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今年九十七

姥姥今年九十七高龄了,全家人围在她身边时,都为她的健康高兴,为她的高兴而高兴……

在姥姥身边的每一个瞬间,每一个时刻我也是莫名的高兴,却也是莫名奇妙的有着一种担忧之心。

这种担忧往往都是出现在我熟睡后的梦中;我在梦中㤺㤺张张的寻找她,我的姥姥。

有时候是梦到我在念小学的时候,放学后我就飞快的往家里跑,回家的路上是要先路过姥姥家,每次必到姥姥家里,因为放学的时候我的家里父母都还没有下班,几十年过去了,这个习惯就象程序一样被编到了脑海的深处,有时候会象放电视剧一样,一幕一幕的在梦中清晰的放给自己看,有时候竟是一种享受,感受着那时间里更健康忙碌中姥姥的生活瞬间!

从小学校出来,向右一拐是老郝家,老郝头和我姥爷是朋友,我称呼老郝头为郝姥爷,他老伴我叫郝姥;那时候他们都在世上,他们家窗户很干净,从墙外直接能看得见屋内,我眼神好,我爷活着的时候夸过我,说我眼小聚神;夏天有时候放学我一眼就看到姥姥在老郝头家陪郝姥聊天,我就跑进去,等着。等到聊完天了和姥姥一起回家,由于次数多了,这事情也总是出现在我的梦境中,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的,(后来大了我才知道老郝头脾气不好,对老伴总是打骂,儿子不敢管,女儿们更怕他)每次都是我姥姥去劝和,郝姥命不好,在他们家大富起来前去世了,而后老伴享了不少福……

我在姥姥身边生活了许久,即使结婚以后,也是每天去看她,有时间就过去坐坐,好像在姥姥身边总也待不够似的!

至从二零一五年后我离开家乡,经长春五年工作,又至哈尔滨工作至今就很少在姥姥身边几小时几小时的陪伴她;时间久了,担忧的心常把自己捉回过去,去温习旧事回味!

头几年视频时姥姥还常常的问,什么时候回来啊?五一节日能回家吗?然后十一节日能回家吗?哎!要等到新年才能回家吧!

一年复一年,新年回家没几天就又回到了单位,有时候会很茫然,想想有时会生成一种恨,却不知恨从何来,又往何去……

去年的新年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单位从上至下每一个人都没有回家过年,视频里姥姥也没有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只是有点发呆的看着视频中的我!

姥姨说姥姥,她谁来了,谁走了她也记不住了,姥姥今年九十七岁了和去年九十六岁的时候竟变化了这么多,这让我担忧的心又重了许多!

好在是姥姥在姥姨的家里,去看望她的人很多,每天都有,没断过人,一波一波的人,都是从心里深爱着她的,都是曾经被她真心深爱过的一代人,一群人。

有很多人她记得,还能叫得上名姓,讲一些过去了的瞬间碎片,使得大家惊讶,唏嘘,高兴。

也有叫不出名姓的,大家唏嘘,惊讶岁月的离去  感慨姥姥还健康,高兴。

而我在我的梦里,寻找我的姥姥,她很健康且忙碌的生活着,在她的生活里她关爱着一代代人,一群群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