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爱丽丝梦游:时间的穿越

导读:我们有可能穿越回过去吗?如果可以,我们能改变过去发生的事情吗?过去、现在、未来组成了怎样的一张网?我们能只改变这张网上的一个节点而不影响其他吗?

晚饭后,深色的幕布在天空徐徐拉开。蟋蟀带来了夜曲的前奏,微风中的树叶沙沙作响,来回摇摆,像摇动的沙锤。

帐篷外的草地上,妈妈正给妹妹读《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故事,星星们也爬起来静静倾听。

“时间魔球位于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戒备森严。爱丽丝游过了护城河,爬上城墙,躲过了暗箭,终于拿到了时间魔球。”妈妈的声音回荡在帐篷外。

“时间魔球是什么?”妹妹问道。

“它可以把乘坐它的人带到任何想去的时间,也是时间帝国的基石和命脉。有一天时间大帝发现时间魔球被爱丽丝偷了,整个时间帝国都摇摇欲坠。时间大帝于是去追爱丽丝。”妈妈说。

“那时间大帝追到了爱丽丝了吗?”妹妹问。

“他追到了爱丽丝的朋友疯帽子那里,众人得知他就是时间,于是嘲弄了它一顿。”妈妈说道。

“哦,可怜的时间大帝。”妹妹说。

“柴郡猫迟到了,可它跳到时间大帝的肩上辩解说,I am right on time,字面意思是我就在时间之上。可实际上这一句是习惯用法,意思是我很准时。”妈妈说。

“哈,调皮的柴郡猫。”妹妹说。

“然后,小老鼠跑到时间大帝面前,却捂着眼睛故意说:我就是找不到时间。”妈妈捏着鼻子学小老鼠的声音说。

“意思是他没有空?”妹妹也明白了他们的套路。

“对。”妈妈说。

“可为什么爱丽丝要偷时间魔球呢?”妹妹问。

“因为爱丽丝可以乘坐时间魔球回到过去,从红桃皇后的手中拯救疯帽子的父母。”妈妈说。

“那爱丽丝怎么才能拯救疯帽子的父母?”妹妹问。

妈妈翻到书的中间,继续说,“爱丽丝发现,自从红桃皇后小时候撞上了一口大钟,头上起了一个大包之后,脾气就变得非常固执,才决定抓走疯帽子的父母。所以爱丽丝决定回到红桃皇后的童年时代,不让红桃皇后撞上大钟。于是她乘坐时间魔球回到了更古老的过去。”

“她成功了吗?”妹妹问。

“成功了一半。红桃皇后气呼呼地冲了出去,爱丽丝情急之中让红桃皇后避开了大钟。但刹那间,红桃皇后刹不住,却一头撞上了广场正中的雕像,头上还是起了一个大包。爱丽丝改变过去的计划还是失败了。”妈妈带着遗憾的口气说。

“还有什么办法能拯救疯帽子的父母呢?”妹妹关切地问。

妈妈又翻了几页说,“爱丽丝从时间魔球中得知,女王决战日那天,喷火龙抢走了疯帽子的父母。于是她决定继续乘坐时间魔球回到过去,直接从夺走喷火龙手里救出疯帽子的父母。爱丽丝回到了那一天,与喷火龙大战,就要取胜的一瞬间,疯帽子的父母还是被喷火龙掳走了。”

“那,过去了的事情再也没法追回了吗?”妹妹说道。

“不,它会留下痕迹”。爸爸突然出现在背后。

“过去会留下什么痕迹?”妹妹问道。

“就像那只柴郡猫,它飞到半空中突然消失,笑容却悬浮在空中。”爸爸说道。

“好奇怪的小猫。”妹妹说。

“过去就像突然消失的猫。”爸爸说,“过去虽然消失了,但它留下了遗迹,就像柴郡猫在空中留下的笑容。只是....... ”

“只是什么?”哥哥也凑过来问道。

“只是,大多数情况,那笑容并不那么容易捕捉到。”爸爸说。“就像你挖到的贝壳化石。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运气挖到的。”

哥哥拿出上午挖到的贝壳化石,放在手里反复打量一圈一圈向外扩散的纹路。

“我们出去走一走吧。”爸爸和哥哥提议到。妹妹继续听妈妈讲故事。

爸爸和哥哥走到附近的一个池塘,下午的雨水让池塘满溢。空气很清新,有股青草和泥土的潮湿味道。月光下,池水平静,无风,偶尔有鱼露出水面,留下一圈浅浅的涟漪。


“爸爸,如果过去无法返回,那未来呢?”哥哥问道,“未来是什么?”

爸爸抓起一粒石子,丢入池中,他随口说道:

“如果时间是投入湖中的石子激起的浪花,那未来就是那尚未涌起的涟漪。”

“我们有没有可能到未来去逛一圈?”

“如果可能的话,你最想看到什么?”爸爸问道。

“人类会不会有末日。”哥哥说道。

爸爸看了哥哥一眼说,“我也想知道。不过,时间的涟漪会扩散到哪里,又在哪里遇到障碍、堤岸,我们很难遇见,只能靠想象。”

“可是,怎么去想象未来呢?”哥哥问。

爸爸从地上捡起一片树叶,拿在手里,月光照在树叶上显示出它的细微的脉络:“就像这片树叶,我们能看到它的形状、脉络,就像能看清时间的现在。但是未来,就像树枝顶端黑暗中的树叶,我们仰头,知道它会在那里,但是它们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我们看不清楚。我们只能在明亮中去想象黑暗。”爸爸说道。

“那如果有一台飞行器把我带到空中呢?”哥哥说道。

“你是说时间机器吗?”爸爸问道,“也许吧。100多年前,有人写了一本科幻小说,就叫《时间机器》。主人公乘坐时间机器来到了80万年后的未来。”

“是吗?他在未来看到了什么?”哥哥问。

“他看到那时的人们生活非常优越,几乎不用工作,就能享受到非常舒服的生活。”爸爸说。

“好令人羡慕。他们要考试吗?”哥哥关切地问道。

“这个小说里没有说。但是主人公在这样一个优越的社会里总觉得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后来,他偶然发现,在地层下面还生活着另外一部分人,他们终日劳作,来供养地面上无所事事的另外一部分人。”爸爸说道。

“原来如此。”哥哥说道。“这真是一个悲观的未来。”

“地球和人类的未来究竟怎么样,没有人知道。我们的科学一定变得非常发达,也许未来的社会日益文明昌盛,也许我们的文明也会毁于一旦。”爸爸说道。

“这取决于什么呢?”哥哥问道。

爸爸望望高高的树梢,没有说话。

父子俩默默地,一路走回来,什么也没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