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春天的约定

(2020年2月9日上午)

“我今天去武汉。”

叮咚的声音提醒他有消息发来。打开手机,点开熟悉的头像,看见的是这样一行文字。

以往收到她的任何信息,心里都溢满欢喜,现在的他瞬间先慒了。稍后,他回复道:

“开啥玩笑呢?”

“真的。今天下午出发。”

"方便视频吗?”从来不视频的他急切地问道。

“方便。”

      她戴着帽子。他知道她从来不戴帽子的,既使大冬天。他张嘴,想问什么,又觉没意义,于是抿了抿嘴。

“决定了吗?”

“嗯”

“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等疫情结束了,见见面。"

"好。"

“说话算数。”

“必须的。”

一阵沉默。

“防护措施都清楚吗?”

“我是护士呢。”

“每个一步骤都熟练了吗?”

“练了800遍了。”

“千万不能大意,知道吗?”

“又啰嗦。”

“累了就休息,不要硬撑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知道吧?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工作。”

“知道了。”

“不要怕浪费防护服。要不,我给你多买几套。”

“防护服很贵呢。”

“你的命值钱还是防护服值钱?”他终于忍不住向她吼道。

“不要光说我,你也要好好注意。你们的工作也不轻松。我看新闻报道好几个民警都。。。。。。你也答应我一件事。”

“说。”

“等疫情结束后,我去见你。”

“好。我等着你。”

“记得每天报平安。”

“好”

“要出发了,再见。”

“等你”。


(2020年5月初的一天)

“在”

“在”

“我去见你。”

“好。”

  这是他第一次买花。在卖花女孩的热情帮助下,他终于有了手中这一大捧鲜花。在机场,在穿梭的人群里,他左挡右堵,总算没有一朵花儿被碰到。他施展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的技能,唯恐错过那个熟悉的身影,忙乱的有些狼狈。

“嗨!”

声音冲他响来。

一袭素洁映衬的那一大捧花朵朵艳丽娇俏。

“这是给我的?”

“喜欢吗?”

”什么时候学会买花了?”

“刚刚。”

他上前紧紧地拥抱住她。这拥抱仿佛迟了几个世纪,又仿佛拥抱了整个世界。泪水流满整张脸。他分明听见了肩头的抽泣声。他决定,此刻,他要违背一次对她母亲的承诺。

    这个迟来的春天。这是他和她的春天。

    激动的心情终于平复。他一手拉着行李,一手拥着闻花的她,向机场出口处走去。

“想吃什么”

“不知道”

“永远长不大,就会说这一句”。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免费送她一个白眼。

“司机大哥,去迎宾大道的那个怡然家。”

“好嘞。”

      干净利落的饭馆,摆设不华丽却很精致,用餐人不多,给人一种轻松落地的感觉。这是她喜欢的一种环境。

    她去洗手间,洗去旅程中的疲倦,更为平复那份心境。摘下帽子,心头有点沉闷。镜子里的寸头不是他喜欢的发型。那些如丝的长发是他手指的最爱。无奈的她冲镜子做了个无奈的鬼脸。重新戴上帽子,收拾好心情。

    回到他们的那个座位时,桌子上已摆上了她喜欢的菜肴和甜点。还有她喜欢的饮品。更有柔和的乐曲声。

“常来?”

“第二次。”

“第二次?”

“第一次和同事来的。。。男同事。"

“这个可以信吗?”

“有图为证。”他举着手机给她看。

她一口一口的吃着美食,照片上的人是男是女是丑是俊,那不是她眼下关注的事。

他很自然地伸过手,用大拇指擦去了她嘴角的一点菜汁。

“武汉的饭不好吃?”

“贼难吃”

“那个热干面挺有名的啊”

“那是武汉人的味觉”

“山西人的味道是这个?”他顺手递上一杯茉莉花茶。

“错,是这个。”她一手拿着紫薯饼,另一手拿起桌子上的醋瓶晃了晃。

    看着她俏皮的模样,他突然有了种回到现实的感觉,又突然发觉前段日子的紧张好像是个笑话了。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进一步放松了身体,调整了坐姿,让自己坐的更舒服,其实是更清楚的看到她。

他伸手,把她的帽沿转向脑后,这样一来,她活脱脱一个淘气的小男生。她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继续与美食对决。

他笑了,转头时,看见了另一对情侣模样的用餐者。小伙子正用勺子喂那女孩。他心动了。回过神,几次夹起她最喜欢的菜,几次送到了自己嘴里。他打算放弃这一行动了。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他又夹起了菜,这一次,他竟然成功了。她看了看他,低头红了双颊。

此时,音乐是她和他都听了千万遍的那一首。

“你男朋友知道吗”

“知道。”

“他肯让你来?”

“他巴不得。”

“几个意思?”

“你不高兴我来?”

“我当然巴不得你来。”

“那不就对了?”

“别吃了,你一次性给我说清楚”他夺下她的筷子,拿走她的饮料。

“你就是男朋友。”

“什么,以前的那个人呢”

“分了,演了一场戏。”

“我还是不明白”

“去武汉,其实我还有另一个小小的心思。。。。。。呵呵呵。。。。我能从武汉好好的回来,我妈什么都看开了。。。。。。”

他盯着她,手下意识地去端水杯。心口隐隐作疼,还有别的感受涌起。

“心机女。”

他起身,去洗手间,然后去结帐。在回到座位的途中,他很快地退了给她订好的房间,打通了家里的电话,“妈,我现在就回家,带着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