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这是爱我的最后一天(上)

文/不二小叮当

是不是听起来很凄凉,但他确实就这样残忍的审判了我们的感情。

这是他的性格不拖泥带水,也从不留任何余地。

可他就这样把我拖下水,呛到了还浑然不知。

他是Z先生,典型的一位摩羯男,外表十分冰冷,挂着一张冷漠冰山脸,但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他最先吸引到我的一个重大因素,一直到在一起了才发现他是外冷内热,十分的细心温暖。

本人花痴一枚就喜欢撩拨高冷男,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是高一新开学,由于他没有参加军训,所以来的时候比较特殊。

记得当时我们正在上课,教室里的座位已经坐满了,班主任便把他带到了最后一排,也就是我后面又加了一个单独的桌子。

其实我开学报到时根本没想坐在那,只是我妈一眼看重了我的同桌,一个温柔文静的小女孩,便非让让我和人家坐一起。

母妃之命不可违,其实我也无感的就坐了,但后来我才知道她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间接促成一段好姻缘。

我当时有意无意的和他的同桌说话,那时和他同桌已经很熟了,我不经意间瞥向他,就觉得我的春天来了,真是好帅,虽然他看都不看我。

其实也真是巧,我们当时的美术,音乐,信息教室的座位全是按姓氏排列的,而他每节课都是坐在我身边。

再后来呢,按照故事的发展,我们在音乐课上带同一个耳机,我拿他的手机玩,在美术课上我画很可爱的简笔画然后看他认真的侧脸,在信息课上我们联机打单机游戏。

但故事只发展到这里便停滞不前,我们再无其他,直到元旦那天,我在我们班的元旦晚会上我唱了一首《喜欢你》,但并未表露心迹,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是唱给谁的。

我无意间看他一眼发现他在和别的女生聊天,不知道在说什么,唱完歌后我没有再去他那里,我和后面的两个男生相约,两女两男,决定去上台嗨歌,当然其中没有他,我们高唱《我的天空》。

那时就以为青春就应该高歌一曲,肆无忌惮,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同情我们的年少无畏。

寒假到了,我们迎来第一次短暂的分别,各回各家,我突然接到Z先生的电话,惊喜但更多的是意外。他说没什么事,就是问我要我同桌的手机号。

然后我什么也没想的就给了。

很久后,Z先生告诉我说是因为想我了才随便找的理由给我打电话。

除夕那天,我的惯例,一句礼貌的问候群发的新年快乐,没想到他回我了,那一天我们聊到了很晚,感觉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渐渐的我们开始了真正的熟络,无话不谈。一天走亲戚的时候大人再谈论孩子名字的由来,我便问他的名字,他欠揍的告诉我是因为好听呀,之后类似很多聊天,我便发现Z先生并不是那么高冷。

开学后我们分科自然就分班了,我和Z先生虽都是文科但确实同一楼层不同班级。

刚分班时,我们以前班级的一群人总是习惯课余时间凑在一起说话,这时的Z先生又变回了他的那张冷漠脸。我则和他恰恰相反和每个人都聊的很嗨。

那时我和我同桌,Z先生还有他的同桌我们关系很好,晚上一块放学回去。由于我同桌和那个男生住校,所以是我和Z先生一块回家,我们每晚一起骑着山地车,吹着晚风,从我们小城市的南边骑到北边。

其实晚上的道路真是有太多乐趣。

后来他会经常给我一些小东西,有时是一些小零食,有时是一些小玩具。

我正好是一个感情心泛滥的一个人,一点小事就感动的不行。

他用那些小细节感动了我很多次,但关于感情,他只口未提。

有一天的晚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我就那样认真的望着他,这才没有笑。我问他你有女朋友吗,他扯动嘴角告诉我说没有,我霸气回应道,那你以后有了。

他一直看着我笑而不语,我很是窘迫,不知道怎么办,但我的性格很是洒脱,我心想这也没什么,说开了就好,我说,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可以自己再想办法,然后他直接捧住我的脸吻了我。

这就是答案。

其实当时真的突然好开心,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