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场别离——观《山河故人》有感

年轻时有多么热烈,身后就有多么悲凉,也许就是你的写照吧,涛。

二十岁,你是那个小镇里的一朵花,年轻男孩儿追着你,乡亲父老捧着你,你的生活就像你常穿在身的那件红外套,绚烂,热烈。你的生活花团锦簇,那个年纪女孩希望有的所有,你好像都有了。你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骄傲,歌声里都冒着幸福的气泡,舞姿里满含年轻女孩的活力。

晋生和梁子,也是你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他们日日陪伴在你的身边,一个低沉缄默,对待你总是那么的温柔敦厚;一个热情大方,唯独对你格外紧张。两个人加在一起,哪个对你来说,都不可或缺。你习惯于这样稳定的三角结构,无忧无虑,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终于有一天,他们反目了,要你选择。你第一次面对生活中的重大抉择。你站在城楼上,望着脚下茫茫人海,意识到当你选择了其中一个人的那一刻,就是永远的失去另一个人的那一刻。你的神情那么凝重,我知道,或许你第一次开始面对生命里逃避不了的离别。

梁子要走了,你去送他,你想留住他,毕竟他是在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存在啊。可是你也知道,从你做出决定的那一刻,你就做好放弃他的准备了。你无法阻止他,无法安慰他,只好放他走,看他负起把钥匙扔到房顶,看着他决绝的背影默默流泪。

你知道,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朋友离开你了。就连那句所谓的再见,都是你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接受的。你连一句正式的告别都没有听到,人就走了。

你能做的,不过是在他走以后,爬上房顶,找到那串钥匙。这期间你费了多少努力,我们不知道,我们唯一知道的是,这样的事张晋生不会帮你,父亲不会帮你,只能你自己流着泪去寻找。

从此和梁子踏上不同的路。选择了张晋生的你,生活富足充裕,不久就生下一个男孩。爱财的张晋生给他取名到乐,希望他给自己带来更多的财富。

三十岁时,张晋生和你离婚,带着孩子远赴上海。是啊,这样的分离看起来是必然的。他志向高远,怎能忍受在区区汾阳活一辈子。而你希望稳定,不喜动迁。不仅如此,一个婚姻里只能有一个唱歌的人,婚前的张晋生为了讨好你愿意做一个安静地观众,可是婚后呢?他处处紧张你,也处处约束你。你们的婚姻注定不能琴瑟和谐,只能分崩离析。

我不知道你在失去丈夫和孩子的那段时间是如何扛过来的,我们没有机会看到你的无助和凄楚,导演也不忍心讲述你的这段日子。而再一次见到你时,已经是多年以后,梁子回乡,你以一个女强人的身份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

看起来你事业有成,受人尊敬,依然风姿绰约,不输从前。你有很多财富,住在很大的房子里,有自己的汽车。你听说梁子生病了,二话不说就把大笔的钱送给他。你们相顾无言,多年情谊用几句寒暄草草结束。你从他那里看到了你从前送过的喜帖,依然是鲜红喜庆的颜色,昨日种种依稀在目,却已恍然如隔世。那曾经折磨自己的爱啊恨啊,现在看来,早已经变成喜帖上的那一抹抹灰,微不足道。

你把喜帖磕在墙上拍掉灰尘——就像拍掉前尘过往——默默的把它放进了包里。这些年,不知道你有没有后悔过。那年为了另一个人,与这个人连好好道别的机会都没有,如今见了面,却又凝噎。你或许会后悔与他分别的这数十年,为了你,他选择了另一条更曲折的路,可是你却也没有因此获得真正的幸福。

四十岁,家里亲戚都开始操心你的婚事,你却一脸云淡风轻。父亲的老同学过寿,你把他送到车站,希望他见了老朋友能开心一点。你给他打电话,一直不通,一直不通,怎知这通电话跨越的何止是地域,更是生死。

又一次的,没有任何正式的告别,没留下只言片语,你的至亲离开了你。

你只能一个人去异地为父亲收尸。你抱着他的尸体,哭啊,哭啊,感觉把这些年隐忍在心里的泪水都哭干了。以前你一个人能挺过来,是因为父亲是你的盔甲,是你保留生的斗志的原因。如今,你能失去的都失去了,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了。丈夫离开,孩子被带走,曾经亲密的朋友患癌病危,你的生活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层薄薄的纸,一戳就破碎。

你告诉张晋生父亲去世的消息,让他把儿子送回来。你在空旷的机场等了好久,终于见到了那个孤零零的小小的人儿。他背着小小的书包,不知所措的看着你。你或许在苦笑吧,张晋生连送儿子都不愿意亲自去送,就连你父亲去世他都不再出现。你只能抱住面前这个小人儿,就像抱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到乐不会叫你妈妈,只是怯生生的喊了一句妈咪,就被你厉声呵止。小小的人总是用一种陌生而又忧伤的眼神打量你,他那么小就离开了你,也许在他心里,“妈妈”这个词背后代表的只是你那张略显严肃的脸,除此之外,再无更多情谊上的联系。他对外公没有概念,面对那一张黑白照片,他并不懂这意味着什么,所以他对你下跪的命令显得非常迟疑。

你恼羞成怒,那一刻,你心里应该充满的是对父亲的愧疚吧。在他在世的时候,没有让他看到你的幸福,以至于他临死都悬着一颗心担心你的后半生。而此时,就连他唯一的外孙都对他如此陌生,好像这是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你或许会忆起当年,在火车上你告诉父亲你的选择,他没有多说,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去车厢里站了许久。而当时的你,因为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却没有理解父亲隐隐的担心。如今,年岁渐长,你一定已经体会到了父亲那时的欲言又止和言不由衷,那一片深沉的爱女之心。

可是人已经去了,你再也不能回头了。在眼前的,是幸福吗?不是,面对儿子,你们无话可谈,你只能一个人打开斗地主,把音效开到很大,以掩饰这家中的冷凄。在另一端,儿子正在与继母交谈,他亲热的叫着继母妈咪,言语中满含着亲切。这时的你应该不止是嫉妒了,更是心酸,明明有血缘的母子,却硬生生被熬成了陌生人。本以为儿子的归来会让自己心里感到一丝慰藉,却没想到只是徒增更多伤感。

又是离别。你送到乐回上海。无论如何,你再也不想重蹈之前的覆辙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和到乐说再见。你选择了慢车,一路上你给他听叶倩文的《珍重》,可惜他并不懂这歌词的情深意重。在他取下耳机的时候,叶倩文正在用力地唱着“不肯不可不忍不舍失去你,盼望世事总可有转机……”

转车的车站,便是父亲离开的那个车站。痛心的感觉又猝不及防的袭来。你静静的坐在候车室里,闭着眼睛流泪,到乐只是不解的看着你。那时候,你应该很想让时间静止吧,希望送到乐的列车永不抵达,希望到乐永远在你身边。可是你又清醒的知道,自己无法给到乐更好的生活。或许世上最痛苦的,就是这种清醒的无力。你无力给予他你的舐犊之情,只能把家门钥匙交给他,告诉他你随时可以回来。

你守在原地,就像守着那一份信念,纵在两地一生也等你。

五十岁,你的孩子说他忘记了母亲的名字。忘了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子。他只能张开双臂,拥抱着面前的汹涌波涛,然后轻声呼出“涛”这个字。而在大洋彼岸,你一个人在偌大而又空旷的房间里自己包着饺子。

老师告诉到乐,牵挂是爱最痛苦的部分。她以为到乐不懂,可是其实她也不懂,生命中最不舍的那一页往往藏的最深,又怎会轻易告知。

涛,你会知道吗?你的孩子依然戴着你给的那一串钥匙,戴着它跨过千山万水,却依然跨不过心里的那一道坎。你会欣慰吗?是不是在你的心里,你已经不再希望有人会记住你?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会望着空荡荡的家,怀念起前尘往事吗?你默默流泪的时候,会有人听你倾诉吗?

我不知道,或许不会吧。你是如此坚强的一个女人,怎会执着于自怜。

哦,或许你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象征。人一生经历的种种沧桑变幻,挫折打击,不胜其数。可是大多数人,都温柔地、坚韧地行至生命末端。因为或许坚韧,才是生命最终的本质。悲观的人才会乐观,因为看清了人生的本质,看清了人终究孤独的事实,便对失去和离去习以为常。

人生本就孤独,人心本来寂寞。人的孤独,绝不仅仅体现在外在,更体现在内心。试问这一生,有谁会完全了解另一个人吗?对他的所有感觉心照不宣?不可能。人,何止有两面,应该有几十面,可是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会完全的知晓。因此,很多时候,陪伴我们、开解我们的,只有自己罢了。与其逃避,不如云淡风轻。

大雪下,你的脑海中浮现出曾经跳过无数遍的舞蹈。

你慢慢的伸展双臂,迈开双腿,跳起了舞。

那一刻,涛,你在想什么?

山河仍在,故人已远。你一个人承载了从前那么多的记忆,有没有那么一刹那,你想要彻底的忘记?忘记那些离别,那些因为离别带来的不快、那些生与死的鸿沟、那些迫不得已的选择、那些无言以对的静默……

然而,你却发现,你的生命里,处处都是离别。

好像人生来就是为了学会离别,然后才学会坚强。

你会哭吗?你才不会。你闭着眼睛,嘴角上扬,因为在这一刻,你活在三十年前,你的世界里,除了音乐和舞蹈,其他的,再也忆不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生活中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转不过的弯,路在脚下,自己的路需要自己去行走。保持一个豁达的心态,不要让自己活得累,更不要...
    梅园春暖阅读 1,478评论 9 104
  • 不要过份在意一些人,如果有人问起,就说忘了。不解释,不悲伤。 总有那么一天,有一个人,会走进你的生活,让你明白,为...
    敏春江阅读 487评论 1 43
  • 生命有时短暂,有时却也漫长。因为回忆当中的感受而变得漫长,又因为在回忆里那些曾经的过往像倒放电影胶片一样匆匆而显得...
    爱过知情深阅读 903评论 7 70
  • 10月23日,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的主旋律影片《金刚川》正式上映,这部用四个不同视角来拍同一...
    巧妙随记阅读 95评论 0 1
  • 或许真正的人生,都将与遗憾为伴。 也或许正因为失去的遗憾,才更显得格外的弥足珍贵。 生活,就是不断周转在舍与得之间...
    Na梦呓般玉兰阅读 797评论 9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