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无计可消除 ——读《诗经·周南·卷耳》

此情无计可消除

《诗经·周南·卷耳》

茯芝苓

二十多年春秋光阴,对于家乡,久别经年,但记忆却未曾中断,时常忍不住思念,梦回故乡;也时常触景生情,神往那小时候劳作玩乐的场景。翻开《诗经》读《卷耳》,读着读着我的思绪又不知不觉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那条清澈欢唱的小河边,小河两岸开满了黄色的白色的蒲公英。

小时候的我,时常跟着妈妈以及其他婶婶们去河边挖蒲公英,蒲公英是一种药材,一斤能买好多钱,对于那些在山村守着几亩薄田的妇女们来说,采蒲公英既是一种放松的方式,也是赚钱的渠道,何乐而不为呢?

大家手臂上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面放一把小铲子,然后再带上一顶漂亮的帽子,来到小河边,散落各处,开始挖采蒲公英。大人们家长里短说说笑笑,却不曾停下手中活。唯独有一位婶婶例外,我记得她是刚嫁到我们村子不久的,她总是很少跟大家言笑,也似乎并没有采蒲公英的心情。她总是时不时停下手中的活,望着遥远的山头发呆,当别人提着满满一篮子蒲公英喜笑颜开地准备回家时,她篮子里的蒲公英连底儿都没有盖住,甚至有时候,我们几个孩子偷偷抓走了她篮子里的蒲公英她都不知道,偶尔看见了也并不对我们说什么,只是那么懒懒地看我们一眼。

直到多年后的今天我认认真真读了《卷耳》,我才对那位婶婶当时的心不在焉有所理解,我才明白:她痴痴久久望向的远方是切切思归的心情,她眼中不散的淡淡忧郁是殷殷怀人的柔肠。

《周南 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我们来看全诗的意思:

第一章:我来山上采卷耳,采啊采啊,半天功夫还没有采满一小框。其实我呀,是在思念我的心上人,所以才将菜筐子扔在了路的一旁。

第二章:骑着我的马儿登上那高高的山冈,你看啊我的马也已经腿软脚跛、筋疲力尽了。暂且拿出我的青铜酒器,斟一壶酒喝吧,以此来慰藉我思念的忧伤吧!

第三章:骑着我的马儿登上那高高的山梁啊,我的马儿似乎生了病走不动了。暂且拿出我那用犀牛角做成的酒器,斟一壶酒喝吧,希望这酒能消除我心中的悲伤。

第四章:骑着我的马儿登上那又高又险的乱石山冈啊,我的马儿已经因为疲累过度而病倒在一旁了。我的仆人也因为疲劳而倒下了,我忍不住仰头长叹:我的内心愁思万千、忧伤不已啊!

卷耳,是一种开白色小花的植物,可食用,可药用。

《卷耳》全诗共四章,却是两个镜头,第一章镜头聚焦于女子,写的是一个采卷耳的女子,好半天都没有采满一小框,并且连菜筐都抛掷在了大路的一旁。为什么呢?因为想念心上人啊,无心其他。而二、三、四三章镜头一转,聚焦于男子身上,以男子的口吻,从出门在外的男子的角度来写,三个镜头都是男子骑马登山,欲眺望故乡、眺望远在故乡的女子,可是连马都累了、病了、倒了,可见俩人的相见困难重重,中间隔着千山万水,一匹马儿岂能跨越?于是乎,男子只能借酒浇愁,却不曾想酒入愁肠愁更愁,浇来浇去,愁肠里竟生出了无限的悲伤。

第二、三章在结构属于《诗经》中常见的复沓,意思上不断递进,情感上愈发强烈。而第四章并没有遵循这种复沓结构,无论是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与二、三章都有明显的差别,这也是《诗经》中常见的一种手法,叫做章行章段,主要作用是将整首诗的氛围和感情推向高潮。愁思百节、心伤难平,一句“云何吁矣”道尽这所有的一切。

虽然路迢迢水迢迢,互相思念的两个人不能彼此相见,但是在我深深地想念你的时候,正好你也无比用力地在想着我,这就够了!这份心有灵犀的想念和牵挂是世上最美的爱恋!

后三章男子的镜头也可以理解为是女子想象出来的画面,女子因为思念外出的男子,压根儿就没有心思采卷耳,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在山头,呆呆地望着远方,望着望着,仿佛看到自己的夫婿骑马爬山,与自己来个遥遥对望。这是思念太深的幻觉。

《卷耳》是一首怀人名作,也是我国最早出现的抒写表达怀人之情的诗,开了我国怀人诗的先河,自此后,“怀人”这一主题便源源不断地出现在历朝历代诗人的作品中,成为了每个时代文人墨客最钟爱的抒写对象之一。魏晋南北朝时期诗人徐陵的《关山月》便是其中之一:

关山月

徐陵 

关山三五月,客子忆秦川。

思妇高楼上,当窗应未眠。

星旗映疏勒,云阵上祁连。

战气今如此,从军复几年。

这首诗讲的是在关山从军的丈夫非常想念家乡,想念在家乡的妻子。于是他想,自己的妻子肯定也在高楼上对着窗户望着遥远的关山的方向,思念自己而没有睡觉。战旗飘扬,密云笼罩,男子希望战争能早日结束,自己能早早地回到故乡与日思夜想的妻子团聚。

张九龄的《望月怀远》、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元好问的《客意》、纳兰容若的《临江仙 寒柳》等都是怀人诗的佳作,其中的意境都可以追溯到《卷耳》。

那么,我在想,在我小的时候,那位心不在焉地挖采蒲公英的婶婶是不是也在思念着新婚不久的外出打工的丈夫呢?在别的婶婶眼中,那满满一篮子的蒲公英是最美的,在我们几个孩子的眼中,那清清的河水及两岸开满小花的蒲公英是最美的,而在那位婶婶眼中,看到的大山之外的那个也在思念自己的丈夫的身影是最美的。

李清照说“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是的,思念一个人的愁绪,我们没有办法将它彻彻底底地消灭掉,古如此,今如此,代代如此;你如此,他如此,我亦如此。

离愁别绪,千秋万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