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2 大多数事情是显而易见

由于我们的文化并不鼓励大家独立思考,追寻事物的本质,也不鼓励大家的标新立异,活出真我的状态,因此,我们身边大多数人都是人云亦云,无法形成自己的见地和思想,更不会去做离经叛道的事情,勇敢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大家宁愿做平庸的大多数,也不愿意做不一样的自己。
所以,这个时代,我们更需要有独立思考的大脑和不同维度的见地来帮助我们主动思考,获得真知,看了《财经》杂志小晚对黄铮的采访,记录如下:
黄峥:全品类扩张还是传统的流量逻辑,升级也是,升级是一个五环内人群俯视的视角。我不认为拼多多要品牌升级、要全品类,这是不对的,我们要做事情永远是匹配,让合适的人在合适的场景下买到合适的东西。
《财经》:拼多多的使命和价值观是什么?
黄峥:使命是多实惠多乐趣,让消费者买到更多更实惠的东西,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更快乐。价值观是本分。
黄峥:本分是在你的位置上应该干什么事。我们希望消费者做更多营销活动,对一个商业组织而言,这是他的本分。剩下的更多是如何把握营销触达的界限问题。
《财经》:京东估值200亿美元时,已经有清晰的核心竞争力——物流壁垒(用户体验)、全品类扩张,以及聚拢了一二线城市最优质的用户。拼多多有什么核心竞争力?
黄峥:我觉得京东的核心是快递公司干不了电商的事儿,而电商不愿意做快递。我们的核心就是五环内的人理解不了。
黄峥:拼多多和淘宝的模式有本质不同。淘宝是流量逻辑,主体是搜索,用户要自己去找商品,所以需要海量SKU来满足长尾需求;拼多多代表的是匹配,推荐商品给消费者,SKU有限,但要满足结构性丰富。淘宝一直倡导C2B但做不起来,就是因为淘宝的千人千面相当于个性化搜索,但搜索本身是长尾的,你就很难做反向定制。而拼多多是把海量流量集中到有限商品里,有了规模之后再反向定制,从而极大降低成本。这也是沃尔玛和Costco的差别,拼多多的终极定位就是针对不同的人群做不同的Costco。
黄峥:服务电商是流量思维,即流量灌进来,用不同的服务去消耗这个流量。如果我们还在用流量化的观点去做后流量时代的事情,肯定会挂掉的。
拼多多的出现正是因为它不用原来的旧思维。在以人为先的思维下,应该先想这个人需要什么?我们要做的是物质消费和精神消费的融合,精神消费不只是做服务电商,而是用娱乐的方式让用户消费之余获得开心。
谈个人成长
黄峥:大部分人都over—think,其实多数事情是显而易见,没什么可想的,你只需要用常识来判断就可以了。」
黄峥: 为什么要了解?大部分知识是没有用的,遇到问题再解决问题。段永平教我的,要胸无大志,你做好当前就好了。
我也不会去规划五年、十年。我会想一个很远的目标和一个很近的落实。就像谈恋爱一样,你最终找到就是你规划的那个人吗?你能够决定下一个遇到的女孩是谁吗?
《财经》: 在你眼里,难道觉得谈恋爱和给公司制定战略是一回事?
黄峥: 本质上是一样的,你做公司也是一段旅程。男生如果很有事业心的话,做公司跟谈恋爱很像,因为你会爱上你的公司。
《财经》:你的员工说你说过的话、做过的决定说一不二,你是不是觉得多数人都很蠢?自己的决策和判断要明显优于其他人。
黄峥:这和我对自己的认知是很不一样的。在我的脑子里,绝大多数人在绝大多数方面都是比我强的,我只在很少的方面比很少的人强。
《财经》:哪些方面?
黄峥:隔绝外部压力,回归本源理性思考的能力。有时候有点逆向思考的能力。以前做二级市场发现自己好像天生不太容易在很多人恐惧的时候恐惧,而容易在大众热情的时候悲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