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追忆

2字数 1282阅读 208

傍晚在微信里问候妈妈,一会儿,妈妈打过电话来。嘱咐了些过清明节的事情。另外还说我小学有个同学去世了,说是在工地出了意外,妈妈和我感慨、惋惜了一番。

我妈妈还记得多年前他们家承包村里的梨树,秋天下梨的时候,庆帮家里一筐筐端梨的情景,说这孩子不惜力。最近这些年帮着父母在城里卖饸络,压很多饸络全靠他。他还有个弟弟,他父母从小就宠爱他弟,对他不好,还曾经很厉害地打过他。

他成年后,个子挺高的,眼睛大而且有点陷在眼窝里,脸盘也大。就是脾气很倔犟。我记得他很聪明,常常考第一,我的第二名分数和他差很远呢。可惜上了初中不好好学习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村里的男孩都给他起外号,叫美国庆,我知道大概是他很大方,说话可能喜欢吹牛。那时候,初中,夏天中午去学校路上,偶尔见他买啤酒喝。中学离我们村子两三里,还有一段长长的陡坡,全是用大青石铺的,夏天中午太阳晒的青石板发光,发烫。

我和他既是同学又是邻居,小时候常常一起上学放学。我们的房子在村子的最东边,从我家门口顺着一溜的青石台阶上去就是他们家。小时候他父母在城里卖饭挣钱,他就在外婆家,也就是我家后面第二个院子。学校在最西边,早上上早自习时天还黑呼呼的,有时候我去叫他,昏黄的灯光,一进门对面放着一张大方桌,左右两边各放着一把椅子,颜色早就记不清了,想来大概是红色,恐怕并不鲜艳,所以我没有印象。靠墙的箱子上放了许多叠着的被子。左手边的火炉上围着一圈红薯。有时候我们上学迟到了,早去的同学已经在模糊的黎明里哒哒哒地跑早操。早自习,老师让背自然,我现在还记得当时课本前面印的星空图,我俩背的最快,放学也是先回家。放学路上,有时候会比赛看谁跑得快。村里按装闭路电视的线,白色的很显眼,我们会给它起名字,叫它过路线。

小学五年级我们都去了中心校上学,只有两个班,可惜被分在了不同的班级,初中也是不同的班级。后来知道他开始抽烟喝酒,有时候碰见他,看到牙齿很黄,手指也是。

初二我去城里上学,一直到05年,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们都没怎么见过面,或许有我不记得了。办丧事前,他去过我家,说有什么事可以找他。我有哥哥,所以并不需要他干什么。他也并不怎么真诚。也许没在家呆几天,没等我们办事已经走了。

我们小时候,两家父母也曾经吵过架,好像还很厉害,不过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十多年,我在外乡工作,他也在城里上班,几乎没见过面。好像前几年的清明节我们碰到过一次。真可惜,多年轻的人哪,又没病,听说是喝酒了才出的事。更遗憾的是,他一直没结婚,没有孩子。听我妈说,多年前,也曾有女孩子跟他回来过,估计是他父母不愿出彩礼钱,所以也没有弄成。要论长相,聪明劲,他是能吸引女孩子的,父母不支持真的无奈。这人来世上活了三十多年,什么也没有留下,除了我们这些认识他的人的记忆。

灰蒙蒙的天空,却仍有满月,光辉洒在空中。也许是自己工作不顺利,才会更难过吧,这些事又能跟谁说呢?说出来的只是事实,那种感觉没有人能体会。是兔死狐悲吗?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虽然不联系,但活着还是不一样的,还以为大家会在不同时空努力生活,慢慢变老,偶尔回家的时候碰到,彼此问候,闲聊,唉,再也不可能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