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糖朝当王爷

字数 6617阅读 251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我姓王,是个进京赶考的举人。

我的理想是考取功名,立下战功,成为像平王一样的大人物。

这次路过金陵,站在秦淮河畔,我望着秦淮两岸风光旖旎,歌舞升平,不禁诗兴大发,脱口而出一首应景的佳作。

“咕~”

想不到我吟完诗之后肚子里的蛔虫竟传来了赞赏的声音。

其实是这一路上我舟车劳顿,早已是饥肠辘辘。

作为一个满腹经纶诗百篇的才子,我决定去补充点吟诗损耗的墨水。

听说秦淮河边上有座秦淮楼,秦淮楼里多美味佳肴。

所以我准备去品尝一下,祭奠一下五脏庙。

可我不知道秦淮楼在哪。

我瞧见边上有位卖菜的大爷,便走上前去问路。

“大爷……”

“叫我二爷!大爷那是我兄长!”

“二爷好!你知道秦淮楼在哪吗?”

“你说啥?什么淮?”

“秦淮啊!你不懂吗?”

“我懂!”二爷说着伸出了手在我眼前上下晃动着。

“你……你懂个锤子!”没想到我跟他谈情怀,他竟然跟我要起钱来!

“锤子?锤子我也懂啊!”二爷说完又伸出了另一只手在我眼前晃着。

“你懂个锤子秦淮!”我气不打一处来破口骂道。

这二爷都快把我气饱了,我要是有锤子现在一定一锤子砸在他手上!

囊中羞涩的我没理二爷,越过他准备自己找路去。

“哼~现在的青年才俊呐,还真是土样图神婆!哪像我李二爷当年,可是和花莱氏谈笑风生……”

你二大爷的!听到二爷这话我一个趔趄差点掉进秦淮河里。

“卖菜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芹菜十两一斤,淮山二十两一斤。一锤子买卖,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身后传来二爷那吆喝声,我摇摇头准备继续找路去。

“这位兄台,可是要去秦淮楼?”一位锦衣玉服的男子拦住我问道。

他看起来面色儒雅,气度不凡,身边带着几个侍卫,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

“正是。不知?”我正色道。

“我看兄台文采非凡,本…我正好也要去秦淮楼,不如就一同前往?”儒雅男子说道。

“那就有劳了。不知如何称呼兄台?”我抱拳道谢。

“他乡之客,萍水相逢。你叫我萍兄即可。兄台呢?”

“平胸,你好!久仰久仰!相见恨晚啊!你叫我丰胸好了。”

萍兄领着我到了一艘装饰华丽的画舫前,我们登上了画舫往那秦淮楼行驶而去。

我和萍兄在画舫上相对而坐,他递给我一杯香茗说道:“逢兄可也是去秦淮楼参加首姬大会?”。

“我是去秦淮楼饱餐一顿,不知这首姬大会又是什么?”我品了一口香茗疑惑道。

“这首姬大会是那秦淮八姬争夺魁首的才艺表演大会。今日各地风流才子,达官显贵俱都慕名而来,逢兄难道没听闻过?”

“是我孤陋寡闻了!我平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对这风流轶事倒没什么兴趣。不知…那秦淮八姬是哪八姬?”

“到了秦淮楼,逢兄便知晓了。”萍兄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意说道。

不久画舫靠了岸,我和萍兄走出画舫,来到了秦淮楼前,这秦淮楼高足有三层,雕梁画栋,装饰得富丽堂皇,文人墨客络绎不绝。

我和萍兄进了秦淮楼,楼内很宽广,正中有个方形的舞台,舞台前边就是楼梯,楼梯在走到一半时有个梯台,梯台两边是后半段楼梯。

此时楼内歌舞升平,一片欢声。

萍兄带着我来到了戏台子前面的座位上,

我见桌上美酒佳肴俱有,周围空出一些地方,远离了其他宾客,

心里暗道萍兄果然是一个非富即贵的人。

这时我看见邻座一个奇装异服的微胖男子走来抱手对着萍兄开口道:“萍…”。

萍兄没等他说完开口道:“尚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哦…无恙无恙。萍兄近来可好?”

“好得很。”

“我可不好!萍兄何时能履行承诺办好我的事情?”

“这…再过一段时间吧!”

“哼!”微胖男子冷哼一声回到了邻座。

我品了一口小二倒的美酒,等待着秦淮八姬的登场表演。

咚的一声鼓响,这时,首姬大会正式开始了,楼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我看见一个身着橙黄裙衫的女子莲步款款走来登上舞台朗声道:“各位达官贵人,青年才俊,很感谢你们来参加此次的首姬大会,我是秦淮八姬之一红姬,此次大会将由我来主持,我表演的节目就是主持,希望主持完各位能投我一票……”

我转过头问萍兄:“不知萍兄对这红姬有何了解?”

萍兄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回道:“这红姬擅长主持,能够鼓动气氛。据说有她主持的节目,观众的热情空前高涨,像喝了烈酒一样脸色通红发烧,忘乎所以!她家以前是屠户,专门杀猪的,后改卖大米,民以食为天,她深谙饥饿售货之道。还有…她是这秦淮楼的幕后东家之一。”

我暗自咋舌不已,这女子真不简单,光是这秦淮楼就得日进斗金啊!

“…永远相信美丽的歌姬即将登场,让我看到你们的热情在哪里…”

果然如萍兄所说,在红姬说完这句话后在场的文人墨客,风流才子大声欢呼,热血沸腾,纷纷吟诗作对表达对红姬的倾慕之情。

在红姬的主持下,首姬大会现场气氛活跃,我也欣赏着一个个精彩绝伦的节目。

第二位登场的是歌姬,精通音律,表演了唱歌,一曲动人心。

第三位登场的是美姬,精通易容,表演了变脸术,化完妆变成了红姬。

第四位登场的是神姬,精通相术,表演了算命,现场一算一个准。

第五位登场的是忠姬,精通骑射,表演了射箭,箭箭正中靶心。

“接下来第六位登场的是炊姬,她擅长做菜,这次她研发出了一道新菜名叫‘秦淮’,是芹菜和淮山再加上祖传炊具烹饪而成,此菜以后也会作为秦淮楼的招牌菜。请大家品尝一下!”

红姬说完,店小二们把一道道“秦淮”摆放在了宾客桌子上。

我看着眼前桌子上的这道“秦淮”,不禁又想起了秦淮河畔那个谈笑风生的二大爷!

刚想尝试一下“秦淮”的味道怎么样,萍兄却伸手拦住了我。

然后他眼神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侍卫拿出了一样东西试了试,对着萍兄点了点头。

这时萍兄才对着我说:“逢兄,可以了,我们尝尝这道秦淮菜。”

我夹起“秦淮”品尝了起来。

这“秦淮”还是挺好吃的,色香味俱全,就是原料有点贵。

我听见在场的宾客吃完后,有的赞不绝口,说这是吃过的最好的一道菜!有的破口大骂,说这煮的是什么玩意,连猪食都不如!

我不禁感叹众口难调,反正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爱我所爱就行了。

在宾客都品尝完之后,红姬接着介绍到:“接下来第七位登场的是舞姬,她擅长花舞,这次她要表演的是剑舞‘一剑西去’,请大家欣赏!”

在红姬说完,我看到一位红色裙衫女子缓缓从楼梯走下来,在走到舞台前时一跃而起接住了红姬抛给她的剑稳稳地落在舞台中间。

舞姬执剑后开始舞动起来,衣裙飘动间,一个个剑花绽放而出。

最后,她一个翻转,手中剑疾射而出,射落了一盏悬挂的花灯后,钉在了我身旁的柱子上。

舞姬翻转后双手平伸,单脚独立,另一只脚后仰如同蝎子尾巴,这时那盏八瓣莲花灯刚好落在她脚背上。

这一下让她赢得了满堂喝彩,叫好声不断。

连我也看得目不转睛,最后使劲鼓着掌。

“最后一位,第八位登场的是魅姬,她表演的是神秘,请大家拭目以待!”

我看到红姬说完后退了下去,舞台周围烛光都仿佛暗了些,正中的光线却显得迷蒙。

这时一些花瓣飘飘扬扬的洒落下来,一个女子从天而降,她身穿蓝白色裙衫,面罩白纱,单手攥着一条红菱,旋转着落在舞台中,背对着我静静站着。

然后,我看到魅姬莲步轻移,向前走去,到了楼梯前缓缓拾阶而上,走到梯台时,停了下来,伸手揭开面纱转过头来。

魅姬回眸,一笑,百媚生。

这一笑让我忘记了呼吸。

在我回过神来时发现不仅我如此,满堂皆静,一个个都看呆了!

魅姬的神秘一笑还真是魅惑人心!

在魅姬重新戴起面纱后,楼内也随即恢复了正常,一个个交头接耳,低声窃语着该选谁为首姬。

这时邻座尚兄开口道:“萍兄,你认为谁会夺得首姬?”

“不好说,各有千秋。不过我比较青睐红姬,主持功力了得,善于抓住观众的心。”萍兄如此回道。

“看来萍兄眼光也不过如此!那红姬就会嘴上功夫,没什么真实力!我倒看好舞姬,有真功夫,那剑舞没有个十几年积累耍不出来。”尚兄讥讽了一句,便得意地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萍兄没再搭理他转过头来问我:“逢兄,你觉得呢?”

“我?我比较钟情于魅姬。回眸一笑百媚生,直教人以身相许!”我眼神追随着魅姬的身影回应道。

此时只见那秦淮八姬表演完后都站在了舞台上,红姬说道:“下面就是投票环节,我们会下去拉票,请支持我们的人把桌上的竹签投给我们。”

八姬便各自拿着一个小盒走向舞台四方,我看见魅姬朝着我这边走来,到了我身前站立,声音婉转动听地对我说:“公子,还请投魅姬一票。”

“魅姬,想要我投你也可以,不过我想揭开你的面纱再仔细看你一面!”我喝了口酒调笑道。

“公子,莫要捉弄魅姬了,你就投我一票嘛~”魅姬魅声道。

“那我可就投别人了。”我不为所动说道。

“那…好吧!公子请起身为魅姬揭开面纱。”魅姬看到我难以被魅惑后无奈道。

我拿起桌上的竹签站起来,把竹签放进小盒后,伸手揭开魅姬的面纱。

一张魅惑的笑脸出现在我眼前。

这一次我又呆住了!实在是太美了!

突然,魅姬推开我,一声娇喝把我从失神中惊醒!

我看见魅姬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她执剑刺向身旁的萍兄,娇喝道:“平王!你纳命来!”

这一剑,惊艳了时光,迅疾无比,仿佛无人能挡!

我以为萍兄会就此毙命,哪想到他身边的一个侍卫在关键时刻竟悍不畏死地挡在他身前。

魅姬一剑刺穿了萍兄侍卫胸口,手中剑被他抓住,没能伤到后面的萍兄。

萍兄从刚才的魅惑中惊醒,急忙往后逃去,被身边侍卫围在正中保护着。

楼内文人墨客们惊慌失措,争先恐后地逃向门口,那里挤成一堆,一时竟难以出去。

魅姬见一击未成便伸掌拍开身前的侍卫,然后举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挟持了我。

我震惊地看着这发生在瞬息之间的一切。

此时其他名姬都来到了魅姬身边,我看见萍兄被他的侍卫保护在身后,尚兄也在他身边,门口那里乱成一团,他们一时也出不去,就和八姬面对面对峙着。

萍兄恢复镇定后问道:“我与八姬无仇无怨,到底是何人派你们来刺杀我的?!”

“何人?”魅姬冷笑一声,接着说道:“是冤魂派我们来取你狗命的!平王爷,你可还记得二十年前的‘安史之乱’?”

我大吃一惊,平王爷?!安史之乱?!

难道萍兄就是我仰慕的平王,那个平定了安史之乱的平王爷郭平?!怪不得他让我称呼他为萍兄!那他身边的侍卫不就是大名鼎鼎,因护国平乱有功被当今皇上封为“国侍无双”的国侍队?听说这侍卫队是平王培养的死侍,悍不畏死,个个能以一敌三,对平王忠心耿耿,视他为信仰!

“原来你们是当年的安贼余孽,想不到竟然还有漏网之鱼!今日正好把你们全部消灭殆尽!”平王恍然后大声喝道。

“安贼?你这阴险狡诈的贼人也说得出口!当年安王发现你暗中招兵买马,招揽有识之士成为幕僚,更是私造玉玺龙袍,企图谋反,自立为皇!安王本想禀告皇上将你拿下,却没想到你得知后暗中栽赃陷害,将玉玺龙袍放入安王府中,先行禀告皇上,说他拥兵自重,企图造兵谋反!想不到皇上竟听信你这贼人的话语,安王伸冤无果只能殊死抵抗!”魅姬悲愤地厉声说道。

我听完心中难以置信,难道我在史书看到的不是真相?平王果真如魅姬说的那样是一个阴险狡诈的谋逆王爷?

魅姬又对着尚兄骂道:“还有你,尚星!民间都说你是“善心”大人,实则却是个狼心狗肺的小人!当年安王对你恩重如山,视你为知己,没想到你为了一己私欲,竟忘恩负义!他告诉了你平王老贼欲谋反,你却暗中告诉了平王老贼。在安王被栽赃陷害后,你竟也陷他于不义,说他暗中想跟你新罗国勾结行事,还伪造了书信!更无耻的是,你竟觊觎安王密不外传的祖传珍宝,事发后竟说成是你从新罗国带来的传家宝被安王看见后强行占有的!安王的传家宝源远流长,你这无耻的新罗人不配拥有它!”

我恍然,原来尚兄就是那个来自新罗国的使者尚星!听说他也是新罗的富商,生意横跨大糖和新罗,富可敌国。

“平王老贼,你最好束手就擒,不然我杀了他!”魅姬的剑紧了紧架在我的脖子上威胁着平王说道。

听见魅姬这话我不禁吓得往后缩了缩,没想到撞到了一片柔软。

“嗯!公子,再敢乱动,可别怪刀剑无情!”魅姬在我耳边低语,脖子上的凉意加深了几分。

我吓得不敢动了,颤声道:“魅…魅姬…冤有头…债有主,你可…别杀我。”

此时我听到平王回道:“你以为挟持他就能威胁我吗?他只不过是我在秦淮河边偶遇的小生,见他文采不凡想招入麾下而已!杀了也就杀了,我根本不在乎!”

听到平王这话我惊呆了,我本以为他会救我的!他果真如同魅姬所说是个谋逆反贼?

没想到我之前仰慕的竟是这样视人命如草芥,心狠手辣的人!我的信仰崩塌了!

不想小命丢失的我赶紧跟魅姬说:“是啊!魅姬。我和那平王老贼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并不是他重要的人!枉他贵为王爷,竟然这么心狠手辣,对我见死不救!我对你一见倾心,也相信你所说的是真的!不如你放了我,我与你共同杀了这老贼!我赌上我王举人的全部身家,名誉,才情,美貌,还有贴身衣物向你保证,我一定死心塌地,忠贞不渝地追随你!”

也许是看出平王所言非虚,但更多的是由于被我的真情感动,魅姬放下了架在我脖子上的剑,松开了我,说道:“你会剑吗?”

“剑?会!我很会剑!”我赶紧点头如捣蒜地应道。

魅姬丢给我一把剑,我连忙伸手接住,入手微沉。

此时,我看见文人墨客们都已逃窜光了,但楼门却紧闭着上了锁。

看来,这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斗!

在我身旁的魅姬上前一步,安稳有序地与其他名姬站成一排,岿然不动。

然后……

魅姬说道:“安王爷安拙遗孤三郡主,为父报仇!”剑指平王!

舞姬说道:“前骠骑大将军华威遗孤,为父报仇!”拔剑!

红姬说道:“前吏部尚书肖密遗孤,为父报仇!”拔剑!

歌姬说道:“前户部尚书欧颇遗孤,为父报仇!”拔剑!

美姬说道:“前礼部尚书梅岩遗孤,为父报仇!”拔剑!

神姬说道:“前兵部尚书库湃遗孤,为父报仇!”拔剑!

忠姬说道:“前刑部尚书钟心遗孤,为父报仇!”拔剑!

炊姬说道:“前工部尚书崔梓遗孤,为父报仇!”拔锤!

锤…锤子?

我看到炊姬拔出了一个锤子…这难道就是她那做秦淮菜的祖传炊具?

我有点疑惑为什么她会选择锤子作为武器,摇摇头我跨前一步与魅姬站在一起。

我抬眼望向站在身边的魅姬,绚丽多彩精致考究的妆容似天仙,让我心动不已。

她的信任,让我感到很有安全感!即使要面对平王这样的敌人我也不怕!

我朗声道:“孤身王举人,为了真爱!”拔剑而出!

“哼!一群乌合之众!今日定要让你们死无葬生之地!”平王冷哼一声,拔出了配剑,手一挥,死侍便往前杀来!

秦淮八姬也冲上前去,与死侍斗成一团!刀剑相交之声响个不停!

我口中也大喊大叫地冲去,不过冲的方向却是往后。

其实我只会剑,但不会耍剑,打打杀杀实在不是我一介书生擅长做的事!

况且……

魅姬给我的这把剑……

是把断剑!断剑!

给我把锤子也好过断剑啊!一寸断一寸险,这还让我怎么杀敌?!

我远离着战场,欣赏起眼前赏心悦目的打斗来。

虽然敌寡我众,但战况还是势均力敌的!平王的国侍队不愧是死侍,打起来视死如归,以一敌二竟也不落下风。

此时,我看到那舞姬挥剑向那尚星使者刺去,尚星慌乱地往后退,一个死侍挡住了舞姬的剑,却不料舞姬另一只手多出了八瓣莲花,一甩而出,向着尚星飞驰而去!

八瓣莲花锋利无比,直刺得尚星死得不能再死!

突然…一声娇喝响起!

“王郎小心!”

惊醒的我便看见魅姬甩开跟她激斗的死侍飞扑过来!

平王不知何时悄然来到了我的身侧,拔剑刺向我。

呲的一声,剑刃撕裂了薄衫!

一朵血花在魅姬胸前绽放!

舞姬疾行而来执剑逼退了平王,与他相斗起来!

魅姬倒向我,我慌乱地抱住了她,跪在了地上。

温香软玉在怀,一入手我便爱不释手

只是……

她嘴角涌出的血让我慌了手。

我不停擦。

血却一直涌。

“魅姬,你好傻!为什么要救我!”我哭声道。

“因为…王郎是第一个揭开我面纱的人,也是第一个说对我一见倾心的人。我…我也对你有意。”魅姬嘴角涌血,吃力说道。

“魅姬,你先别说了!快,治伤要紧!”我作势欲抱起魅姬去找大夫,她却按住了我的手。

“王郎,不要…白费功夫,我…知道我就要死了,还有一些话想对你说。我只恨…不能用我父王的配剑亲手杀了平王为他报仇!所以希望你……”魅姬说着手上拿着一个东西塞到了我的手中。

我听着魅姬断断续续告诉我话语心里悲痛不已,泪眼模糊间只见一道举剑欲刺的烛光倒影出现在身前,身后传来平王的呼喝声:“逢兄受死吧!要怪就怪你知道得太多了!留你不得!”

我把手伸到了屁股下。

“你…你竟然有…安王的独门暗器…爆你菊花枪!”平王说完轰然倒地,心口处插着一支银色小枪。

平王死后,那些死侍仿佛失去了灵魂,一个个倒地不起。

“魅姬,你说得没错,平王不会放过我!出其不意使用暗器才能一招制敌,也唯有我这个文弱书生才能让他放松警惕之心。”我看着魅姬凄艳的笑容说道。

“多…谢王郎,大仇…得报,我…死也能…瞑目了。”魅姬气若游丝地说道。

“魅姬,你的芳名何许?待他日我功成名就,定要为你筑墓立碑!”

“王郎,忘…了…我。”

“不行!今生,不,来世!三生三世我都要记着你!”

“我是……”



十年后,我成为了一个王爷。

而她,早已不在。

安魅,蓝珊为字。碧王刻字立碑以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个步骤稍微多一些: 下面的步骤基本和 制作.a 一样。 创建工程 是 bundle创建工程.png 2、制作头文...
  • 柳芽初冒春风拂面的三月走了,来了人间四月天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错过了三月的樱花,心向四月的桃花 不知...
  • 自由写作空间精进群 第一次作业 职业和爱情是一样一样的,谈了5年,想重新走,就要开辟一条自己喜欢的,可以坚持下去的...
  • 30年前的每年10月份的2天,是我最扬眉吐气的日子,也是一年里唯一可以称王称霸的几天,那几天叫运动会。但是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