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I我习惯了一个人

早晨原本是美好的开始,而我却抚过前日自残的左手腕上的伤疤。也许在你们看来不过是发泄而不理智的举动。可我那时很理智。

那日,我的前任回来找我说:“我们和好吧。”对,所有人可能都对前任多多少少还会有感觉,我也一样。

可我不会因为前任而伤害现任。至少我不会,她提出这请求时我很惊诧。一个月了我以为就我忘不了她却不知她也是。

可能这就是命吧。

后来,理所当然的我拒绝了。我不是那么怀旧的人,得不到的不要强求。这道理任何人都明白。

我想也许这段感情也就结束了,左手腕的伤也快好了。等它痊愈了我就忘了吧。放下吧都放下吧。这一切从没拥有过,谈什么失去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