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写出像电影一样引人入胜的小说


向电影学习

相比于文学作品来说,电影更能够俘获现代人的心。很多人可能从来没有读过小说,但是几乎没有谁是没有看过几部电影的。

为什么电影具有这样的魅力呢?当然原因是有多方面的。比如电影的节奏更快,它在一两个小时就可以理解一个完整的故事,并且从中领悟到一些东西,获得思想和智力上的愉悦;比如电影可以借助特效,直观的构造一个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就像《阿凡达》和《魔兽》所让我们看到的,满足我们想象力上的冲动;电影可以给我呈现如《碟中谍》里面给我们看到的火爆的动作场面,瞬间拉伸我们的荷尔蒙,也带来视觉上的冲击。如此种种……正是这种种因素,吸引着人们走进电影院,而非在一个安静的角落看完一本小说,体验一次又一次思想的升华。

当然我这不是在否认文学作品的价值。因为我知道很多文学作品的经久不衰,穿越历史的长河代代相传,他们的寿命比电影长得多。而且,随着编剧创意和思想的枯竭,他们都必须从文学作品汲取营养,或者将优秀的文学作品搬上了银幕,这也造成了时下IP热。

相反,我今天所要思考和传达的主题是:如何写出像电影一样引人入胜的小说。事实上,小说作者可以从影视作品的原理中学习到很多东西,比如那种三幕剧式的小说架构,就是从银幕剧中学习而来。而介绍像拍电影一样写小说的作品也有很多,比如我读过的罗伯特·麦基的《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就是一部很牛的作品,它对写作剧本和小说同样适用。另一本我再读的《写好前五十页》,也是主要以电影作品为例,告诉我们如何写好小说的开头。

如果大家要详细的知道“如何写出像电影一样引人入胜的小说”,也不妨去读读这两本书。今天我所要与大家分享的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理:展示而不是叙述。

展示和叙述的区别

展示而不是叙述,可能很多写过小说的人都受到过编辑这样的建议或者忠告,或者你之所以被退稿,就是因为你的作品中充斥着大量拙劣的叙述,迫不及待的要给读者或者编辑灌输你卓尔不凡的思想,以至于他们失去了继续阅读下去的兴趣。

首先我们要区分一下展示和叙述的区别。我的理解是展示是向读者呈现可以用感官接收到的信息,比如对白,比如动作,比如画面。而叙述则是向读者倾销静态的信息,他需要读者中断故事的剧情进行记忆或者思考。

你试想一下,哪一部电影会在中间停下剧情,把荧幕弄成漆黑一团,然后用解说员给你叙述一番?即便不是漆黑一团,如果突然出现解说员解说,那也是犯了电影的大忌。如果有这样的电影,那一定是烂导演拍的烂片,是观众的杀手和票房的毒药。但是你看小说的时候,可能会充斥大量的叙述,读者不得不停下来,听你对某些事情前因后果的概述,或者看你为了弥补某些漏洞直接用叙述来打的补丁。我不是说叙述一定不可以,而是不能多。否则读者对剧情的专注一旦被打断,小说的吸引力就会大打折扣。

前面我说了,我们跟读者展示的信息是我们的感官可以接收到的信息,比如我们的眼睛可以看到的动作,我们的耳朵可以听到的声音,我们的鼻子可以闻到的气味等等。如果换成电影拍摄的原理,就是需要摄像机可以看到的东西,麦克风可以听到的声音和气味测量仪可以闻到的东西。

举个栗子

比如我们要写一个人有爱心,该如何进行展示呢?下面我举一个小小的例子进行说明。

叙述:小明是一个有爱心的人,他父母从小这样教育他。

包装的叙述:我记得有一次有人对我说:“小明是一个有爱心的人,因为他对他家门口的流浪猫很好。”

展示:一天,我去拜访小明,到了他家院子的门口,我看到有十几只流浪猫。它们的毛色很有光泽,而且一点也不怕人,不像一般的流浪猫。这时候,小明正好出来,手里端着猫食,然后很耐心的喂给它们吃。小猫见到他就跟见了亲人似的串过来。

上面我罗列了三种情况,分别为:叙述、包装的叙述和展示。如果我们自己是一位导演,我们更喜欢哪个版本呢?

首先第一种情况“叙述”,导演是根本不能用摄像机拍出来的,只能用旁白进行解说。这样的电影对观众是毫无吸引力的。

第二种情况“包装的叙述”,导演可以找两个演员,一人说给另一个人听,虽然可以拍出来,但是这场景非常单调,传达的信息也和灌输没有差别。

第三种情况就是“展示”,“我”的眼睛看到的一切,就是摄像机看到的,“我”听到的就是麦克风记录的,而“我”经历的就是一个简单的情节,这时候我感受到的“小明是一个有爱心的人”,已经悄无声息的传达给了观众或者读者。

展示让故事成为故事,让传达的信息成为潜台词或者潜文本,而不是直接将信息灌输给读者,读者会因为自己体验到潜台词的信息而恍然大悟,获得情节带来的智力上的愉悦。如果我们剥夺了读者体验的权利,直接叙述给他,那他只不过被动的接受了一个信息,但是他也许根本不关心这个。

包装的叙述,很多时候我们会采用这样的方法,将叙述融合进对白里面。如果少量必要的信息是可以的。如果在对话中长篇大论的兜售信息,同样会大打折扣,因此如果能用展示的尽量不要用叙述,包括包装的叙述。

结束语

我们注意到,展示比叙述更有难度。展示需要你写出更多的文字,并且拥有更多的智慧,需要你精细的设计。而叙述简单直接,而且可能比展示传达更多的信息,比如我前面的叙述中传达“他父母从小这样教育他”这一信息,展示就很难描述。

但我要说的是精心的设计情节并且展示给读者,这是让你的小说通往卓越的天堂之路,而选择便利快捷的叙述,是一种极具诱惑的偷懒的写法,也是让小说成为废品的地狱之路。

你是否想要写一个心中酝酿已久的故事,如果这样的话,你一定很想将你的独到的思想、高超的创意、宏大的主题传达给读者,以至于你写着写着便进入了叙述的节奏。这个时候,我劝大家,抵挡住叙述的冲动和诱惑,暂时隐藏你的意图,举起你的摄像机,展示你的故事吧,让你的小说像电影一样引人入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