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事件,没有一个观者是无辜的

活人的地狱不一定会出现。要是真有的话,它就是我们如今每日在其中生活的地狱。——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1.

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曾经在其代表作《罗生门》中写下过这么一段话:

“我听说住在罗生门里的厉鬼,因为害怕人性的残忍而逃走。”

多年以来,我坚持认为芥川先生的这个比喻略显夸张了——直到我听说了韩国的“n号房事件”。

如果你尚未了解过相关的新闻,西门君建议你可以先看看这张图:

这个恶性事件简单来说就是——

韩国的Telegram(类似于中国的直播平台),被曝出存在大量淫秽的犯罪视频。受害者至少有1万名女性,其中包括大量的未成年人,最小的甚至只有11岁。

“n号房事件”背后的主谋赵某(在Telegram自称“博士”),目前已被警方逮捕。

所谓“n号房”,是指Telegram上有许多的虚拟房间,不同房间直播不同的内容。而赵某和其犯罪嫌疑人团伙,就是通过开设会员收费房间提供色情视频的违法服务。

之所以说是“n号房”,是因为这些直播色情视频的房间数不胜数,警方甚至一时间无法统计......

如果你以为这就是“n号房事件”在韩国引起轩然大波的所有原因,那就大错特错了——更令人骇人听闻的还在后面。

据报道,付费注册成为“n号房”的会员,居然高达了26万人!

这是什么概念?等于说,每一百个韩国男性里,就有一个肮脏的“窥探者”。

这还得排除掉老人,小男孩,视觉障碍人员,无法上网者......

更别提以现在的盗录技术,多少视频的资源还以免费的形式流露到各个角落......

每每想到这些,便叫人细思恐极!

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远?不远。有时候只差一个屏幕而已。

2.

然而,西门君觉得,“n号房事件”的魔幻之处,远不止这些。

韩国警方初步调查后宣称,网上类似的性犯罪视频的大规模传播,其实从18年的下半年就开始了。

换言之,在长达一年半之内,上述提到26万的观看者里,几乎没有一人报警!

当然,也不排除这么一种可能性——其实早就有人举报,只是韩方有关部门迟迟没有行动。

n号房其中之一的房间

而“n号房事件”之所以会被曝光,也是得亏两个在聊天室内潜伏了六个月的韩国大学生,收集了足够多的证据,才将这件事进行了曝光。

可以想象,此次恶性事件犹如一颗原子弹,彻底炸开了韩国的社会舆论。

至今,已有370余万人参与请愿要求公开该嫌犯信息。韩国总统文在寅公开在媒体面前表示“要彻查此事,给人民一个交待”!

令人愕然的是,在“是否要公开26万会员的身份”的问题上,许多人却抛出了相当“颠覆三观”的言论。

比如其中的一位当事人就在社交媒体上宣称:

“我犯什么罪了?我支付了相应的费用。要怪就应该怪那些不知检点的女人,是她们上传的淫乱视频把26万人拉下水的。”

持有类似的观点的韩国民众不在少数。这令人不禁想起了庞勒在《乌合之众》里写下过的名言:“在群体下的个体会感受到强大的力量,让人做出瞠目结舌的事情,毕竟在群体下他们不用负责。”

可以想象,在这帮乌合之众的鼓动和“团结”之下,这26万名会员身份的公开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信息真的公开了,造成的社会恶劣影响恐怕也是弊大于利。

可问题是,如果不公开,这就等于为下一次“集体性犯罪”事件埋下了隐患——只要有戏看,这帮观众还是会乐此不疲地再次围观。

这直接导致的后果是,韩国女性再也不敢轻易相信身边的男性了。

别以为这是危言耸听。脑补一下,你每天遇到的文质彬彬的邻居,刚正不阿的上司,天真无邪的弟弟,可能暗地里都是“n号房”的常客,你以后还怎么敢正视他们?

3.

就在我撰写此文查询资料的时候,发现很多中国网友对“n号房事件”的态度相当不屑一顾:“这是发生在韩国的事,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醒醒吧朋友!在如今这个纷繁复杂的网络时代,谁又真的能独善其身呢?

只要你有心关注社会新闻,就会发现“酒店被举报藏有针孔摄像头”之类的报道层出不穷。

某些倒霉的情侣,因为一时的疏忽导致不雅视频泄露,一辈子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回到“n号房事件”来说,很多人可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如此庞大基数的女性被卷入受害者的行列?

说来也是挺讽刺的——“赵博士”及其团队通过在在网上筛选发布“敏感照片”的未成年人,冒充警察向她们发送信息,称自己收到举报,诱导她们登记个人信息以“接受调查”。

拥有了这些女性的真实信息后,赵某等人便以此为威胁,逼迫前者拍摄一部又一部突破底线视频,从而能够进一步掌控她们的意志和自由。

如此操作,是否让你想起了前几年闹的沸沸扬扬的“大学生裸贷案”?

本质来说,两者的逻辑都是差不多的。犯罪集团利用受害者的弱势心理,循序渐进抬高筹码,最后赚得个盆满钵满。

所以,当面对层出不穷的恶性的视频案件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做?

首当其冲的,就是不要再保持沉默。

如果当时26万里,哪怕有十个人站出来集体举报,可能事态的发展也不会失控到如此地步。

诚如柴静在《看见》说的那样:“人性里从来不会只有恶或善,但是恶得不到抑制,就会吞吃别人的恐惧长大,尖牙啃咬着他们身体里的善,和着一口一口的酒咽下去。”

如果你也是一名网络视频受害者,请你勇敢站出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因为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保护下一代,以及人类的道德秩序。

也许这声呐喊未必能够为人所听见,但必将回荡山谷,响彻云霄。

作者简介:西门君,前《跑男》一二季现场导演,目前就读浙大传播学在职研究生。公 众 号《西门君不吐槽》。关注我,毒鸡汤管够。商务合作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