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酒馆 | 黎 落:落日用余光追随我们,并给予黑色的温暖


很多人死了

柳树在发芽

一个一个芽苞

暗暗长大

抽穗,开花

这个春天

你见过的梨花

桃花,迎春花

—— 黎 落


诗人简介:黎落,湖北人。写小诗,度小日。

▎总有万物承接落日

我们就折回去,给金盏菊松土

让它结出好看的圆。光线像松散的

群鸟,风将田野推出去

这时节,路上的旅人都披着厚厚的棉被

棉花的柔软和抒情,落在取景框里

被挂上半空。我们持续在暮野里走

一边叹息时间走的过快一边又不住地消耗

雾气浮上来,空阔逐层缩小

直至退进一枚果核

万物逐层步入睡眠。我们反身

从灰白色的枝桠上取回自己。落日用余光

追随我们,并给予黑色的温暖


▎偷梁换柱

一个人在雪地里行走。一个人迅疾地

留下自己的印迹

风遵循修正主义的关照

它填满凹陷,让事物消失在平静的水面

一个人在大雪里迅速消失

仿佛从未来过。有谁曾经看见过他?

每当我推开窗,或想象水下的波澜

总有一个人在别处出现


▎雨 水

要绕过多少桥

多少荒草的两岸

多少失去颜色的屋顶

才能找到你。

才能在镜子前看着你流泪

把一生的伤悲落成一场雨水


▎亡灵

很多人死了

柳树在发芽

一个一个芽苞暗暗长大

抽穗,开花。

这个春天

你见过的梨花,桃花,迎春花

都有一颗菩萨心


▎一切都已按捺不住

一个春夜

一个雨水横飞的房间

玻璃瓶中的两支桃花,及

带头盔的希梅内斯

向我示爱

猫女孩

自丛林文学下来

神性的事件

逼迫我从黑夜跳开

▎等

女人坐进夜空

她等一条虚无的蟒蛇

等一杯冷茶真实

这期间玫瑰花持续攀升

但她只有沉入

只有睡莲一般高贵的睡眠


▎对细节的描述

桌子上铺着白棉滚边桌布

一只盛水的雕花碗,光反复折叠。

一只手穿过界面

停在局部

花香并不确定。午后的高处

飞行器是不是存在?

晚课已经开始

我留意桌布在动,它扬出90度一个倾角

晚课已经开始

我留意桌布在动,它扬出90度一个倾角


▎屋 顶

屋顶变成房间之前,先要让那匹马下来

祂常常在此游荡,叼着烟斗。或诸如此类的利器

习惯精致生活的人看不见祂

险处,总会更黑一些

当你仅存一个屋顶,不得不接纳更多雨水

有时是一只鼹鼠,或一粒药丸,一条燕尾鱼

明亮的生命接踵而至

你不是一个人呆着。不会孤独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