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致命游戏 序号30 选择自己

开场白:

游戏才仅仅17天就只剩下7个人,可真的只剩下7个人吗?

不,其实还剩一个,还剩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

我不知道在自己笔下能活着离开诺华德城堡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会被带入什么地方去。所以,只能写一点看一点了。


从早上練心离开饭桌后就没有出现过,琵琶一尘等人全部轮番上去安慰都被拒之门外,忽略过去。无奈,几人只能放弃,随練心去。

时间过得很快,就像一眨眼就过去了一天那样到了晚上十二点。練心呆呆坐在地上床边靠着,抬头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得。

她不想杀人,更不想对身边任何一个朋友动手,再者说青鸟已经死了就算杀了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練心不想对任何一人动手。

要死,也应该选择自己。对,选择自己,反正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她除了青鸟剩下一切都没有了,可青鸟没了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

干脆自己给自己了个痛快的死亡结局吧!落下帷幕,了却终生。

練心从床头柜上伸手拿下那把小径口手枪,朝着自己太阳穴毫不犹豫扣动板开了枪,“砰”地一声响起。

随之而来的是練心的倒下,她双眼紧闭似乎像睡觉了一般,太阳穴出现了一个枪洞。新鲜的血点点滴滴流了出来,慢慢形成一摊血泊。

随着血液凝固,尸体僵硬,天也渐渐亮了,露出鱼肚白。太阳也露出了照射在大地,也照射行走在马路上匆匆忙忙赶去上班工作的路人身上。

但却照不到诺华德城堡,更照不到城堡里的每个人身上,就像生活在黑暗世界里永远看不到也感觉不到任何阳光的那些人一样。

不知道是因为阳光离他们太远,还是因为他们在黑暗中看不到任何光明。

昨天的枪声他们每个人在自己房间都听到了,但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所以疯子一早就起来去看看是谁死了。

“扣扣”他敲着一秒房门,“一秒起床了啦!你在不在?”疯子边敲边大声喊叫。

一秒打开门看见疯子非常的有精神,而自己则满脸困意,黑眼圈一看就清楚。他疲惫询问: “干嘛?一大清早的!”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事,你这是...一晚上没有睡?”看见一秒黑眼圈,疯子惊讶道。

“怕死,所以不敢睡。你怎么精神这么好?难道昨天你睡觉了?”一秒努力撑开眼皮,语气非常缓慢,像树懒那样。

疯子点点头,笑嘻嘻开口: “不睡觉干嘛。”

疯子这心真大,一秒不得不服。“我不跟你说了,我要睡觉去。”说完砰地一声把门关了,终于熬过一晚上的一秒可以安心睡觉休息了。

见一秒关上房门,疯子叹气转身去刹那房间敲门: “刹那起床了啦!”

一打开门,疯子看到刹那跟一秒一样黑眼圈重重的。看起来非常疲惫累困,见到刹那人还在。心也放了下来,“没事儿,没事儿!你去睡觉吧!”

刹那没好气白了疯子一眼,把门关了上去。然后立马扑到软绵大床上去一闭眼睛就睡着了。

疯子又叹了口气,转而去找一尘。同样的他看到一尘跟前两位是一样的结果。

“干啥子?”一尘有气没力询问。

疯子呵呵笑:“没事儿,没事儿!你去睡觉吧!”然后又去找下一位了,相同琵琶也跟他们一样。都是一晚上没有睡觉休息,疯子很奇怪今天是怎么了。

在去敲妖怪门时,看到他从一楼上来,正好碰了个正着,疯子一脸笑嘻嘻: “妖怪你也起这么早啊!”

“嗯,你也是。”妖怪站在楼梯口看了疯子一眼,然后不慌不忙的走上来,对疯子说: “不用去找練心了,她已经死了!”

疯子收了笑嘻嘻表情,眉头紧皱,一副正经脸悄然浮现: “你怎么知道的?練心为什么死了?”

“我刚刚去看了,尸体已经没了,可以确定是自杀。”妖怪说完就回自己房间里头了,这诺大的诺华德城堡只剩下疯子一人在活动着。其他人则都在房间里面呼呼大睡,正做好梦呢!

知道練心死讯,疯子不免有些难过。他摸着空荡荡的肚子去一楼厨房找吃的,坐在椅子上啃着三明治喝着热牛奶。

吃着吃着,电子屏幕亮了,上面显示着練心罪行:

1998年9月9日4:46分,深圳发生了一起9.9密室案,男女主被发现死在自家地下密室中。案件极其诡异,查不出谁是凶手。

也看不出到底是不是他杀还是自杀,这起诡异案件至今未破,成了世界奇案之一。

凶手: 練心

死因: 蓄意谋杀罪

                                              ——执行人: 練心

看到死亡名单后面写执行人是練心的时候疯子不由小惊讶,然后就想起了RK说过可以放弃选择别人,同时也表示愿意拿自己的命来换。

这么来说的话表示練心放弃选择别人,愿意拿自己命来换。意思就是自己杀了自己,所以执行人才会是練心。

但让疯子惊讶的不是死亡名单名字,是練心罪行跟青鸟的一模一样。他皱眉,猜想着难道是他们情侣俩人一起犯罪把别人杀了?还是其他原因?

疯子越猜头疼,越猜越混乱。最后干脆不猜了,继续啃着三明治喝着热牛奶。边吃边唱着小歌,开心地不亦乐乎。

吃完了早餐因为无聊的疯子也干脆回房间睡觉,跟大家一起入梦。而这一睡就是到了晚上19点多,醒来时发现早上那些黑眼圈特别困的一秒琵琶几人在饭桌前正吃着晚餐。

“你们起那么早啊!”疯子一脸笑嘻嘻坐到自己位置上,毫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几人沉默吃完晚餐就沉默坐着,谁也不开口说话。

“那个...琵琶今晚你会选谁?”因为今天晚上就轮到琵琶了,所以一秒特别想知道琵琶会选择他们其中一个谁。

“啊!一秒你说什么?”听到有人叫自己,琵琶回过神来看着问道。

琵琶没听到,一秒也只好重复一次: “我说今天晚上你会选择我们其中谁?”

哦!琵琶终于听懂了一秒的话,小声“哦!”了一声。然后看着大家,然后用神秘的语气说了出来: “这个问题对我,对你们都没有好处,所以也别问我了。”

话落,琵琶起身把碗全部收了主动去洗碗,为的就是想避开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琵琶说的没错,对于刚才一秒的问题。说出来对谁都不好,对谁都是影响。后来,就没有人敢问这个超越人性底线的问题了。

大家都非常地聪明避开了这个话题,该说什么就说,不该问什么就不会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