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给蚂蚁的爱

春天的气息,伴着温和的阳光洒向了大地。而那第一股味道,恰恰飘进了

蚁巢中工蚁的鼻子里。她揉了揉鼻子,睁开惺忪的眼睛,“春天来啦!?”她伸着懒腰微笑的说着,工蚁推了推身边的兵蚁,用那对触角触碰他的脸,“快起!快起!春天到了!蚁后说不定早就起来了,正等着咱们给她找吃的去呢!” 他们趴在洞穴口,伸出触角感知外面的温度。兵蚁跃身而起,跳到了洞口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里面的蚂蚁们说:“大家快出来啊,春天的味道真的很诱人呢!”他拉着工蚁的手,把她拽出穴来,她倚在破土而出的小草旁,细心的感受着身边的美好,小鸟在树梢鸣唱,蜘蛛开始织网,许多小昆虫也出来啦,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彩,当然还有身边站着的兵蚁??一滴露水从草尖滑落,他们吮吸着这份甘甜。

他们排着队,成群的到外面来找食物吃,小小的土丘旁,是他们走过的一条弯弯的足迹。一路上工蚁都跟在兵蚁的后面,他们向瓢虫打招呼:“春天好呀,瓢虫!”;他们在小水洼旁洗脸照镜子,兵蚁扑通一声跳了进去,迟迟都不肯出来。工蚁焦急的寻找他,哪知他就藏在离她不远的水中,噗,一把抓住了工蚁的腿,把她拉了下去。片刻,工蚁和兵蚁伸出脑袋,他们哈哈的大笑着互相看对方。春天,不只是给了他们自由的喜悦,也给了他们许多生活中的乐趣。他们躺在岸边,情趣盎然的望着天,触角在空中不停地转着??

天边泛起了淡淡的绯红色,他们身披晚霞,走在夕阳沐浴的小路上,兵蚁看上去很轻松的走在蚁群中,因为他的身上没有任何食物。再看他身后的工蚁,拖着两片蝗虫的翅膀,虽然步履艰难满头大汗,但她的脸上挂着收获的满足。兵蚁却对工蚁说:“区区两只翅膀算什么食物,那么重又没有营养,我一定要弄来整只大蝗虫献给蚁后吃!”。当他们在一棵桃树下休息的时候,伴着缓缓吹过的春风,一片浅红色的花瓣飘落在兵蚁的面前,工蚁看着花瓣,触了一下兵蚁的角对他说:“多么漂亮的花瓣啊,带回去给蚁后做床,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兵蚁知道,工蚁是怕他因找不到食物而失落,不过这个提议确实很好。

正在他们动身回家的时候,一只蟋蟀蹦了出来,他想抢走工蚁手上的两只翅膀!这当然算是一场战争,流血和牺牲是难免的。撕扯过后,结果是工蚁丢了食物,昏迷不醒了。失散的蚁群再一次走在一起,快速的踏上了回家的路。而此时此刻的夕阳下,又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兵蚁拖着一片浅红色的花瓣,花瓣上躺着呼吸微弱的工蚁。

几天的休息和调养过后,工蚁的身体已经康复的完好如初了。多了兵蚁每天细心的呵护和照料,还有兵蚁每天给她讲的那些外面的美好事情。她感到一切是如此的美丽,她迫不及待的想出去看看呢。他们又要去寻找食物啦!可临行之前,工蚁却怎么也找不到兵蚁了。她的心情比遇见蟋蟀还要恐惧,比丢掉了食物还要着急。长长的蚁群移动起来显得那样的缓慢,工蚁迈着她沉重的步子,抬起头,前面再也看不到兵蚁的影子。 “嘿!老兄,走错方向啦!”“你这是去哪里啊???”前方的蚁群传来细碎的声音。工蚁向前望去,惊喜的发现兵蚁正像她走来,“他怎么之前没有加入队伍,他去哪里呀?”工蚁好奇的想着,“也许是走过来站到我的前面呢,太好了!”。兵蚁来到工蚁面前,还没等工蚁开口,他便告诉她:“我要去另一个方向,到那里会有整只的大蝗虫,我要把它带回来给你和蚁后吃!”工蚁茫然的看着他,“不

可以,不可以啊!你知道离开蚁群的蚂蚁最多只能活上几天!万一你迷失了方向,万一你没找到食物,万一你遇到了困难??”兵蚁捂住了工蚁的嘴:“我向你保证过,我要弄到整只蝗虫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支持我!”工蚁沉默着点点头,看着他微笑后转身离去的身影,悄悄的流下充满牵挂和依依不舍的眼泪。

春天的气息还没有散去,旁边却没有了你的气息。工蚁孤单单的躺在巢中,静静的思念着兵蚁和怀念着他的味道。没有兵蚁的日子,工蚁过的每一天都像是冬天。她宁愿不要春天的温暖,不要丰盛的食物,甚至可以不要蚁群的保护,也不愿失去兵蚁依偎她时那层薄薄的温度。她挂念着祈祷着?? 三天过去了,五天也过去了,可就是没有兵蚁的消息。“不能再等了,恐怕他真的遇到了麻烦??”她想。沿着兵蚁前往的方向,工蚁开始了迷失般得寻找。对她来说,他逃离的迹象真的好简单:一句没能说完的话和一个浅浅的微笑。但她要做的是,追随。小小的触角触碰着大大的世界,她不管前方是否有危险,她的心中只有寻找,找到。哪怕只是看他一眼,哪怕是自己在寻找的道路上倒下。

兵蚁感觉有东西在触碰自己的身体,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去理会。一下,又有一下,他把自己虚弱的眼皮打开一小半,模模糊糊的仿佛看到工蚁在推他,可他认为自己是在梦中的天堂,他回忆自己是怎么来到天堂并看到了工蚁:他艰难执着的寻找食物;他发现了大蝗虫的巢卵;他同大蝗虫搏斗;他看到树枝划破大蝗虫的翅膀;他疲惫地托运大蝗虫;他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其他蚁群中雄蚁的攻击;他顽强的夺回大蝗虫的一只大腿,筋疲力尽然后昏倒在路上??兵蚁吃力地拼接这些碎片,“大腿,大蝗虫的大腿?”他猛得坐起,查看自己得来不易的食物,同时,吓到了身边的工蚁。他紧紧的抱住那只大腿,幻觉般的看到工蚁,仍以为自己在做梦,微笑着又晕倒了。

工蚁已经出来两天了,她只顾着寻找兵蚁,连给自己找吃的都忘记了。她看到兵蚁还活着,自己是那么的激动,而他却又昏迷不醒。“他是一个英雄!”她想,“他是一个令我佩服的英雄!”接下来,她要做的便是把他拖回去,不然他会累死饿死的。宽大的道路上刻下了她深深的脚印,而后又被抱着食物的兵蚁厚重的背抹平。她一路艰辛,只为心里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她擦去汗水,体会着美好的时光。她用尽所有的力气终于把兵蚁带到了那棵离家不远的桃树下,她唤醒他,给他取来露水解渴。然而,就在兵蚁睁开眼的一瞬间,工蚁却闭上了她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微风吹来,又是一片花瓣飘落,落在了工蚁美丽的身上。兵蚁黯然地落下眼泪,告诉她:天堂很美。又是一个美丽的斜阳余辉,又是一只蚂蚁拖着一片花瓣,花瓣上躺着另一只蚂蚁。而不同的是,他们再也没有回家,他们一同去了另外的一个方向。

兵蚁的触角传递着工蚁慢慢消失的体温,抱着她。他知道:他们是相爱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