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剪落叶 宜写相思

路过眼前的风景,便想停下来看完再走。

校园里多是这种树,红色的叶,七角外张,似是枫叶,却又显小,密匝匝一树,却密而不乱,一层层堆积着,云山一层,云雾一沓,等风过,一层一层动,便成了晃人心神的东西。

是秋,风起风落时多了几分清冷,红叶垂地,不剪自落,折红叶一片,写相思一卷,等到红叶满地,相思成蛊,眼眸里全是浓浓的爱慕和眷恋。看电视,看到莘月以枫叶写相思,以鸳鸯藤表达爱慕之意。一叶一相思,像是鸿雁传书,寄托深情而遥远的思念。习惯性的喃喃自怜,又念起那一树的红叶,从春天来,在夏天绿,与秋天别。人生几何,几度悲欢离合,却还不如这红叶来的自在,不羞不喜的来,不悲不恼的去。

叶落本来就是美的,从树端凋零,依风而落,在最后,变成翩翩舞者。像是在诉说一个古老而传奇的故事,从相遇相知,到最后的相爱相守,不休不闹,安静至老。密密疏疏,是我们是故事里的红叶,一片片,一朵朵,生气决绝。相遇本来就是一场传奇,不必感怀伤心离别。何况在这个伤感的季节。

喜欢山,喜欢那种层层叠叠树叶淹没小径的山,幻想自己去寻找隐者。

同样是爬到山顶的大喘吁吁,我们纷纷站在山顶最高的地方呼吸,感受着天地的灵气,恨不得能占山为王,做齐天大圣。有时候,有些人,总是我们生活的路人甲,大多数都是第一次相见,为了这次旅行,以同伴的姿态出现在彼此的世界。对于的每个人,纪念一个地方,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便是拍照。抵达山顶后每个人都纷纷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纪念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一抬头,看到他屏幕上因为汗水打湿了头发,一缕缕紧紧贴在脸上,以及微微发红的脸颊。他回头笑了,我也笑了,带着心惊之余的窃喜,尤记的那双眼睛,清澈,温暖。

小憩之后我们各自下山。之后他依旧是我的路人甲,我是他的路人乙。故事戛然而止,像没有发生一样,却记得那年那月那天的山顶,湛蓝的天空下,关于惊鸿一瞥的故事。

想起了校园里经常看到的那对老夫妻,花白头发,大红上衣,两人相持的背影,像是在上演一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戏话,附和相应,声声入耳。特别是那大红色的上衣,格外醒目。人到暮年,白发自然而醒,更显得人身单薄,慢了动作,老了心性,更慢了生命的节奏。一堆佝偻骨,两眼辛酸泪,而那火红色的上衣便成了唯一的色彩,热情,浓烈。等风来,是自己的故事,等叶落,才是明天。暮年之后,想在学校附近买一套房子,不大,自己住,听上下课的铃声的,看上下学的学生。屋子里收拾干净,在床上铺上年轻时候喜欢的格子床单,窗台有薄荷、绿萝,翡翠翡翠的颜色。穿上印有流行卡通的短袖,黑色短裤,球鞋。去学生堆里买早餐,给他们辅导作业。体验返老还童的感觉,那时的我是否是另一番风景。

看过夏雨,掠过云雾,走过安静的骆驼岭,人生就是这样难得,你可以看簌簌的风雪,却心心念念想着那风雪里的归人,念着那一段红叶里的故事,却在想着一些莫名的情愫。在此刻,我想起了曾经喜欢的你,腼腆的像故事里的孩子,一切都顺理成章的开始,只是没有过程,简单到没有了呼吸,只记得在一起的时候,天蓝了一点,云淡了一点,日记本里的你轮廓清晰,微微一笑都带着花开的声音。

等风过,故事里没有了那白发红衣的老夫妻,没有了枫叶里层层叠叠的思念,也没有了我从这里走过的风景。捡一片光阴,挂在书上,挂在青葱的年岁里,写下关于你思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