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what is evidence?2

    在某些方面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有时候几乎没有或没有能记住的证据去--换句话说,所说的观点并不依据什么重要的东西。比如,在1999年初,许多人持这种观点,即WJC在宣誓后的谎言并未“提升到可弹劾的过错的程度”。当要求解释为什么那么想时,一些人用非常相似或相同的话重复这个主张--“他不应为他做过的事而被免职。”“这是他和希拉里之间的事。”一些人给出相关的观点:“这是右翼的阴谋。”“独立检察官KS是进行政治迫害。”尽管确定为什么他们那样想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用五六位白宫顾问和其他无数克林顿支持者不断重复的完全相同的话表达观点的这个事实表明他们仅仅未做评价就借用了这个观点。*

*很多人接受这种没有很多证据的看法并不意味着不能找到支持这种看法的证据。克林顿总统的其他支持者更实质性地做了回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