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姐的花房 20

西川路666号的那张脸,我果然深深地刻在自己脑子里。999朵玫瑰,实实在在干的那架。但我实在看不出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离得不是特别近,看不出来是否亲昵。

是不是她收买了肖文?让肖文做我这里的卧底?还是让肖文勾引我?我这里实在够不上谍战的等级,而我跟王志也已经结束得干干净净。西川路666号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们肯定认识,他们肯定有某种关系。而肖文没有告诉我。

我撇过头,有一种叫做眼泪的东西在眼眶里打起了转,我实在不太明白这眼泪是为谁而流。我没有眼泪,只是最后一排的窗户细开了一条缝,吹得我有点眼酸。对,眼酸。我喜欢坐在最后一排,有一小扇能开的窗,让我吹吹这春天的晚风。

我告诉自己不要为了这些事而悲伤,肖文与我并无关系,西川路666号跟我也没关系,王志与我没有关系,所有让我不愉快的人和事都跟我没有关系,不要庸人自扰。

道理我懂,只是依然陷在那股情绪里。

我懂很多道理,可是也过不好这一生,就好比我看过很多成功人士的人生,可是我也成功不了。

小枣已经订好了去西藏的行程,先从上海飞到重庆,再从重庆坐火车去拉萨,一个人。我觉得她胆子太大了,想建议她飞到成都,再报团包车去西藏,四五个人一个小团,总比孤身一人强得多。

但是我没有说出口,因为她一直在查攻略,我相信她是做了充分的准备才选择了这样一条路。或者说,其实她并不是一个人,只是没有告诉我。从重庆出发到拉萨的火车要开30多个小时,这一路的哐当哐当我是没有问题,不知道对于年轻的小枣来说会不会太无聊。当然,也因为我自己并没有去过,不知道什么路线才是最好的路线。谁年轻的时候都有一个西藏梦吧?虽然我现在还并不老,却没有再舍身丢下一切去西藏的冲动了。

我好像又没啥好丢弃的?只是纯粹失去了那种激情吧?

在小枣出发前两周,我请大家吃了顿饭,一来是要感激大家一如既往的帮助,二来是要确认接下来的安排,因为马上迎来暑假,很多孩子都要回家,或者找一份正经的全日制的暑期工。

显然,按期到花房帮忙的人并不会多。

好在这个漫长的暑假,除了七夕,没有特别重大的节日,加上天气太热的时候花材很难养护,所以生意并不会突然很兴隆。

大家都来了,当作是期末考试前的放松吧,包括丁丁,也包括肖文。上一次在公交车里,我已经把肖文从“好友”栏删除了。我就是这么小心眼,我的手机我做主。自助烤肉,大家吃得都很开心,一盘接着一盘,还比谁的空盘子堆得高,比谁烤的好吃,还别说,年轻人胃口就是好,感觉这一顿除了我都吃回了本钱。我大概是消化不动了,空口吃了很多生菜。

那天我坐在中间的位置,肖文坐在我的斜对面,烤肉全程,我一次都没有把自己的眼神放在他的脸上,除此之外,别无特殊。我是花姐,花房老板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哦”了一声,没有继续接茬。 “花姐,你不问问他来干什么吗?” “他能来干什么?当然是看我们活泼可爱的小枣咯!”...
    晓初Tina阅读 1,180评论 36 41
  • 我忘了跟肖文说这件事要保密,不要把老板娘在外撕逼和老板娘混乱的私生活散布出去。不过转眼一想,他应该不至于说出去吧?...
    晓初Tina阅读 1,238评论 41 39
  • 花房的柜台边上放了一台很小的胶囊咖啡机。我曾经幻想在花房里面放几组桌椅,供闺蜜或者情侣买花时喝咖啡聊天用,后来觉得...
    晓初Tina阅读 1,320评论 30 44
  • 王老板很少来店里,但是他却很介意我有其他异性朋友,大男子主义嘛。所以店里来的兼职大学生中有男孩子这件事,我也不曾跟...
    晓初Tina阅读 1,247评论 35 41
  • It's increasingly apparent that the absence of purse,of a...
    EasyNetCN阅读 1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