“嗯,谢谢。”

(后来小潼明白,爱情不是花前月下,你侬我侬,而是我们一起走过的路,然后庆幸的是我喜欢你陪着我,我也愿意浪费自己的生命和你在一起,如果有一天彼此分开了,我像看路过的风景一样回忆过去的你还有我,我们不伤感不遗憾,只是我们遇到了,然后分开了而已,就像我和20岁的自己分开了一样)

(3)2014年5月初

夕阳的余晖照在小潼的脸上,羞涩的脸正对着面前的男人。她抱着手中的花和男人挥手,男人走回来抱住了她。

“喂。”

“喂,干嘛呢?”

“嗯,这不正接你电话吗?”对方幽默的笑着。

“你总是这么幽默,今天不是夜班?”

“嗯,最近没上班。”

“怎么啦?”

“出了点小事故,医院躺着呢”

“怎么回事啊,严重吗?”

“没多大事了,快出院了。”

“那就好,人啊身体最重要。”

“不用担心我,说说你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其实没什么事情,你方便聊吗?”

“方便啊,刚睡了一觉正无聊着呢。”

“我和一个有点抑郁的男生谈恋爱了。”

“啊,为什么?”

“不知道,我本来只是出于老乡关心他,后来我觉得他真的有变得开朗了,然后他也感激我,所以我们感觉更亲近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一个人的性格很重要。”

“我也担忧,不过我觉得他身上有股我喜欢的冲劲”

“你不怕受伤,毕竟……”

“不,只是轻微的封闭自己,有点消极,应该不是很严重,我看到最近他笑了,开心了,也跟我聊了很多过去和对未来的憧憬。”

“你很信任他,你喜欢他?”

“其实,觉得在她身边有一种实在的安全感,而且我看到他的变化我很开心,他憧憬的未来,他说希望我能一起分享。”

“嗯,其实尝试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不过要保护自己。”

“他没有攻击性,他只是曾经受过伤吧,我觉得他需要我。”

“嗯,希望那个男人懂得珍惜你和感恩。”

“其实我倒觉得如果我能带给一个人幸福感,我也觉得是一种价值。”

“那你觉得开心?”

“嗯,他渴望感情,而我也认为感情比其他东西更能温暖和帮助一个人。”

“他其他条件呢,你考虑好了?”

“嗯,和我一样普通,不过我还没有想那么多。”

“那好,我祝福你,不过一定要让自己开心。”

“嗯,你好好养身体,祝你早日找到另一半。”

“哈哈,你怎么确定我是单身?”

“女生的第六感。”

“好吧,第六感,晚安。”

(后来小潼明白在爱情里真正成熟的爱已经不是我想拥有你或者我死也要和你共度余生,而是我认可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事实,并接受和祝福另外一个人为你打伞或者等你下班吃饭。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遇和分别,我们珍惜了相遇在一起的时光,便不会对分别如此悲伤,我热爱自己的眼睛一样珍惜过你,那便是最好的爱情。)

(4)2014年10月5号

“喂。”

“怎么了,这么晚没有休息啊。”

“嗯,明天我结婚。”

“明天?婚礼?”

“嗯,明天举行婚礼。”

“你,挺快。”

“是啊,我也觉得,反正已经25了,结就结吧。”

“怎么这么说呢,结婚是女人一生最幸福的时刻。”

“其实,我感觉自己没有准备好。”

“嗯,人生很多事情都都不是准备的很充足的。”

“你真会安慰人。”

“本来就是啊,不管如何,你开心就好,未来还会越来越好。”

“其实我家人不太同意,可是我不想再遇到更多的人,或许什么事真正的幸福谁也不敢下定义吧。“

“嗯,决定了就要完全相信,就像放弃了的要完全放空一样。”

“对啊,都快十二点了。这边还在彩排着呢。”

“哦,一切都准备了吧。”

“其实很简易,我不喜欢大动干戈,因为我怕归于平静的落差会更让人伤感,还不如简单随意,一切安心就好,不过仍旧觉得有点对不起父母。”

“不过女孩子一辈子的重要时刻最好还是完美一些。”

“他不喜欢浪费,他说未来才重要。”

“你不开心?不过这也是你当初选择的和看中的优点吧。”

“人很矛盾,有时候喜欢的特点会变成厌烦的。”

“也许你是婚前恐惧吧,没事,婚礼是多么幸福的漂亮的时刻啊。”

“嗯,我该幸福,因为父母都希望我能幸福。”

“我也希望你能幸福,我相信15x也一定希望你幸福。”

“也许他也早已有了喜欢的人,也或许早已结婚生子了吧。”

“或许吧,谁也不会永远等着谁,就如地球不是围着我们任何一个人一样,我们最后还是自己陪自己过一生,孤单也罢幸福也罢,不过短短几十年而已,不过是生命的一场体验而已。”

“怎么,你也伤感,你不是该祝福我吗?”

“哈哈,都是被你带的,新婚快乐,做一个最漂亮最幸福的新娘子。”

“嗯,谢谢你,谢谢曾经温暖过和陪伴过我的人,谢谢15x。”

“嗯,别想那么多,早点休息,明天是不是还得早起化妆什么的啊。”

“嗯,相信我一定会我会幸福的。”

“对,你一定会幸福的。”

酒店的二楼未婚夫和他朋友正忙着搭建明天的婚礼现场。小芬拉着小潼过了一下场,小芬是小潼早已预定的伴娘。现场很美,她也想着明天会不会感动的哭泣,会不会像电影里演的一样永远记住交换戒指和宣告誓言的那刻,会不会永远把戒指戴在无名指。

(多少年后小潼怎么也找不到那对代表幸福和永恒的戒指当初被丢在了哪个角落,她甚至忘了自己到底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挽着丈夫的手走下台的,或者说她当初是没有任何心情的,就像一个聚会一样,吃个饭喝点酒罢了。后来她明白,这个世上那么多结婚的人,那么多离婚的人,真正又有几对还记得住那时那刻呢。)

(5)2015年6月2号

“喂。”

“嗯,打扰你了吗?”

“没有,婚后生活如何啊?”

“嗯,我当妈妈了。”

“恭喜你,真效率。”

“刚生,我还在缝伤口。”

“恭喜,男孩女孩。”

“女孩,我喜欢她是女孩,不过我又有点难过。”

“怎么啦,那么幸福的时刻怎么会难过。”

“我怕二十多年后她要经历生产的痛苦。”

“哎,你痛过了不觉得幸福吗?”

“幸福,真的,你听还在哭呢。”

“女人经历了生产才变得完整和强大,这是女人一生真正的蜕变。”

“嗯,我也觉得我充满爱和力量。”

“你真棒,你家人呢?”

“她们还在外面等着呢,我给老公打了电话,我听见他哭了。”

“对啊,一个心疼老婆生产的男人不会坏到哪里去的。”

“嗯,我也挺感动。”

“人家说月子很重要,所以你月子里一定要养好身体。”

“没事,现在科学月子,没那么多的担忧。”

“反正照顾孩子的同时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人家都说月子等于整容,想要变美就不能忽视。”

“这都哪跟哪啊。”小潼笑了。

“不管怎么样,希望你一切都好。”

“嗯,希望下次听到你的好消息。”

“嗯,我会告诉你的。”

小潼把刚出生的宝贝拦在左臂弯里,小宝贝眯着眼睛张嘴哭泣小潼不知道怎么呵护她,她侧过头亲吻她,亲吻这个她今生今世将要守护的小人。她呼唤着宝贝宝贝,妈妈爱你。孩子似乎听得懂母亲,她竟然真的不再哭了。

(很多年后小潼明白,她并不是一开始就懂那个小不点的,她也不时时刻刻都那么爱着孩子的,或者说她不知道怎么爱不知道怎么相处,很多次她们互相伤害着。但庆幸的是,她知道她爱那个从她身体里生出来的小东西,这种爱随着时光越来越深,而她也会和自己的孩子共同成长。而这个孩子竟然最后也改变了她的后半生,让她变柔软,也变得优秀。大抵最美的女人也不过如此,勇敢地过好了自己的一生,完善了自己的一生)

(6)2015年7月2号

“喂。”

“今天宝贝满月了吧,一切可好?”

“不好。”

“怎么啦?”

“中午给孩子办了满月酒,婆婆就回老家了。”

“为什么?”

“她不愿意帮我带孩子。”

“那现在孩子睡下了吗?”

“嗯,今天可能累到了,现在睡了。”

“那挺好,你也可以早点休息。”

“不行,我还得洗衣服,洗尿布,拖地,反正孩子睡了我一点闲的都没有。”

“要不说,母亲是伟大的呢,你也可以分配一些给你老公啊。”

“他出差去了,应该又是一周左右。”

“你老公工作性质需要经常出差吗?”

“嗯,真是够了,我感觉我快累瘫了。”

“也许是没有适应吧,慢慢就会好起来的,每个人应该都是这么坚持过来的。”

“你都不知道,孩子夜里还得醒来数不清的次数吃奶,我抱她都吃力,还要给她洗澡,明天还得去医院打疫苗。”

“你要学会利用时间,孩子休息了你就睡一会儿补补精力。”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很憋屈,辛酸的很,一切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好。婆婆永远把我们媳妇当外人,月子里都不给我洗衣服,都是我老公洗的,孩子也不抱,一会儿说胳膊腿,一会儿头晕,一会儿讲她那时候没有婆婆伺候,都是她自己一边带孩子一边给孩子做衣服,还说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娇贵的不行,简直气死人了,好像孩子是我一个人的,和他们家无关一样。”

“我们女同事也经常说一些关于婆媳的事情,不过我觉得和老年住在一起也会有很多麻烦,所以你自己单独带孩子虽说劳苦一些,但熬过来就好了,你说呢?”

“我在月子里都被气哭了好多次了,真没想到婆婆太偏心了,对媳妇和女儿差别简直太大了,我感觉自己过去太过天真了,还相信婆婆就是妈的谬论。”

“嗯,怎么说呢,不同层次的婆婆,交流起来也不一样,再加上农村的老年人本身就带有那个年代的特点,他们不会改变的,所以我们作为晚辈的,还是要体谅一些,和她们较真难受的是自己,毕竟让自己开心最重要。”

“你真会安慰人,谢谢你记得小宝满月的日子。”

“哈哈,说真的,我也是临时想起来的。祝福孩子健康快乐成长,也希望你能蜕变成一个全能母亲,幸福的女人。”

“嗯,生活会推着我改变的,不过我听说你们那大暴雨,一切可好?”

“还好,农村有一定的损失,城市一般不会出现什么事情,你还看新闻?”

“也不是,偶尔翻一下你们城市的状态。”

“不会又想起15x了吧?”

“没有,我有很多朋友在你们城市,话说我哪里有时间想那么多,未来的路我将要努力做好一个家庭主妇和一个孩子的母亲,想想又伟大又惧怕。”

“没事,坚持过去了,也就不觉得那么恐怖了。”

“嗯,说的太有道理了,孩子哭了。”

“好。快去吧。”

(后来的经历让小潼明白,做一个全职母亲真是一件痛苦的事,因为她要二十四小时随时准备着,当然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因为她能看到孩子每一次的变化,而这变化连着自己的心。孩子长大后,小潼明白,婆媳也不过是强硬连在一起的两个女人罢了,见面微笑打个招呼就好,不必深究有没有爱,有没有关怀。而处理婆媳关系并没有一套适应于每个人的宝典,因为每个婆婆的层次不一样,媳妇的性格不一样,她们在没有血缘关系的前提下,并不可能成为母亲和女儿的关系。婆媳之间总是多多少少积压了或大或小的炸弹,不要轻易触碰,保持在最安全的距离范围就好。)

(7)2015年10月6号

“喂。”

“喂,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

“哦,晨晨当伴郎呢,手机没带,你找他有事吗?”

“哦,晨晨,我还不知他名字呢。”

“你是小潼,是他朋友吗?我们没听过他说起过你啊?”

“小潼,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好像没跟他说过啊。”

“你不是小潼?你们不认识吗?”

“哦,今天谁结婚啊?”

“我们同事萧寒啊。”

“萧寒,他们是同事?”

“哦,怎么了。”

“哦,谢谢。”

“要不要告诉晨晨。”

“不用了,他问起的话,你就说我们什么也没有聊。”

“哦,好吧。”

婚礼现场漂亮的舞美,闪耀的灯光,满堂高作的亲朋好友,萧寒深情的亲吻着身边娇小的新娘饿额头,然后把她揽入怀里。所有人欢呼,所有人鼓掌,这也是所有人眼中的郎才女貌,所有人眼中幸福的榜样。

(多少年后小潼明白,一个成熟的男人一定不会辜负身边陪伴的妻子,而所有关于初恋的故事都抵不过柴米油盐的日复一日陪伴来的坚固,而女人并不是单一的红玫瑰或者白玫瑰,她们早已学会了成为自己心中的玫瑰。)

晚上十点:

“喂。”

“喂,你上午打电话了?”

“我同事说,好像你有什么事情。”

“没有啊,他们说你忙着,我就没有问了。”

“嗯,今天我结婚。”

“哦?不信?。”

“没有,那恭喜你。”

“不过,我今天喝大了。哥们高兴,我们跟着高兴。”

“恭喜你们,幸福美满。”

“嗯,我们每个人都会或早或晚的走进婚姻的,不管曾经遇到过谁,喜欢过也罢,恨过也罢,都不足为奇,每个人都一样,你和我,还有其他人,那些曾经以为过不去的东西不过是生命的组成部分罢了”

“嗯,你们很幸福?”

“嗯,你曾经不是说过,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幸福是什么吗?。”

“难道你不幸福?”

“不是,我很幸福,有一个能陪伴的妻子,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未来还有属于我们的孩子,父母安好,我们安好,不久是一种福分吗。”

“对呀,人又福分何尝不是别人追求的幸福呢?”

“我可能要外派一年半载,去老婆会陪着我过去。”

“她放弃自己的工作?真实一个号媳妇。”

“相对一份工作,我们想她更喜欢彼此关照的日子,或许未来我也会记住她的情分,也会为他做一些改变吧。”

“恭喜你遇到合适的爱情和人。”

“所以,我要换号了。”

“嗯,换号?换去另一个城市的号码。”

“嗯,记得幸福,这是真心话,不管如何,我仍旧觉得你是一个很棒的女人,你值得被爱,也值得拥有幸福。”

“嗯,谢谢你,你什么时候决定结婚的?”

“啊,你怎么会问这个,我,我们是五一相亲认识的,我们都是奔着结婚去的,所以我们一切很顺利,也很安心。”

“对,我也喜欢安心这个词,让自己心安,让别人安心,真实莫大幸福。”

“再次祝你们幸福,永远幸福。”

“嗯,谢谢,早点休息。”

(多少年后小潼明白,他们的故事,像是别人写的剧本,也像是自己梦魇,她说给别人听,说给孩子听,只是她加了更多的场景,而且换了姓名。说着说着她流出了眼泪。)

(四)故事结束

小潼换了号码。她再也没有拨通过那个电话,纵使那串数字他一辈子也忘不掉。

有一天小潼和丈夫拉着从幼儿园出来的小小童。

小小童长得聪明又可爱。

小小童扑闪着眼睛噘着嘴说:“爸爸妈妈,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

小潼和丈夫一下子没有回过神来。

小小童继续问:“我同桌说,他爸爸妈妈今天结婚纪念日,她要给爸爸妈妈送礼物,你们就告诉我吧,我也要给你结婚纪念日礼物。”

丈夫看了看小潼说:“你问你妈妈记得不?”

小潼说:“宝贝,你的先告诉我,你打算给我们什么礼物啊?”

小小童说:“不行,这是个秘密,我要像爸爸送妈妈礼物一样给你们一个惊喜。”

小潼说:“好,妈妈告诉你,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是10月6号。”

小小童说:“爸爸,你偷偷告诉我还有几天啊?”

丈夫看着调皮女儿,把嘴巴放在她耳朵旁。

小潼笑嘻嘻的说:“爸爸,你帮我记住啊,别告诉妈妈哦”

(我们终将长大,终将记不住昨天吃了什么,甚至忘了睡前是不是刷过牙了,我们哪里记得过去,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爱自己还有身边的人,不念过去,不畏将来,我们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时光)

(五)2022年7月

小潼和舍友的十年之约不慢不快的来了。丈夫和女儿把她送到了火车站。下车的时候,小潼让上小学的女儿照顾好自己的父亲,监督他出门开车要慢一些,小潼也告诉丈夫让她照顾小潼的起居,并承诺自己会早点归来。

小潼买的下铺,只是几个小伙子小女孩嚷着要打牌,小潼便和上铺的女生换了过来。而对面下铺的男子也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上铺的男孩。

小潼已经十年没有去过H城了,十年之前的大学四年时间她来来回回不知道挤了多少趟火车,只是从来没有买过卧铺。

小潼和对面的男人聊了起来。原来他们是要去同一个城市。

小潼问:“你也是参加同学聚会吗?,你们是几年之约?”

男人:“嗯,算是,也不算,我们五年前就参加了十年之约,不过当初有人缺席。”

“这么重要的约定,怎么会有人缺席呢?”

“所以我们今天又要相聚,不过这次的相聚太过伤感。”

“怎么啦,因为有个舍友去了,我是参加他的葬礼。”

“真是一个伤悲的事情”

“上次约定他就没有赴约,那时候事业如日中天,成天飞来飞去,想不到今天就相隔阴阳两个世界。”

“我可以问问你们的故事吗?”

“没事,其实很多这样的事情都在发生着,将来还会有更多。不过我想知道你的工作,是记者还是?”

“我做不了记者,我只是一个写稿的人而已。”

“那杂志上报社还是?”

“广播电台。”

“是不是像以前的《千里共良宵》那种类型?”

“嗯,我很喜欢青音,那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听。”

“其实广播也能温暖很多人,甚至能改变很多人。只是现在的人太过浮躁。”

“不过我觉得人们对广播电台还是有情结的,特别是年长一点的,或者比我们更年长的,他们仍旧选择听广播。”

“嗯,我有时候也会听听广播,选在一个悠闲的午后,听一听,也许会睡着,但总觉得那样的时光很美好。”

“嗯,以后有机会多听我们的广播,或许你今天要讲的故事会出现。”

“你们十年之约,每个人都会赴约吗?”

“嗯,我们不管是出国的还是带孩子的,一定要全部到场,因为那段青春,谁也不能偷走。”

“你们女生可能更注重情感吧。”

“其实,我认为是女生把社会价值看的清一些,或者说女生到了一个年龄,她们更看重自己内心定义的价值。我觉得你们男人可能更在意社会价值,所以有人不赴约,可能内心过不了那关。毕竟,十年之前都是一样的学生,十年之后层次都不一样。”

“也许吧,十年之约两个没来,另外一个算是过的比较穷酸的,这个在当时是最有钱的。”

“其实,我们当时如果定在五年,也许我也不会去,因为我那时很狼狈,也许还有过的比较好的也不会去,毕竟相似的人更容易聚在一起。当然十年之后,我们都已是中年,我们做了妻子,母亲,我们也经历很多,反而我们会看淡很多,或者说我们已经抛开了那些不关情感的东西。”

“我同学也许会后悔一辈子的,那时候那么努力,最后还是弄得身心透支,老婆带着孩子离开她,还拿走了几乎全部的财产。关键她还是我们宿舍唯一的和初恋走进婚姻的人,那时候我们都羡慕的不得了,如今却不留一点恩情。”

“人们往往觉得初恋走进婚姻比别人的关系更牢固,或者说更相爱,所以人们的期盼越高,最后的结局反而更冷清。也许相爱和是不是初恋无关,人是会变的,初恋就像孩子吃奶的时光,总有一天她长大了,她看到母亲的乳房都觉得不好意思。”

“也许吧,初恋就是被艺术品传神的,其实所有人之间都是交换着过往和情感,一旦这种维系关系的杠杆失衡了,都会出现问题的,特别是爱情。”

“嗯,那是人们对爱情需求的太多,也自顾自的把它传神了。其实爱情应该和友情亲情一样,本该自然而然,来不得太多的装神弄鬼的。”

“这次你们约定,大概做些什么呢?”

“其实也没有提前说太多,也许走走过去走过的地方,学校、公园 、商场、吃吃饭,聊聊天,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大家见面会是什么感觉。”

“我们当初就是吃饭唱歌,回忆那时候心中的女神,然后对自己的生活各种吐槽,喝着喝着就醉了,都不知是真醉还是心醉。”

“男人的娱乐比较单一吧,你们都把过往当做了下酒菜,或许女人也会流几滴泪吧。”

“你呢?有其他想见的人么?”

“嗯,怎么说呢,能遇到当然好,没有遇到也很好。”

“是不是初恋?”

“其实我不太喜欢用初恋这样的词,因为我们在少年也会对某一个异性有倾慕,这不过是每个人成长必须发生的事情,只是早晚而已。和谁都会有一段恋情,不是他,也许是别人。我也一样,如果当初他没有遇到我,仍旧会遇到其他的女生。只是那个时间刚刚好,我们遇上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纪,而我们不讨厌对方,慢慢变成了喜欢,最后觉得还是分开的好。一切像是一个万能剧本。”

“嗯,越来越觉得生命的每一次遇见,想的越简单越心安。”

“嗯,你们这次见面会有其他的感触吧。”

“嗯,我们在群里已经说好了,未来我们可以相聚的更密切,因为我们不希望再相聚的时候又有人离开。”

“其实很谢谢你讲给我这个故事,本来我也是很随意的心情去参加这次十年之约,但是通过你们的故事,我觉得我会更珍惜,也会珍惜她们每个人,那些陪伴了我最青春的女生。”

下了车,男人陪着小潼走出了出站口。他站在小潼面前忽然说:“这一路遇到你真的很幸运,你你是一个让男人觉得特别舒服的女人,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小潼笑着和他挥手说了句:“再见。”

(后来小潼明白也渐渐接受,每一次的赴约都可能是最后一次,所有我们的人生中,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小潼没有再遇见其他的人,她觉得出现的人就是上天的安排,不多不少,不出现的人也是上天的安排,一切都是刚刚好。)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