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五十二章) 木槿女子

字数 2261阅读 374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也许是来寺中跪拜的凡人越来越多,口舌纷杂,初寒终是耐不住束缚的苦楚,他央求我带他去山下看看。

“可是你没有实体,如何行动?”我问。

“你折一截我身上的竹,我便可附在上边,你只需将我带在身边走一遭即可。”

见我有些犹豫,他竟然头一次服了软,撒娇似的道:“鹤姐姐,我确实是闷得慌了,你就看在我在这鬼地方待了许多年的份上,可怜可怜我吧。”

这一声姐姐着实让我很受用,想我自打生下来便是给人做妹妹的,何时做过姐姐?于是不由有些飘飘然,信手捻了一截竹别在腰间,让他愉快的附了上去。

“咱们先说好了,到了城里你可不许作乱,一切要听我的吩咐。”

“你真是高看我了,就算我想作什么乱,也得要有那个能力。”初寒苦笑着说,随即迫不及待的催我下山。




江宁城仍是一如既往的热闹,无论是杀伐乱世,还是天灾人祸,似乎都与其无关,百年来这座城市始终兀自繁盛,在主街上甚至看不到一个乞讨的人,这里仿佛天生就拥簇着“富裕”二字。

初次下山,初寒自然是兴奋得很,四处流连,对任何事物都表现出异常的兴趣,起初他还端着规矩,但到后来几乎已不是我在带他走了,反而变成他在拉扯着我到处乱逛。

不过,有一事让我有些疑惑,他看似是带着我在没有章法的乱跑,却从没有迷过路,诺大的江宁城在他带领下,同一条街居然不走第二次,仿佛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但他表现出来的那种新鲜劲又很真实,不像是在骗我。

就这样跟着他跑了一天,废了我不少精力,又肚饿,于是我不顾他的反对,毅然进了一家依着河畔酒楼。

现下尚早,还不到吃食的时辰,酒楼里只三三两两的几个茶客,聚在一齐说着闲话。靠在柜台打瞌睡的小二见来了客人,勉力晃了晃几下脑袋,换上一张精神的面孔迎上前来。

“客官,您来点啥?”

“唔…随便上几个招牌菜。”顿了顿,我又忙补充了一句,“要有鱼。”

“好嘞,劳您稍待。”

那小二将转身,初寒便化作一个绿影坐到了我对面,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我却能感觉到他幽怨至极的眼神。

“啊哈哈…好热啊这天气。”我尽量将目光不着痕迹的移到了窗边。

初寒不说话,仍是暗幽幽的看着我。

过了一会,我败下阵来:“好了好了,你没有实体又不是我的错…人饿了就要吃饭,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虽然我看不透你的道行,但想来差一千年也不会太远,你再努力个百八十年便圆满了。现在你且先委屈委屈,就看着我吃吧。”

我好像又说错了话…他身上那股哀怨竟然更深了…唉,和木灵相处好难……




一阵微风抚过,带来一阵木槿的清香,抬眼望去,原来酒店门口又进来一位客人。

只见那女子身着一席暖鹅色的曲裾,眉如黛,眼如水,骨架纤细,似乎弱风都会将她吹倒,着实惹人徒生怜惜。

她这一出现,酒楼内所有人的眼光皆不约而同聚集到了她身上。

包括适才还愤愤不平的初寒。

女子似乎受惯了这般的注目,并不在意一毫,只朝柜台轻步走去,与掌柜说了几句话,便安静的立在了一旁。

我回头一看,初寒竟然仍直愣愣的望着那女子,我不禁打趣道:“怎么,你这头一次下山,便动了春水的心思?那你可得瞧仔细了,她的发髻是妇人的样式,人家是成了亲的,你且收收心吧。”

初寒看了我一眼,正想说些什么,却见小二正端着菜碟走来,于是只好闭口不言。

“客官,您的菜来了,”小二热忱的将菜摆好,又问了一句:“客官,小的瞅着您是独个儿进来的,可将才是在和谁讲话呢?”

“呃…我那是在唱曲儿呢,唱曲儿!”我打着马虎眼,凡人一般是看不到初寒的,我平时也一直是以灵力与他交谈,方才许是大意一时忘记了,希望别人不要把我看作是个和空气讲话的怪人…

“噢噢,唱曲儿啊。”小二投给我一个颇为理解的眼神。

………

“问问他那女子是谁。”

初寒冷不丁的道了一句话,我内心诧了一诧,白了他一眼,还是启口:“小二,跟你打听个事儿。”

那小二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客官您问,小的知无不答。”

“适才进来的那个姑娘,你认识么?”

“噢,她呀,”小二下意识的朝柜台望了一眼,“认识认识,她是张老爷的第十六房妾室,张老爷素来贪爱杯中之物,所以她经常到我们这儿来买酒。”

“十…十六房妾室?!”我惊诧了一瞬,有些不敢置信。

“客官一看就是外乡人,”小二了然一笑,“在咱们江宁城,张老爷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富豪之流,多娶几名女子侍奉,也是常事。”

我勉强压下心中的鄙夷,淡淡点头。

“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我摇了摇头,打赏了他,他诺诺地退下了。

我心里有些五味杂陈,看了一眼初寒,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你也听到了,她此生命数大概不怎么好,不过这些都是凡人的事,与你我无关。”

初寒沉默了一会,忽然道了一句:“我想跟着她。”

我嘴里正叼着一块鱼肉,听及此言险些咬了舌头:“你说什么?你连实体都不能幻化,煌论别的。”

“你施个术,让我附在她的发簪上。”

“我不干。”

“求你,”他的语气很是谦卑,“我只跟着她,绝不会出什么岔子。”

“那我也不干,你好端端的跟着人家姑娘家做什么。”

他还想说什么,只见那女子已打好了酒,迈着细碎的步伐出了楼门,依然带过一阵木槿的花香。

初寒显然很是激动,他站了起来,然而受困于我身上的竹条不能离开,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灵气强烈的波动着。

我微微皱眉:“你究竟着了什么魔?”

“青持,你必须帮我,现下还说不清,但我有一种念头,我似乎认识她,也许她就是赋予我意识与名字的那个人。”

我十分讶异,思虑了片刻,伸手结了一个印:“两个时辰后我会来找你,记住,不可动用任何法术。”

他忙不迭点头。

一阵青光现过,循着那股花香附到了女子的发簪上。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

下一章

对不住啊我昨儿没有更新,求原谅quq…清明啊我回老家上坟,在山里折腾了一天,根本没心思写文quq,打滚求原谅,然后大家小长假过得还好吗,希望你们能开心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宋希芮第一次遇见余寒生,是在一家叫“初见”的酒吧里,那时她15岁,刚升高一。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学生,所以在...
  • 猫猫分享,必须精品 原创文章,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翟乃玉的博客地址:http://www.jianshu.com...
  • “老去,归入尘埃,变成,为筑巢衔起的泥。我依然能够记起,你梳妆的模样,面如桃花,粉红色,映满了半面天堂。”一个人对...
  • 今天喝了许多茶,毫无睡意。感觉不写些什么都对不起自己。 罗老师来漳州开奥赛的讲座,后来约我出来。今天认识了陈教研员...
  • 秋天,是会让人想要温暖的季节。也是最容易让人感到温暖的季节。 秋风扫落叶,萧瑟,但就会想要抱团取暖,抱紧别人,也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